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九講 時代革命·四

2021.11.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九講 時代革命·四 2019年10月20日,香港警方的“人羣管理特別用途車”(水炮車)在九龍街頭髮射“顏色水”。
(來自維基百科)

一、“我們都是香港人”:誰來定義香港人的身份?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講述第二十九講《時代革命·四》。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從2019年7月下旬到8月31日的香港歷史,講述了從721元朗事件到831太子站事件之間發生的事。在這一期間,香港當局對市民的鎮壓變得越來越殘酷,民衆的反抗也變得越來越激烈,香港的街頭已經變成了戰場。香港警方在831事件中表現出的冷血和野蠻,與721事件中的白衣暴徒如出一轍。隨着警方的暴行不斷刷新着民衆認知的下限,香港民衆進行了更爲廣泛的社會動員和反抗,反送中運動也朝着更爲激烈的方向演化而去。

在講述接下來的歷史之前,我們還是先從一個歷史場景開始說起吧。

2019年10月20日下午4時,一輛香港警方的水炮車開到了位於九龍尖沙咀的九龍清真寺附近。這輛水炮車當時正在執行的任務,是驅散在那一帶集結抗議的民衆。當水炮車駛近時,有一批市民正站在清真寺正門門口,其中有好幾位南亞裔人士。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人在當時並沒有在進行抗議活動。然而,水炮車在看到聚集在一起的人羣后,依然向清真寺正門發射了兩發水炮,藍色的化學劑水立即染藍了九龍清真寺的正門和內閘。

水炮車是香港警方從2018年5月開始使用的裝備,正式名稱是“人羣管理特別用途車”。在進行發射時,水炮車的噴水裝置會在50米的距離內發出有145磅至200磅威力的水柱,體重比水流力量輕的人甚至有可能被射擊到拋起。在有的案例中,曾有記者在被水炮車擊中頭部後當場休克、腦部出血。(《〈癲狗日報〉攝記遭水炮車水柱射中須手術抽出淤血》,香港電臺,2020年2月28日)儘管香港警方曾表示,水炮車發射的藍色水只是“對人無害的食用染料”,然而這個說法卻與大量被水炮車擊中過的抗爭者的親身經歷有矛盾。不少人表示,在被水炮車擊中後,會感覺到強烈的皮膚灼痛和紅腫,且就算在沖洗身體之後這種感覺仍然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綠色和平組織曾在2019年10月對水炮車射出的“顏色水”成分進行分析,認爲這種水可能含有有害催淚溶液或者催淚性有毒化合物。(《綠色和平驗出水炮車顏色水含粘合劑 警方拒答是否含有毒化合物》,香港01,2019年10月25日)對此,人權觀察亞洲主管布拉德·亞當斯曾在2019年12月發表評論,表示他在此前從未聽聞有任何國家將令人皮膚灼痛的化學試劑混入水炮進行發射。對於香港警方的做法,他感到“震驚及憂慮”。(《【專訪】人權觀察亞洲主管:國際專家組總辭決定正確 震驚水炮混入致灼痛化學劑》,立場新聞,2019年12月13日)

2019年10月20日,九龍清真寺入口處被警方水炮車發射的“顏色水”染藍。(來自維基百科)
2019年10月20日,九龍清真寺入口處被警方水炮車發射的“顏色水”染藍。(來自維基百科)

當水炮車擊中九龍清真寺正門的時候,被擊中的人出現了咳嗽和嘔吐的症狀。被水炮擊中的香港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表示,身中水炮之後的感覺如同被火燒一樣。值得注意的是,毛漢此前曾經參加過2019年7月的一場撐警集會。在被水炮車攻擊後,他對警察採取了批評態度。至於毛漢的弟弟、媒體人褚簡寧則早在這起事件之前就曾在報紙上發表文章,要求林鄭月娥接受示威者的“五大訴求”。

就在九龍清真寺被水炮車攻擊的同一天,一批南亞裔香港人在著名的南亞裔居住區重慶大廈外公開站了出來,向街道上行進的示威人羣發放飲用水和食物,並向人們熱情地打招呼,說道“我們都是香港人”。在香港的750萬人口中,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等國家的南亞裔人士佔了約1%的比例。在這場抗爭中,他們也成爲了警察暴力的攻擊目標,也成爲了香港抗爭的參與者。通過反送中運動,各族裔的香港人團結了起來,構成了一個反抗的共同體。

二、《願榮光歸香港》的意義(2019年9月)

831太子站事件之後,香港民衆在2019年9月初展開了新的一輪抗爭,並採取了新的抗爭形式。9月1日,一批示威者進行了名爲“機場交通壓力測試日”的行動。他們聚集在機場大樓外設置了路障,也有人嘗試堵塞地鐵的交通,向鐵道投擲雜物。第二天是香港各間學校在暑假後開學的日子,但重返校園的學生們沒有放棄這場抗爭,來自兩百多間學校的數千名學生進行了校外罷課集會。

在巨大的社會壓力下,特首林鄭月娥終於在9月4日第一次正面回應了香港民衆的“五大訴求”。這天,她發表了電視講話,表示香港當局將會採取“四項行動”,包括撤回“送中條例”、在由特首委任的成員組成的“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簡稱“監警會”)中增加兩名成員、特首和高官走入社區與市民對話,以及邀請專家、學者獨立研究和探討包括住房、土地在內的多種社會問題。

客觀地說,如果在6月12日民衆包圍立法會、試圖阻止“送中條例”二讀時,林鄭月娥能夠提出這四項行動的話,也許反送中運動此後的走向就會截然不同了。然而,對於民衆在7月1日佔領立法會時提出的“五大訴求”,林鄭月娥實際上也只滿足了一項。這時,警方日漸殘酷的暴行已經激起了民衆強烈的憤恨,而“五大訴求”中的其它四項訴求,包括要求當局收回對6月12日抗爭的“暴動”定義、撤銷對抗爭者控罪、徹底追究警方濫權、實行真雙普選,當局都沒有進行回應。因此,對於林鄭月娥的這種表態,民衆是無法滿意的。

警方極其殘忍的暴行,是大量民衆憤怒的原因。事實上,到了9月,警方對待被捕示威者所採取的一系列酷刑開始被披露了出來,在新界北部邊界附近的新屋嶺扣留中心引起了人們的注意。新屋嶺扣留中心始建於1979年,位於通往深圳的文錦渡口岸附近。這裏地理位置偏遠,沒有手機信號,扣留中心的出入口、會面室和搜查室也沒有監控設備。被捕者被送進新屋嶺後,等於身處“黑箱”之中,與外界無法有任何聯繫。在這座被市民們稱爲“新屋嶺集中營”的黑牢中,當局的警察對被捕民衆施加了各種各樣的酷刑,進行百般折磨,有人被打得腦出血,有人的牙齒被打落了,有人的手被打到整個斷掉、僅剩皮膚與身體相連,有人被綁住四肢及帶上頭套、遭到多名警察的輪流虐待;更令人髮指的是,還有被捕者遭到了性侵……在警方的百般虐待和折磨下,有30多名被捕者在進入新屋嶺扣留中心後,又被送往醫院就醫,其中有6人身受重傷。

被揭露出來的新屋嶺暴行,事實上僅僅是當局暴行的冰山一角。在2019年9月,警方在街頭持續進行着殘暴的鎮壓,而勇武派抗爭者則廣泛地進行化整爲零的游擊戰。每一次集會,大量“和理非”抗爭者和人數較少的勇武派抗爭者都在進行着充滿默契的合作。爲了掩護“和理非”的集會和撤退,勇武派抗爭者在街頭千方百計地和警察進行周旋,使警方疲於奔命。在9月15日的示威中,勇武派抗爭者曾用燃燒瓶投中了警方的水炮車,使水炮車一度起火。這個月,港島、九龍、新界的許多地點都發生了大型集會,反送中運動正在繼續向香港各處社區深入發展。

2019年10月1日,一名警察用手槍射擊中學生曾志健胸口時刻的影像。(來自維基百科)
2019年10月1日,一名警察用手槍射擊中學生曾志健胸口時刻的影像。(來自維基百科)

在這個月,膾炙人口的香港抗爭歌曲、被許多人稱爲“香港國歌”的《願榮光歸香港》開始在香港的大街小巷傳唱。這首歌曲在2019年8月31日被上傳到了網絡上,立即引起了無數香港人以及全世界一切熱愛自由的人們的共鳴。在這首歌的開頭,歌詞提出了“何以這土地淚在流,何以令衆人亦憤恨”,“何以這恐懼抹不走,何以爲信念從沒退後,何解血在流”等問題,展現了香港在當局暴行之下的慘狀以及民衆的憤怒和反抗。對於這些問題,歌詞以“昂首拒默沉,吶喊聲響透,盼自由歸於這裏”,“建自由光輝香港”做出回答,展現了香港民衆爲自由挺身而戰的勇氣。在歌曲的中段,歌詞說“在晚星墜落彷徨午夜,迷霧裏最遠處吹來號角聲”,表達了在迷茫與痛苦中民衆毅然反抗的精神;而“盼自由,來齊聚這裏,來全力抗對,勇氣智慧也永不滅”,則描述了香港人一次又一次大規模集會、抗爭的情形。歌曲的最後,以“黎明來到,要光復這香港;同行兒女,爲正義時代革命”表達了黎明終將到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理想將會實現的信念;最後一句“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我願榮光歸香港”,則點出了香港人的政治信念,成爲鏗鏘有力的結束語。值得注意的是,這首歌將來自本土派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與本土派和民主派一致認同的“民主與自由”理念融合在了一起,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在2019年7月後也已經衝出了本土派的圈子、成爲香港所有抗爭者的口號。也就是說,這首歌表達了一切熱愛自由的香港人的政治共識。

三、反送中運動的繼續激烈化(2019年10月)

在《願榮光歸香港》的歌聲中,香港人迎來了更爲血腥的2019年10月。10月1日,是中國當局的“國慶日”。這天,中共在北京進行了慶祝“國慶70週年”的閱兵,大規模展示武力。而在同一天的香港,不屈的示威者持續抗爭,擊碎了中共構築的楚門世界。在這一天的香港,抗爭者在多個區和警方周旋,並向習近平畫像潑墨。成千上萬的示威者填滿了港島銅鑼灣至中環一帶的街道,也有大批示威者在九龍的黃大仙、深水埗至旺角,以及新界的屯門、荃灣、葵涌、沙田一帶進行抗爭。在這一天的香港各地,警方出動了水炮車,並大量發射催淚彈、布袋彈和胡椒噴霧,勇武派抗爭者則設置路障,用燃燒彈向警方還擊。當天下午4時許,在荃灣的海壩街,一名警察掏出手槍,向一位名叫曾志健的18歲中學生的胸口近距離射擊了一發實彈,將他打倒在地。這顆子彈打穿了曾志健的左肺,一塊子彈碎片距離他的心臟僅有3釐米。在曾志健倒地後,一位名叫邱宏達的香港理工大學博士生走上前去查看曾志健的傷勢,卻被警方拘捕,並被羅織了“非法集結罪”。最終,曾志健在醫護人員的全力搶救下得以倖存,但警察向一名中學生的胸膛直接開槍射擊的情形迅速通過媒體傳遍了世界,再一次刷新了人們對香港當局下限的認識。這一天發生的曾志健中槍事件,被香港民衆稱爲“十月一,槍殺人”。這起慘案,連同721元朗事件和831太子站事件,成爲了令香港人難以忘懷的記憶。

在整個10月,面對警方持續升級的暴力,勇武派抗爭者的抗爭手段也在繼續升級,不少中資企業和親建制派的商鋪遭到了抗爭者的破壞。此外,由於在831太子站事件後,簡稱“港鐵”的香港鐵路公司因爲拒絕公佈事發時的站內監控錄像,港鐵的不少車站設施也因此遭到了勇武派的針對性破壞,港鐵也被示威者稱作了“黨鐵”。在這個月,香港的十八個區全部發生了示威活動,而警方的攻擊則蔓延到了宗教設施。在本講開頭所述的10月20日九龍清真寺遇襲事件,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在警方的暴行下,各區、各族裔的香港人都已經投入了這場日漸慘烈的社會運動。在香港歷史上,還從未有過這樣一個時刻,能將這座城市中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們如此緊密地連爲一體。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反送中運動迎來了最爲慘烈、最爲血腥的一個月——2019年11月。在這個月,不但有抗爭者在與警察的衝突中死去,警方也對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展開了大規模攻擊。香港抗爭當中最爲令人難忘、最爲悲壯的一幕幕場景,即將上演在世人的面前。而國際上的自由國家也將在這個月展開行動,對香港進行道義上的援助,並制定法律援助香港民衆,對侵犯人權的中港官員展開制裁。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