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講 時代革命·五

2021.11.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講 時代革命·五 周梓樂去世後,香港市民在公祭活動中向他獻花。
(來自維基百科)

一、周梓樂之死:2019年11月的血腥開始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講述第三十講《時代革命·五》。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2019年9月和10月期間的香港歷史。在這一時期,儘管林鄭月娥宣佈香港當局將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但這根本無法平息民衆的怒火。在以新屋嶺扣留中心內的暴行爲代表的警暴事件在這兩個月大量出現、曝光的情況下,香港當局並沒有認真調查乃至追究這些暴力事件的打算。相反,面對民衆的抗議,當局的鎮壓手段變得越來越殘酷。在這樣的情況下,示威者的抗爭手段也在持續升級。在雙方的武力不斷升級的情況下,反送中運動迎來了最爲血腥、最爲殘酷的一個月——2019年11月。
香港人的2019年11月,是以一起悲慘的青年死亡事件爲開端的。

2019年11月3日夜晚至11月4日凌晨,在新界將軍澳一帶,民衆和警方進行了通宵的對峙和衝突。那天晚上,警方濫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並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向人羣噴灑胡椒噴霧。11月4日凌晨,當晚最爲悲慘的事件發生在將軍澳的尚德邨停車場。在與警方進行衝突期間,香港科技大學大二學生周梓樂從停車場的三樓墜下,身負重傷。

在這之後,根據親歷這起事件的目擊者回憶,在現場的警察曾一度用槍指嚇義務急救員;救護車也因爲警察封路,在事發後20多分鐘才抵達現場。最終,身負重傷的周梓樂在彌留數日後,於2019年11月8日早上去世,享年22歲。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消失了。

同一天夜晚,在港島的商場太古城中心也發生了一起令人髮指的罪行。當天入夜時分,有上百名市民在商場內組成人鏈,並呼喊反送中抗爭口號。這時,一名講普通話的灰衣暴徒突然衝出。這名暴徒首先撞倒了一名女士,然後又猛踢這名女士的頭部。接着,他揮刀亂砍,又使兩名民衆受了刀傷、大量失血。在現場試圖進行調節的民主派區議員趙家賢也遭到了灰衣暴徒的攻擊,被咬掉了一隻耳朵。接着,這名暴徒又挾持了一名市民作爲人質。忍無可忍的民衆便圍了上來,對這名灰衣暴徒拳打腳踢、制服了他,並解救了人質。
然而,在那血腥的一晚,香港人流下的鮮血,僅僅標誌着2019年11月的開始。在這個月,還有更多香港人將會流血,並將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與當局暴行。反送中運動的高潮階段,到來了。

二、校園變戰場:全港大三罷與港中大之戰(2019年11月11—15日)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學生與警察在校園發生衝突。(美聯社)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學生與警察在校園發生衝突。(美聯社)

香港中文大學簡稱“港中大”。這所學校依山傍海,位於新界的吐露港邊,地形險要。在2019年11月中旬,全副武裝的精銳警察向港中大發起了猛烈的進攻,將校園變成了硝煙瀰漫的戰場。這場戰鬥之所以會發生,則與當時全香港的抗爭形勢有關。

2019年11月11日早上,香港各區民衆自發組織起來,發起名爲“黎明行動”的“全港大三罷”,進行了遍及香港各地的罷工、罷課、罷市活動。在這一天,全港多處爆發了血腥的衝突。其中最殘酷的一幕,發生在港島的西灣河。在那裏,一個名叫關家榮的警察掏出手槍,向年僅21歲的年輕示威者周柏均近距離射擊,使周柏均中槍倒地、大量流血。之後,周柏均被送醫搶救,在被切除了半個肝臟和右腎後活了下來。在這之後,周柏均只能長期依靠輪椅行走。

在當天的鎮壓中,警方繼續濫捕市民,有多達287人遭到逮捕。在香港中文大學,一場大規模衝突也在這一天一觸即發。在11月11日早上,港中大的學生們響應“黎明行動”,控制了該校與外界連接的要道二號橋,並封鎖了附近的港鐵交通。大批防暴警察隨即趕到二號橋,與橋上的示威者對峙。在學校的另一側的崇基門和大門一帶,也有警察集結,與排出傘陣的示威者對峙。當天,警方和示威者在崇基門、二號橋等地多次激戰,警方發射了大量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示威者則投擲燃燒瓶進行還擊,壯烈的港中大之戰開始了。到下午4點,雙方的衝突告一段落。在這一天結束時,示威者仍然堅守着防線。

第二天,也就是11月12日,香港各區的民衆繼續進行罷工、罷課、罷市的全民抗爭行動,並將這天的行動命名爲“破曉行動”,警方和示威者的血腥衝突則在持續進行。這一天,在港中大之外,最爲令人動容的一幕發生在香港的金融中心中環。這天下午,大批身着西裝的中環上班族湧上街道,進行集會抗議,並排出了傘陣,在幾乎沒有防護裝備的情況下對抗警方的催淚彈。而在港中大,戰鬥則進入了最激烈的階段。當天下午,大批警察團團包圍了港中大校園,從各個方向封鎖了學校的出入口。下午5時20分,警方開始在二號橋發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有示威者被爆炸的催淚彈燒傷。5時30分,港中大校長段崇智、副校長吳基培、教授馬嶽及多名立法會議員抵達衝突現場,試圖進行調停,但這一調停以失敗告終。7時30分,警方開始又在二號橋大量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和海綿彈,有催淚彈在段崇智面前不遠處爆炸。進行調停的學校高層隨即撤離現場,示威者則在二號橋頭依託路障投擲汽油彈,與警方展開了激烈的戰鬥。在示威者防線上,豎起了一面寫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字樣的黑底白字旗幟。這面旗幟在戰鬥期間挺立在硝煙中,成爲了香港人不屈抗爭精神的象徵。當一線的抗爭者在進行捨生忘死的戰鬥時,不少趕來增援的市民和學生們組成了人鏈,不斷向前線補充物資,使得前線的戰鬥能夠一直進行下去。

在警方的猛烈攻擊下,橋頭的一線抗爭者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不斷有受傷者被擡出前線,並被送往校園內被稱爲“戰地醫院”的臨時醫療場所救治。在二號橋一帶,多處燃起了大火,熊熊的火光和瀰漫的催淚煙下,抗爭者們一邊投擲燃燒瓶、一邊推動路障,緩緩向前推進。到夜晚9時37分,抗爭者已經控制了一半的橋面,警方在戰鬥中處於明顯的下風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警方調來水炮車進行增援。夜晚10時,水炮車抵達戰場,開始向示威者的防線發射藍色水柱。與此同時,警方則繼續發射催淚彈。儘管抗爭者的防線在水炮車和催淚彈的攻擊下後退了一段距離,但這條防線依然維持着完整。見實在無法衝破抗爭者的防線,警方便在晚上10時07分撤離。次日凌晨,又有警察來到二號橋發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但隨後很快退去。激烈的二號橋之戰,就這樣以抗爭者的勝利和警方的敗退告終了。

抗爭者獲得二號橋之戰勝利的原因,除了他們捨生忘死的不屈精神外,也與當晚香港各地民衆普遍地進行“遍地開花”的“圍魏救趙”行動有關。那天晚上,香港的每個區都爆發了激烈的警民衝突,警方在各區都發射了催淚彈,甚至有一輛警方的衝鋒車在沙田一帶被示威者徹底燒燬。由於民衆的“圍魏救趙”行動,警方兵力嚴重分散,難以集結起一支龐大的力量專門進攻港中大。這一前提,是二號橋之戰得以勝利的關鍵。

在二號橋之戰中,堅守中大的抗爭者付出了相當慘烈的代價。根據《端傳媒》記者的報道,由於醫護人員無法弄清楚水炮車“顏色水”的成分,因此只能用水沖洗被水炮車擊中的人們。在“戰地醫院”的地上“很快匯聚起藍色的水流,空氣裏瀰漫着催淚彈的氣味,赤裸上身的示威者在水中發出嚎叫”,甚至有一個渾身被藍水射中的人“痛到一度休克”。(見端傳媒:《2019香港風暴》第八篇《煙與火的戰記》,臺北:春日出版有限公司,2020年)當局的野蠻殘酷,由此可見一斑。事實上,爲了攻打港中大,香港當局投入了極大的力量。在二號橋之戰後的第二天,港中大學生公佈了一個數據,表示他們在中大校園內居然撿到了足足2356個催淚彈的彈殼!

在接下來的三天,也就是2019年11月13日—15日期間,香港全城的三罷活動仍在繼續。這三天的行動,分別被抗爭者命名爲“晨曦行動”、“曙光行動”和“旭日行動”。在這一期間,擊退了警方的抗爭者全面接管了港中大校園。抗爭者們在學校的出入口設置了檢查站,對進入校園者進行搜身檢查,並接管了校內的車輛,開始自行運作學校內的公交系統。有抗爭者舉行了記者招待會,表示要求當局在24小時內釋放所有被捕者,併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然而,抗爭者的訴求沒有被當局回應。到11月15日晚上,爲了避免集結重兵死守絕地的情況出現,抗爭者們主動撤離了中大。這樣,港中大之戰就以抗爭者在擊退警方後主動撤離而告終了。

三、迎來一場更慘烈的戰鬥:理大之戰爆發(2019年11月16—17日)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學生與警察在校園發生衝突。(美聯社)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學生與警察在校園發生衝突。(美聯社)

在港中大之戰落幕後,一場更爲殘酷和血腥的衝突馬上就開始了。11月16日,香港全城持續進行着“大三罷”活動,這天也被示威者們命名爲“榮光行動”。就在這一天,大批示威者向位於九龍紅磡的香港理工大學校園集結。早在“大三罷”行動開始後不久,理大校園就已被身着黑衣的示威者接管了。與依山傍海、有險要地形的港中大不同的是,理大的校園位於九龍紅磡的市區當中,四周城市建築林立。整個理工大學校園內有二十多座建築,這些建築大多互相連接,可以稱得上是一座城市中的堡壘。然而,只要包圍理大的一方封鎖理工大周圍的所有街道,防守的一方就會陷入絕地。

在佔領理大後,示威者在學校旁的街道上設置路障,於11月13日封鎖了連通九龍和港島的紅磡隧道。到11月16日夜晚,隨着聚集在理大的示威者越來越多,警方與示威者在理大周圍的街道上爆發了衝突。警方大量發射催淚彈,示威者則依託路障、投擲燃燒瓶進行還擊。到11月17日上午,一批親當局的“藍絲”人士來到理大附近的街道上,開始清理示威者設在那裏的路障。示威者上前阻止,隨後就遇上了趕來的警察。雙方的衝突持續到了入夜時分。在這一期間,警方出動了水炮車和銳武裝甲車,抗爭者們則用汽油彈、運動用弓箭、彈弓和自制投石機進行還擊。在理大旁的槍會山軍營,駐紮在這裏的中國駐港部隊則在步槍上安裝了刺刀,擺出殺氣騰騰的姿態。入夜以後,手持裝滿實彈的自動步槍的警察,已經團團包圍了理大,並從各個方向對理大展開了攻擊。

這樣,反送中運動最令人難忘、最慘烈的一夜到來了。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