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一講 時代革命·六

2021.12.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一講 時代革命·六 2019年11月17日—18日,香港理工大學攻防的情形。
(來自維基百科)

一、孤城:理大之戰的背景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講述第三十一講《時代革命·六》。

在上一講中,我們講述了2019年11月上半個月香港反送中抗爭的情形。在2019年11月,反送中運動進入了最爲血腥殘酷的一個月。在這個月的開頭,22歲的青年抗爭者周梓樂在衝突中死去。在這個月的中旬,警方在西灣河發射實彈,槍擊了年輕的抗爭者周柏均。從11月11日開始,香港民衆展開了連續多日的罷工、罷課、罷市活動,香港中文大學也隨之成爲了風暴的中心。11月12日,港中大的抗爭者擊退了全副武裝的警察對二號橋的猛烈進攻,而他們之所以能取得這樣一場勝利,是與香港各地民衆“遍地開花”式的抗爭分不開的。在港中大的抗爭者於11月15日主動撤離校園後,衝突的焦點轉向了位於九龍市區的香港理工大學。11月16日,抗爭者在理大周圍的街道上與警察展開了衝突。到11月17日,團團包圍理大的警察開始直接攻打理大。反送中運動最爲慘烈的一夜,就這樣到來了。

守衛理大的抗爭者有上千人,他們裝備着燃燒瓶、運動用弓箭以及自制的簡易投石機。除此之外,也有部分記者和義務急救員與抗爭者一同留守。另一方面,包圍理大的警察則武裝到了牙齒,持有裝滿實彈的自動步槍,擁有裝甲車、水炮車、聲波炮,以及大量催淚彈、橡膠子彈和震撼彈。此外,在理大旁的中共駐港部隊槍會山軍營,中共軍隊也在步槍上安裝了刺刀。從11月17日下午開始,在香港當局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親臨前線指揮的情況下,警方開始瘋狂發射催淚彈,從理大周圍的街道逐漸收縮包圍網,將大批抗爭者一步步逼入了理大。下午4時50分,警方已經徹底包圍了理大,理大成爲了一座孤城。

二、燃燒的理大:反送中運動最慘烈的兩夜(2019年11月17日—18日)

2019年11月17日—18日,香港理工大學攻防的情形。(來自維基百科)
2019年11月17日—18日,香港理工大學攻防的情形。(來自維基百科)

11月17日入夜前後,在理大東面通往港鐵紅磡站的天橋,東南面通往暢運道的出入口,以及西南面正門附近等多個方向,警方與抗爭者展開了慘烈的攻防。在夜幕之下,抗爭者排出傘陣,並在陣地前設置了阻滯警方推進的磚陣和路障。警方以裝甲車開路,並用各種各樣的防暴武器猛烈射擊,抗爭者則依託路障投擲燃燒瓶。激戰中,通往紅磡站的天橋燃起了大火。在學校正門,抗爭者排成綿密的傘陣,持續對抗着警方數臺水炮車的射擊。而設置在校園內的投石機則不斷髮射着燃燒彈,阻滯着警察的推進。夜晚8時50分左右,警方的兩輛銳武裝甲車從暢運道方向強行駛向理大,企圖突破抗爭者的防線。抗爭者則投出大量燃燒瓶,使一輛裝甲車的前半部分起火燃燒,兩輛裝甲車隨後狼狽退去。到夜晚10時,警方見久攻不下,就採取了十分陰險的戰術。他們公開宣佈,理大北側Y區的出入口是一條開放給理大留守者的離開通道。然而,當有人從這裏離開時,早已佈下伏兵的警方卻發射了震撼彈,並將不少人拘捕。警方這樣違背了基本道德的操作,在明確無疑地傳遞着一個信號:他們不會將任何人放出理大,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參加這場抗爭的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除了戰鬥到底外,防守理大的人們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激烈的攻防戰,一直持續到了11月18日的凌晨時分。在抗爭者中,有多達40人因遭到水炮射擊而出現了失溫症狀。到清晨5時30分,警方的速龍小隊突破了抗爭者在正門的防線,一度攻進了抗爭者設在校園內的醫療避難處,帶走了多人,並在現場留下大片血跡。在這一過程中,理大正門化作了一片連綿的火海。在火海之中,不時傳出抗爭者的慘叫聲。這慘烈的場景,用最直觀的方式展示了“地獄”的真實樣貌。通過媒體的鏡頭,這場大火的樣子被迅速傳遍了全世界。對於香港人和全世界一切熱愛自由的人來說,2019年11月18日理大正門的大火具有着極其重要的意義——它是香港反送中抗爭最爲慘烈的鏡頭之一,展示了當局的殘酷野蠻、民衆的英勇獻身。它成爲了一個揮之不去的符號,在提醒人們永遠銘記這一時刻以及這一場慘烈的抗爭,並將在此後的日子裏不斷鞭策香港人以及熱愛自由的人們爲香港的自由與尊嚴而戰。

最終,在示威者用燃燒瓶還擊,點燃多處火焰的情況下,速龍小隊敗退而去。黎明時分,經歷了一夜激戰的理大校園一片狼籍,到處是被大火燻黑的痕跡。經過慘烈的夜戰,抗爭者中有大批人員受傷,大量醫護人員則已被捕,導致傷者無法得到有效的救治。在11月18日白天,抗爭者一次又一次從理大沖出,試圖突破警方的包圍圈,卻被結成嚴密陣勢的警察一次次逼回。在這個過程中,不少人被警方逮捕,並被押上了停在附近完全封閉的列車上運走。有警察向記者表示:“只要在理大範圍內的人,都會被控告暴動罪。”
到11月18日入夜之後,一條逃生通道一度出現了。在理大北側的Z區人行天橋下,一批市民自發騎着電單車聚集起來接應抗爭者。在當天晚上,有近百人通過從天橋上的遊繩降到路面、再坐上電單車的方式成功突圍逃生。然而,警方很快就發現了這一包圍圈上的漏洞,對這一帶進行了封堵,從而斷絕了理大防守者的唯一逃生之路。這一晚,警方開始對理大采取長時間的圍困戰術,企圖將理大逐步變成一座死城。

在11月17日和18日夜晚,當理大孤城在奮勇戰鬥時,理大之外九龍各區的民衆也紛紛湧上街頭,展開了“遍地開花”式的救援行動,整個九龍陷入了一片激戰的狀態。成千上萬的抗爭者從多個方向前仆後繼地湧向理大,試圖打破警方的防線。但在懸殊的裝備差距下,英勇的市民們雖然付出了慘烈的代價,卻依然無法突破警方的防線。在港島和新界,也有市民進行集會抗議行動,力圖分散警方的兵力。11月17日晚上,在新界的大埔,有荷槍實彈的警察對市民高聲恐嚇,表示他們要“去理大殺蟑螂”(願話爲港式粵語“去PolyU劏曱甴”)、“重演六四”。11月18日深夜,最殘酷的一幕在九龍的油麻地發生。在這裏,一批抗爭者在撤退時遭到警方的急速追逐,有60到70人在彌敦道和碧街一帶跌倒,疊成了四到五層。而殘忍的警方則持續揮棍攻擊、施放閃光彈,並驅離現場的義務急救員,逮捕了大批的人。

三、悲喜交集:理大之戰後的持續抗爭(2019年11月19日—12月1日)

2019年12月1日,香港民衆進行“毋忘初心大遊行”。(來自維基百科)
2019年12月1日,香港民衆進行“毋忘初心大遊行”。(來自維基百科)

直接指揮了上述一系列血腥鎮壓行動的香港當局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也由此深得中港當局的信賴。11月19日,中國國務院根據林鄭月娥的提名和建議,任命鄧炳強接替盧偉聰,出任警務處處長。在這之後,警方繼續對理大進行着漫長的圍困。警方已公開表示,18歲以上的理大抗爭者都會被拘捕,18歲以下的人則會在被登記資料後暫時釋放,但日後也會視情況決定是否檢控他們。一批政界、法律界和教育界人士則在圍困期間進入理大,帶出了數百名留守者。在這一期間,也有不少抗爭者用各種方式繼續嘗試突圍,其中有部分人通過下水道成功逃生,但也有許多人在突圍時被捕。隨着這些被帶離的人,加上在交戰期間被捕的人,以及用各種方式突圍的人陸續離開理大,仍然堅守在理大校園內的抗爭者人數逐漸下降。到11月20日,仍然留守在理大的人士只剩下了100人左右,而他們也在其後的一週內以各種方式離開了理大。到11月27日夜晚,有留守者在理大校園內召開了記者會,表示校園內的留守者還有不到20人。11月28日,警方衝入理大進行搜查,沒有發現任何留守者的蹤跡。慘烈、悽苦、悲壯的理大之戰,就這樣告一段落了。在理大之戰中,共有1388名理大防守者和救援理大的市民被捕,數百人受傷,其中包括大量勇武派抗爭者。在這場實力懸殊的陣地戰中,香港民衆、尤其是勇武派抗爭者,蒙受了相當慘烈的損失。

那麼,經歷了這樣慘烈的鎮壓之後,香港民衆的抗爭意志有沒有被壓制下去呢?事實上,香港人很快就用選票做出了自己的回答。2019年11月24日,在理大圍困戰仍在持續的時候,香港舉行了新一屆的區議會選舉。在這次選舉中,香港人展現了空前的政治熱情,共有294萬多名登記選民參與投票,投票率達到了71.2%。選舉的結果完全展現了民心所向:在區議會的452個民選議席中,民主派和本土派拿下了388個席位,佔全部席位的86%。親當局的建制派則僅僅拿到了59個席位,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慘敗。儘管自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中港當局就開足宣傳機器的馬力,試圖將抗爭者抹黑成“暴徒”,將肆意行兇、殘酷鎮壓民衆的警察說成是社會秩序維護者,但民衆卻用自己的選票告訴了當局,他們明白究竟誰纔是真正的暴徒。

理大之戰的慘烈震驚了整個國際社會。香港民衆由此表現出的英勇抗爭精神,也感動了全世界的人們。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參衆兩院在11月19日和20日相繼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11月27日,時任總統特朗普簽署了這份法案,從而使法案正式生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是一部美國聯邦法律,要求美國政府對侵犯人權的中港官員實施制裁,並每年進行一次審查,以確定香港政治地位的變動是否構成美國修改與香港貿易關係的理由。這部法案的推出,無疑象徵着國際社會對香港人強有力的援助。

至此,反送中運動最爲慘烈的一個月份——2019年11月——就在悲喜交加當中落下了帷幕。悲的一面,是慘烈的理大之戰帶給人們的傷痛與憤恨。喜的一面,則是區議會選舉清晰展現出來的民意,以及國際社會對中港當局的制裁。在這樣的背景下,多達38萬人在12月1日湧上九龍的街頭展開“毋忘初心”大遊行,又一次填滿了街道。在港島的中環,則有民衆進行了對美國表示感謝的遊行。

那麼,下一步,香港人將會何去何從呢?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