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回顧文革》第十七講 文革到底是什麼?毛澤東的文革:理想主義?爭權奪利?(五) 對比大清洗和文革(3)

2022.08.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回顧文革》第十七講 文革到底是什麼?毛澤東的文革:理想主義?爭權奪利?(五) 對比大清洗和文革(3) 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作報告
維基百科


一、大清洗和文革的相同點:主要受害者都是平民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對比斯大林的大清洗和毛澤東的文革的節目,看一看這兩者之間有什麼異同。

在上一講裏,我們回顧了斯大林展開大清洗的整個過程。我們可以看到,斯大林首先利用基洛夫遇刺案,發動了大清洗運動。他在這場運動當中,首先任用對他來說不那麼可靠的內務人民委員雅戈達,肉體消滅了以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爲代表的黨內左翼反對派。接着,他又用更爲忠順的鷹犬葉若夫替換雅戈達成爲內務人民委員,順便屠殺了包括雅戈達在內的3000多名原內務人民委員部成員。接下來,通過季諾維也夫等人在被逼供時的攀咬,斯大林和葉若夫順藤摸瓜地殺掉了又一批黨內高幹。再通過這批黨內高幹的攀咬,他們又肉體消滅了以布哈林爲代表的黨內右翼反對派。除此之外,對於軍隊、黨組織的清洗也大規模地展開,成千上萬的軍官和幹部被斯大林和葉若夫下令處死。最後,斯大林又用貝利亞取代了葉若夫,將葉若夫卸磨殺驢式的處死,並將大清洗中的大規模殺戮責任都推給葉若夫,從而結束了大清洗這場瘋狂的屠戮。

另一方面,在大清洗期間,還有數以十萬計的平民慘遭屠殺,數量遠遠超出了死於大清洗的共產黨幹部。在這些人當中,最多的死者死於針對富農的階級屠殺,第二多的死者死於針對所謂“波蘭間諜”的種族屠殺和政治屠殺。

那麼,通過回顧整個大清洗的過程,我們能看出這場運動與毛澤東的文革相比,有哪些相似的地方呢?首先,我們必須要認清的一點就是,無論是斯大林的大清洗也好,還是毛澤東的文革也罷,人數最多的死者都不是共產黨的幹部,而是平民百姓。然而,在如今流行的敘事體系中,這兩者都沒有得到人們足夠的重視。在許多人的心目中,只要一談到大清洗,會想到的就是斯大林大量屠殺共產黨的幹部和軍事將領,蘇聯死了多少箇中央委員、死了多少個元帥和將軍、死了多少個黨委書記之類的東西。而只要一談到文革,會想到的就會是毛澤東大量迫害所謂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共有多少個老幹部、有多少個所謂的“開國元帥”和“開國將軍”遭到“殘酷迫害”之類的事情。然而,那些在斯大林的階級大屠殺中死去的富農、在斯大林的種族屠殺中死去的波蘭裔民衆、在斯大林的政治屠殺中死去的烏克蘭人、白俄羅斯人等各民族的人們,那些在文革中死於老紅衛兵在“恐怖的紅八月”中燒殺搶掠的市民、在“二月逆流”中死於軍隊屠殺的學生和工人、在文革中的大規模階級屠殺和政治鎮壓裏被大量殺害的黑五類和造反派、在極端殘酷的種族殺戮中慘死的藏人和蒙古人,很多時候並不是非常爲人們所知,甚至處在人們的認知圖景之外。

二、人們爲什麼會對大清洗和文革有扭曲的認識

那麼,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什麼呢?我認爲,最大的原因首先當然是共產黨本身對歷史的扭曲。儘管早在蘇共倒臺前,赫魯曉夫已經在1956年的蘇共二十大上做過否認斯大林政治路線的祕密報告,且在這份名爲《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的報告中按照赫魯曉夫的方式否定了斯大林的大清洗。儘管這份報告被許多人認爲帶有某種“改天換地”、“和過去決絕地告別”這樣的性質,然而只要仔細讀一讀其中關於斯大林大清洗的評價,就會發現它的實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在這份報告中,赫魯曉夫表示,斯大林的錯誤在於在黨內鬥爭中採取了“最極端的做法”。赫魯曉夫的相關論述如下:

“難道能夠說,在必要的情況下,列寧就沒有決定過對革命的敵人採取嚴厲的手段?不,任何人都不能這樣說。列寧要求嚴厲鎮壓反革命和工人階級的敵人,必要的時候無情地使用這種手段。請大家回憶一下,1918年列寧在反對社會革命黨所組織的反蘇維埃的暴動和反革命富農的鬥爭時,曾毫不動搖地對這些敵人採取了最堅決的措施。但是,列寧採取這種辦法是用來反對真正的階級敵人的,而不是用來反對那些犯了錯誤,迷失了方向,但是仍能用思想影響的辦法引導前進,甚至還能繼續擔任領導工作的人們。”

在這一段論述裏面,赫魯曉夫認爲,在所謂“必要的情況下”,且反對的對象是“真正的階級敵人”,是所謂的“反革命和工人階級的敵人”時,是應該採取“嚴厲的手段”、“最堅決的措施“的。他將列寧在俄國內戰時期進行的種種大規模屠殺作爲例子,認爲這種大屠殺是必要的。接下來,赫魯曉夫進一步說道:

“在非常必要的情況下,譬如,剝削階級瘋狂地反對革命,鬥爭你死我活,而且必須具有最尖銳的形式,直到採取國內戰爭的形式時,列寧是採取了嚴厲的措施的。而斯大林採取最極端的辦法,是在革命已經取得了勝利,蘇維埃國家業已鞏固,剝削階級已被消滅,社會主義關係在國民經濟的各個部門已經確立,而且我們黨在政治上業已鞏固,無論從數量上和思想上來看已經受到了鍛鍊的時候。事情很明顯,斯大林在很多情況下都表現了不耐心、粗暴和濫用職權。他不是去證明自己在政治上的正確性,不是動員羣衆,而是往往採用鎮壓和肉體消滅的手段,不僅鎮壓和消滅真正的敵人,而且鎮壓和消滅對黨和蘇維埃政權沒有犯罪的人們。”

在這裏,赫魯曉夫的真實觀點已經和盤托出了。他認爲,在所謂“剝削階級瘋狂地反對革命”的時候,是有必要對這些“階級敵人”進行最殘酷的鎮壓的。在赫魯曉夫看來,斯大林的錯誤僅僅是在蘇共的政權已經鞏固的情況下,“表現了不耐心、粗暴和濫用職權”,對不少人採用了“鎮壓和肉體消滅的手段”。在報告中,赫魯曉夫所舉的斯大林在大清洗中殺人的例子,也集中在斯大林對共產黨幹部的殺戮方面。至於那些大清洗中人數最多的遇難者,也就是死於階級屠殺、種族屠殺和政治屠殺的幾十萬民衆,赫魯曉夫並沒有關心。實際上,赫魯曉夫豈止是“不關心”這些“階級敵人”,在面對這些所謂的“階級敵人”發動的反抗時,他就迅速表現出了和列寧、斯大林一樣的殘忍和冷血。同一年10—11月,面對匈牙利人民反對共產極權統治的抗爭,赫魯曉夫就派出蘇聯軍隊,和他崇拜的導師列寧一樣,對那些共產黨眼中的“階級敵人”和“反革命”採取了他所說的“嚴厲的手段”和“最堅決的措施”,展開了血腥的大屠殺,致使匈牙利人付出了3萬多人死傷的殘酷代價。在事後的秋後算賬中,匈牙利又有數百人被槍決、2.2萬人入獄、20萬人被迫流亡國外。

從赫魯曉夫一邊批判斯大林進行殘酷的黨內清洗,一邊派兵兇殘地屠殺匈牙利民衆來看,他對死於大清洗的民衆漠不關心完全是“正常的”——準確地說,作爲一個共產極權主義者,赫魯曉夫毫不關心死於大清洗的普通民衆是“正常的”,因爲共產極權思想的信奉者向來是對民衆十分殘暴和冷血的。尤其是在面對所謂的“反革命”和“階級敵人”的時候,他們更是不會有任何憐憫。而大清洗當中人數最多的受害者,恰恰就是死於階級屠殺的富農,以及被當作外國間諜遭到種族屠殺和政治屠殺的各族裔民衆。無論是在列寧、在斯大林、還是在赫魯曉夫的眼中,這些“反革命”和“階級敵人”都是可以被“嚴厲的措施”、“最堅決的手段”屠殺掉的。當赫魯曉夫面對他眼中的“非常必要的情況”,比如說匈牙利起義這樣的事情時,他當然不會有半點“溫和”的姿態,而是會舉起血腥的屠刀大開殺戒。而那些死於列寧、斯大林和赫魯曉夫的屠殺之下的民衆,在遇害之前一般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心思去分析列寧、斯大林和赫魯曉夫誰更“黨內民主”、誰更像“改革派”之類的問題。他們都是同樣的、被共產極權勢力屠殺的、活生生的人,隨時都有可能在共產極權主義者定義的“非常必要的情況下”被殺害。而共產極權勢力無論如何“反思”他們內部的“黨內民主”問題,都不會認爲這些慘死的“政治賤民”的苦難有什麼值得他們過多關心的地方。

匈牙利1956年起義。(Public Domain)
匈牙利1956年起義。(Public Domain)

三、怎樣才能接近真實的歷史

值得注意的是,赫魯曉夫的蘇共二十大祕密報告在很長的時間裏,一直是一份人們藉以瞭解大清洗情形的重要文件。無論是斯大林的支持者還是反對者,在討論大清洗的時候都會引用這份文件,對其中的觀點進行支持或者反對。這樣的情形,正是像極了1981年的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今天的人們無論支持毛澤東還是反對毛澤東,在討論問題的時候往往都會引用這篇決議,並對其中的觀點進行支持或者反對。提倡“反思”大清洗和文革的人們,有不少都認爲赫魯曉夫的祕密報告和中共1981年的決議有很強的正面作用,揭露了斯大林和毛澤東在打擊黨內政敵時採用的種種手段。而認爲斯大林和毛澤東沒有罪行的人們,又會說被斯大林和毛澤東迫害的幹部們罪有應得,或者說那些迫害行爲實際上都是斯大林和毛澤東的政敵乾的、斯大林和毛澤東遭到了栽贓。而且,持上述兩種相反觀點的人,也在一直進行着激烈的論戰。

然而,只要真的瞭解大清洗和文革的歷史,就會發現,持有上述兩種觀點的人的論戰,實際上都在有意無意地淡化乃至忽視最重要的問題:大清洗和文革的主要受害者並不是共產黨的幹部,而是大批平民。如果把最多的精力放在爭論這兩場政治運動中被迫害的幹部是否罪有應得,而不是遇難民衆的身上,那麼實際上就是忽略了問題的最關鍵之所在。

事實上,後斯大林時代的蘇共和後毛澤東時代的中共長期以來都在試圖宣揚的敘事,就是大清洗和文革在他們的歷史中,是某種特別突出的罪惡。在這種敘事體系裏,大清洗和文革之前的那些殘酷的政治運動,則並不具有那種“特別突出的罪惡”,而是具有所謂的“正面意義”或者“必要性”的——儘管這些政治運動造成的死亡人數,有的還要超過大清洗和文革。這就意味着,在這種敘事體系當中,民衆所遭遇的苦難、所遭受的冷血屠殺,從來不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也不是衡量一場政治運動的所謂“好”與“壞”的標準。如果一場政治運動沒有傷及什麼共產黨幹部,而是殺害了大量的平民,那麼這場運動也可以被認爲是“好”。而大清洗和文革之所以“壞”,在這種敘事體系裏的主要原因也不是因爲有許多民衆受苦受難,而是因爲許多共產黨幹部在這兩場運動裏遭到了迫害。

因此,在探究大清洗和文革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明白,這兩場政治運動最爲殘酷邪惡的地方,都是大量的平民在其中遭到了屠殺和迫害,兩場運動的最主要受害者也都是平民百姓。只有認知到大清洗和文革的這一相同點,我們才能真正跳出蘇共和中共給我們劃定的框架,真正地接近真實的歷史。

撰稿、主持、製作:孫誠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