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問題對美國的認知挑戰

2020-07-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歷史性的「討習檄文」,標誌著美國主流精英對習近平的「中國夢」帶來的威脅已完全清醒,並把美中對抗推向了一個沒有回轉餘地的節點。從中共官方及其海內外的喉舌之反應來看,蓬佩奧代表的美國鷹派對中共、尤其是對習近平本人的決絕態度,遠超他們的預料。胡錫進高呼大量增產核導彈,鄭永年則喊話北京,千萬別給美國任何動武藉口。兩人主張看似各異,卻都無法掩飾對美中關係急轉直下的恐懼。事實上,在蓬佩奧上周發表演講前夕,北京一面通過各種渠道向美方示弱,一面也擺出了準備承受空前打擊的姿態。習近平造訪「四平戰役紀念館」並發表講話,說明他此時已經知道,這一回,美國會對中國「動真格」,他的處境非常不妙。

在這樣的形勢下,我相信習近平絕不敢像當年的日本,做襲擊珍珠港那樣的自殺性選擇,而是會不惜代價保住權位。為此,他接受美國在南海島礁「拆除違章建築」,不是完全不可想像。習近平不會接受下台,因此他為避免下台之辱而不惜生靈塗炭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美國自然是知道這一點,但鷹派之決絕說明,他們認為美國不應被習近平訛詐,且熱戰的風險也並非無法控制,儘管鴿派對此有很大保留。我支持鷹派的這個基本判斷,那就是如果美國不改變中共統治的中國,就會被中共的中國所改變。這是美國精英在這次危機中最重要的認知飛躍。

這樣一來,一百多年來美中關係一直揮之不去的老問題,又一次擺在了美國面前,那就是美國對中國的內部干預,該走多遠?我相信熟悉美中關係史的人現在都會想到這個問題。1900的那個庚子年,美國若帶頭堅持慈禧太后必須還政光緒皇帝,今天的美中關係會如何?1946年杜魯門和馬歇爾若說服斯大林和蔣介石,讓中共在東北與國民黨依長城劃疆而治,今天的美中關係會如何?1989或1991,老布什若以給恢復趙紫陽自由和名譽為條件改善美中關係,今天又如何?

美國鷹派已非常清楚,指望習近平改革是不可能的,他不僅沒有意願,更完全沒有這樣的能力。因此,蓬佩奧的新說法是,美國要「改變中共的行為」,但如果中共拿習近平沒辦法怎麼辦?或者,即使習近平被趕下台,中共也還是沒能力改革,中國出現動亂怎麼辦?這些都是美國鷹派無法去想,但又不能不想的問題。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就不難理解,為甚麼美國鷹派現在不怕與習近平硬碰硬,不怕擦槍走火,而反對中共的許多中國人甚至巴不得發生擦槍走火的原因,因為熱戰的結果必定是中共倒台,從而給中國一個類似當年日本投降那樣的機會。

不過,熱戰畢竟代價太大,更何況今天的世界已大不一樣。這就要求美國更好地面對中國問題的認知挑戰,激發更高的智慧。充分發揮台灣、香港和在海外的華人中,熱愛自由又理解自由的力量,絕不允許他們再受中共政權的迫害和脅迫,已是勢在必行的路線,而經濟脫鉤、孤立中國,也正在進行中。

中國問題對美國最大的認知挑戰,在美國鴿派,出於各種可以理解的原因,他們很難,甚至不願面對中國政治的人性和文化邏輯。好在的是,這一次習近平和中共在全球大疫中的種種罪行和醜行,對美國鴿派的教訓非常深刻。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