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中国问题对美国的认知挑战


2020-07-28
Share
com0728-web “美国鹰派已非常清楚,指望习近平改革是不可能的,他不仅没有意愿,更完全没有这样的能力。因此,蓬佩奥的新说法是,美国要「改变中共的行为」,但如果中共拿习近平没办法怎么办?或者,即使习近平被赶下台,中共也还是没能力改革,中国出现动乱怎么办?“ - 梁京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历史性的「讨习檄文」,标志著美国主流精英对习近平的「中国梦」带来的威胁已完全清醒,并把美中对抗推向了一个没有回转馀地的节点。从中共官方及其海内外的喉舌之反应来看,蓬佩奥代表的美国鹰派对中共、尤其是对习近平本人的决绝态度,远超他们的预料。胡锡进高呼大量增产核导弹,郑永年则喊话北京,千万别给美国任何动武藉口。两人主张看似各异,却都无法掩饰对美中关系急转直下的恐惧。事实上,在蓬佩奥上周发表演讲前夕,北京一面通过各种渠道向美方示弱,一面也摆出了准备承受空前打击的姿态。习近平造访「四平战役纪念馆」并发表讲话,说明他此时已经知道,这一回,美国会对中国「动真格」,他的处境非常不妙。

在这样的形势下,我相信习近平绝不敢像当年的日本,做袭击珍珠港那样的自杀性选择,而是会不惜代价保住权位。为此,他接受美国在南海岛礁「拆除违章建筑」,不是完全不可想像。习近平不会接受下台,因此他为避免下台之辱而不惜生灵涂炭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美国自然是知道这一点,但鹰派之决绝说明,他们认为美国不应被习近平讹诈,且热战的风险也并非无法控制,尽管鸽派对此有很大保留。我支持鹰派的这个基本判断,那就是如果美国不改变中共统治的中国,就会被中共的中国所改变。这是美国精英在这次危机中最重要的认知飞跃。

这样一来,一百多年来美中关系一直挥之不去的老问题,又一次摆在了美国面前,那就是美国对中国的内部干预,该走多远?我相信熟悉美中关系史的人现在都会想到这个问题。1900的那个庚子年,美国若带头坚持慈禧太后必须还政光绪皇帝,今天的美中关系会如何?1946年杜鲁门和马歇尔若说服斯大林和蒋介石,让中共在东北与国民党依长城划疆而治,今天的美中关系会如何?1989或1991,老布什若以给恢复赵紫阳自由和名誉为条件改善美中关系,今天又如何?

美国鹰派已非常清楚,指望习近平改革是不可能的,他不仅没有意愿,更完全没有这样的能力。因此,蓬佩奥的新说法是,美国要「改变中共的行为」,但如果中共拿习近平没办法怎么办?或者,即使习近平被赶下台,中共也还是没能力改革,中国出现动乱怎么办?这些都是美国鹰派无法去想,但又不能不想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就不难理解,为甚么美国鹰派现在不怕与习近平硬碰硬,不怕擦枪走火,而反对中共的许多中国人甚至巴不得发生擦枪走火的原因,因为热战的结果必定是中共倒台,从而给中国一个类似当年日本投降那样的机会。

不过,热战毕竟代价太大,更何况今天的世界已大不一样。这就要求美国更好地面对中国问题的认知挑战,激发更高的智慧。充分发挥台湾、香港和在海外的华人中,热爱自由又理解自由的力量,绝不允许他们再受中共政权的迫害和胁迫,已是势在必行的路线,而经济脱钩、孤立中国,也正在进行中。

中国问题对美国最大的认知挑战,在美国鸽派,出于各种可以理解的原因,他们很难,甚至不愿面对中国政治的人性和文化逻辑。好在的是,这一次习近平和中共在全球大疫中的种种罪行和丑行,对美国鸽派的教训非常深刻。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