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看天下】美国以精准斩首加极限制裁反制伊朗到处点火 帮助伊朗突破制裁的中国与香港难独善其身

2020-0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朗普下令美军以无人机攻击巴格达国际机场一队伊朗车队,当场将伊朗第二号人物、「伊斯兰革命卫队」特种部队圣战旅的总司令苏莱马尼击杀,引发国际政治和美国政坛大地震。

在美国正式步入选举年之际,这一突然的军事行动,当然引来民主共和两党的两极反应。共和党全力支持总统决定,认为苏莱马尼乃是负责在中东各地建立亲伊朗反美民兵的恐怖分子,长年以来要为区内很多美国和盟友伤亡负责,美国等到现在才将他除掉,已嫌太迟。民主党人则认为,白宫这一冒进行动,出于特朗普要转移总统弹劾案的视线,一定会引起伊朗强烈反弹,最后引发失控冲突甚至世界大战。

特朗普下令斩首一击即中,情报与无人机的精准,相信惊呆不少美国的敌人。但这一击将引发何等激烈的连锁反应,最终只有时间可以告诉我们。特朗普的这一高风险决定值不值得,将来自有历史公论。但从更长的历史背景和更大的地缘政治脉络来看,美国作出这个军事决定,很大程度是形势使然。任何总统作出这一决定,都有成为历史罪人的风险。但如果决定不作为,任由伊朗坐大,一样会有成为历史罪人的风险。去年伊朗被指控袭击海上油轮、沙特产油设施、击落美国无人机,华府都无作出强硬回应,早已引起美国盟友埋怨。

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冲突,一直是中东地区冲突的一条主轴。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逊尼派统治,长期被压制的什叶派势力迅速在伊拉克崛起,并获得邻国、同是什叶派的伊朗支持。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吸收失势的逊尼派壮大自己,成为区内挑战美国的大患。美国在对付伊斯兰国时,客观上与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势力站在同一战线,美国与伊朗的冲突,因此被放到次要位置。

但伊斯兰国在去年溃败,失去所有重要城市,其领袖巴格达迪更被美国特种部队对猎杀。失去了逊尼派伊斯兰国的反制,伊朗与伊拉克什叶派势力、黎巴嫩的什叶派真主党、也门的什叶派军事组织胡赛,和叙利亚的阿萨德,连成一线,组成足以挑战美国及其盟友安全的地区霸权。

苏莱马尼,正是伊朗长期在中东输出军事力量的大脑。他的任务,便是到中东各国组建什叶派亲伊朗民兵,并为他们提供武器特别是导弹,帮助他们到处夺权。中国和一些西方左派现在指责美国不尊重伊拉克主权,却从来不问为何伊朗军头可以在伊拉克自出自入,长期在中东各国组织民兵颠覆各国政府,实在十分虚伪。

伊朗在中东各国建立的民兵,善于夺权,但在管治上,仍只是贪得无厌野蛮专横的军阀。受它们控制的地区,无不深受失业、贪腐、失控通胀、和基本公共服务崩坏的煎熬。去年以来黎巴嫩、伊拉克发生激烈反政府抗议浪潮,便是由民众的反伊朗情绪助燃。示威者抗议的,正正是本国政府成为伊朗傀儡,搞到民不聊生。

特朗普政府作出这次军事行动的算盘,是美国近年对伊朗实行极限制裁,已对伊朗政府带来巨大财政压力,现在作出斩首这一击,伊朗实在无力大规模反扑。伊朗势力范围地区示威频繁、伊朗本国也出现大规模抗议,就是明证。不过伊朗一直靠中国和香港的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如华为突破美国制裁。美国这个军事打击加极限制裁要成功,堵塞中国和香港这个漏洞,将会是关键。美伊冲突升级、中东局势紧张,看来香港还是难独善其身「食花生」(粤语俚语。意指:坐山观虎斗)。

- 孔诰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