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美國以精準斬首加極限制裁反制伊朗到處點火 幫助伊朗突破制裁的中國與香港難獨善其身

2020-01-0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特朗普下令美軍以無人機攻擊巴格達國際機場一隊伊朗車隊,當場將伊朗第二號人物、「伊斯蘭革命衛隊」特種部隊聖戰旅的總司令蘇萊馬尼擊殺,引發國際政治和美國政壇大地震。

在美國正式步入選舉年之際,這一突然的軍事行動,當然引來民主共和兩黨的兩極反應。共和黨全力支持總統決定,認為蘇萊馬尼乃是負責在中東各地建立親伊朗反美民兵的恐怖分子,長年以來要為區內很多美國和盟友傷亡負責,美國等到現在才將他除掉,已嫌太遲。民主黨人則認為,白宮這一冒進行動,出於特朗普要轉移總統彈劾案的視線,一定會引起伊朗強烈反彈,最後引發失控衝突甚至世界大戰。

特朗普下令斬首一擊即中,情報與無人機的精準,相信驚呆不少美國的敵人。但這一擊將引發何等激烈的連鎖反應,最終只有時間可以告訴我們。特朗普的這一高風險決定值不值得,將來自有歷史公論。但從更長的歷史背景和更大的地緣政治脈絡來看,美國作出這個軍事決定,很大程度是形勢使然。任何總統作出這一決定,都有成為歷史罪人的風險。但如果決定不作為,任由伊朗坐大,一樣會有成為歷史罪人的風險。去年伊朗被指控襲擊海上油輪、沙特產油設施、擊落美國無人機,華府都無作出強硬回應,早已引起美國盟友埋怨。

遜尼派與什葉派之間的衝突,一直是中東地區衝突的一條主軸。2003年美軍入侵伊拉克推翻了薩達姆遜尼派統治,長期被壓制的什葉派勢力迅速在伊拉克崛起,並獲得鄰國、同是什葉派的伊朗支持。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吸收失勢的遜尼派壯大自己,成為區內挑戰美國的大患。美國在對付伊斯蘭國時,客觀上與伊朗為首的什葉派勢力站在同一戰線,美國與伊朗的衝突,因此被放到次要位置。

但伊斯蘭國在去年潰敗,失去所有重要城市,其領袖巴格達迪更被美國特種部隊對獵殺。失去了遜尼派伊斯蘭國的反制,伊朗與伊拉克什葉派勢力、黎巴嫩的什葉派真主黨、也門的什葉派軍事組織胡賽,和敘利亞的阿薩德,連成一線,組成足以挑戰美國及其盟友安全的地區霸權。

蘇萊馬尼,正是伊朗長期在中東輸出軍事力量的大腦。他的任務,便是到中東各國組建什葉派親伊朗民兵,並為他們提供武器特別是導彈,幫助他們到處奪權。中國和一些西方左派現在指責美國不尊重伊拉克主權,卻從來不問為何伊朗軍頭可以在伊拉克自出自入,長期在中東各國組織民兵顛覆各國政府,實在十分虛偽。

伊朗在中東各國建立的民兵,善於奪權,但在管治上,仍只是貪得無厭野蠻專橫的軍閥。受它們控制的地區,無不深受失業、貪腐、失控通脹、和基本公共服務崩壞的煎熬。去年以來黎巴嫩、伊拉克發生激烈反政府抗議浪潮,便是由民眾的反伊朗情緒助燃。示威者抗議的,正正是本國政府成為伊朗傀儡,搞到民不聊生。

特朗普政府作出這次軍事行動的算盤,是美國近年對伊朗實行極限制裁,已對伊朗政府帶來巨大財政壓力,現在作出斬首這一擊,伊朗實在無力大規模反撲。伊朗勢力範圍地區示威頻繁、伊朗本國也出現大規模抗議,就是明證。不過伊朗一直靠中國和香港的金融機構和科技公司如華為突破美國制裁。美國這個軍事打擊加極限制裁要成功,堵塞中國和香港這個漏洞,將會是關鍵。美伊衝突升級、中東局勢緊張,看來香港還是難獨善其身「食花生」(粵語俚語。意指:坐山觀虎鬥)。

-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