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中國成功阻止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機會不大 但也不能掉以輕心

2019-10-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月中於美國國會眾議院在無異議下通過,勢如破竹。但現在在參議院排期,並未有排得很前,有議員主張加快處理,暫時仍未知道能否成事。

現在已經聯署支持法案的參議員,已超過四分一,但最關鍵的議長麥康奈爾還未表態——雖然他乃是當年主力推動1992年《香港政策法》的議員,並且在香港發生反「送中」、抗警暴運動之後,又多次發表聲明向香港抗議者給予道德上的支持。現在法案在參議院的進展看似膠著,有關議程亦可能受到國會醞釀彈劾特朗普的議程影響,令香港關心法案的朋友焦急,乃是十分正常。

大家可能會問,美國議會支持在世界推動民主人權,在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大是大非問題上,怎會猶豫?問題是中共通過影響美國大企業再影響國會,一直是歷史常態,也是中共確保華府長期奉行對中有利政策的套路之一。這一情況在最近美中關係惡化的氛圍下有所改善,但對這一美國政治現實的慣性,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

例如在中國還未加入世貿前的1990年代初,中國產品靠美國總統每年延續中國的「最惠國待遇」才能以低關稅進入美國市場。1989年六四屠城之後,美國國會,特別是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都反對給中國延續「最惠國待遇」。但由於當年親商界和秉承基辛格對中路線的共和黨控制了白宮和參議院,所以中國在1989年後都繼續可以享受「最惠國待遇」。

1992年美國總統大選,克林頓主張中國「最惠國待遇」續期應與人權改善掛勾。克在贏得大選和1993年執政後,即將政見付諸實踐,宣布在1994年考慮延續中國「最惠國待遇」時,將加入人權因素,如中國在宗教自由、政治犯、西藏等七個人權範圍有兩個沒有改善,將喪失「最惠國待遇」。

1993年距離六四屠城才四年,北京的鮮血仍暖,蘇聯東歐又剛變天,世界正在經歷第三波民主化浪潮。而當時中國依賴美國市場,遠大於美國依賴中國產品。美國輿論,都支持克林頓政府以貿易迫人權的政策。但中國為了扭轉形勢,在1993-94年展開了拉攏美國大企業的攻勢,例如向美國電訊公司承諾向他們開放中國電訊市場,和給予美國油公司在南海和內蒙古的開採權等。收到這些甜頭的美國大公司,繼而大舉遊說白宮和國會將人權問題與「最惠國待遇」問題脫鉤。

最後在1994年,克林頓政府宣布將人權問題與中國貿易問題脫鉤。參議院的右翼共和黨議員與左翼民主黨議員如桑德斯,覺得這有違人權價值,也威脅美國工人利益,所以聯手提出議案反對,但相關議案,竟被大比數否決。這一役,充分顯示出中國政府通過收買美國企業再影響華府決策的威力。

當年美國針對中國人權的政策和議案,被中國以商迫政的攻勢擊退。這次美國制定挺港法案,會不會又重演當年歷史?當年在中國甜頭下積極幫北京遊說華府的美國企業,後來不少都在中國碰釘,成為中國違反承諾的受害者。美國商界會否再因為中國的甜美承諾為中國利益背書,目前仍是疑問。美中關係惡化,美國政界對中國已經沒有像以前那麼天真。《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中國介入下於陰溝翻船的機會不大。但這不等於一定不會發生。在法案正式通過前,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

-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