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看天下】深圳海底捞与生命面包之争 是土豪浊流与本土品味的冲突 也是沉沦与反沉沦的对决

2019-1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理大之战,被困在校园内抗争者的日与夜,可歌可泣。他们的坚韧、厨师对他们不离不弃每天煮饭的故事、百多个勇武派用游绳逃走再被电单车送走的惊险、四百多个示威者在精心细密的组织下通过下水道逃生的事迹,足以在香港重光后拍成电影、传颂后世。

理大围城时,警察的一些荒谬言行,其实也有重大意义,值得载入史册。例如一个晚上,包围校园的一位警察用扬声器向校内学生喊话,说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无脑,讽刺死守校园的学生要捱冰冷的生命面包,他下班后便可到深圳食海底捞,还奚落生命面包都是基层拾荒者老人家吃,十分可怜。

港警的这番喊话,正好体现了香港社会现在的撕裂,是甚么一回事,撑警的所谓「蓝丝带」与支持示威者的「黄丝带」之间的最大分别,到底在哪里。海底捞,就是中国大陆近年急速扩充的一个四川麻辣火锅连锁店,从中国开到香港和国外。海底捞的老板,更成功移民新加坡,最近成为新加坡首富。

不知从哪时开始,重庆麻辣火锅忽然在中国很红,还输出国外成为中国软实力的象征。我在好多年前开始留意到,处于赤道附近、全年酷热的新加坡,麻辣火锅竟然也开到成行成市。后来有当地朋友提醒,火锅店都是中国新移民开,因为开餐厅不用厨师,厨房也不用,本少利大。现在我在美国的城郊住区,竟然也开了两家。

香港食家蔡澜今年年初在大陆电视节目,被问到如果有特权让一道菜色消失,他会选择甚么,他斩钉截铁的说是火锅。因为火锅是「一种最没有文化的料理方式」,把切好的东西让客人自己扔进去,没有厨艺可言。

蔡澜对火锅的攻击引起很多中国玻璃心的猛烈反弹。但支持他观点的,则表示火锅,特别是麻辣锅,不单不用厨艺,连新鲜用料也不用,放了很多天快坏的肉或快霉的菜,丢进味道很浓很辣的汤里泡,根本没差,跟多用清汤、讲究食材新鲜的广东火锅与日本刷刷锅很不一样。大陆最近甚至兴起奶盖锅、绿茶锅,撇开地沟油和各种有毒调味剂的问题,也很恶心。

在大陆这个信用破产社会信用卡发展不起来,支付宝才会出现。支付宝本来只是一种廉价替代,也有很多安全问题,但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之下,竟然在香港被视作高科技前卫生活的象征。同理,让敛财商人不用厨房不用新鲜食材也可开餐厅发大财的麻辣火锅,现在竟然成了港警眼里高级优质生活的标志。

而港警强调他是到深圳食火锅,更是可圈可点。在二十多年前开始,很多香港人便很热衷于上深圳消费玩乐。十多年前我在香港教书时,便知道不少等退休或已过退休年龄却仍未退休的学者,常常在深圳度周末,白天打高尔夫,晚上不知干啥。而香港某位一代经济学泰斗,因为在美国逃税被美国通缉不敢留港,晚年长居深圳,年近八十也被拍到经常跟不同妙龄女郎把臂同游。深圳对这些人来说,简直是一个色香味俱全的欲海天堂。

相反,生命面包可能可以令很多土生土长香港人,回忆起读小学早起时母亲准备好的腿蛋治的温暖和玻璃瓶牛奶的鲜甜,折射出一种简朴的安逸。

香港支持建制、支持警暴的少数,与追求光复香港的多数之间的矛盾,其实也是深圳海底捞与生命面包之争,背后体现的,便是粗野横蛮的土豪浊流与细腻温馨的本土品味的冲突,亦是沉沦与反沉沦的对决。

- 孔诰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