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专栏:利用国际 甩开国际

【《言论控制肇始 - 延安解放日报改版》之9】虽然有枪杆子在手,但放任了笔杆子,宏图难展——对毛说来,感悟起自何时?而印像强烈,不得不下手,又在何时——1938?

2011-05-05
Share

那时节,中共抓在手上的,有哪几样“宣传工具”呢?

我们已经知道,宛如上苍眷错了顾,不足8000人的党中央和中央红军挨到陕北,不但顺遂地为厚道的陕北红军收留,得以就近抢钱抢人,还实打实地擎起“抗日”(而非“打倒列强”或者“实现苏维埃”)这杆大旗。在张学良大大咧咧送上的延安,硬著头皮建立起自成系统的“边区”——这里“硬著头皮”也可以改成“厚著脸皮机巧达变”。因为那时节“全国抗战”的局面已经形成,共产党已然致电中央政府表示“归顺”、拥戴蒋委员长为最高领袖,连最宝贝的“枪杆子”都接受整编并且换装了,你居然国中之国地政府、军队、银行、税收俱全,放在今天,胡温也不答应啊。

不管怎么著,那时节,新的延安和延安人已经不是小国寡民。他们要了解远近大事。各样党报开始出现,比如《解放周刊》(党中央出版物);《共产党人》(党内刊物);《八路军政治杂志》;最早的“红色中华社”也更名为“新中华社”,也就是而今名满全球的“新华社”。顶重要的当然是油印《红色中华》改版的《新中华报》——即我们后边会细说的《解放日报》之前身。

这里插一句:望读者诸君不要一听“解放”二字,就觉得天然属于中共。说起冠名权,《解放日报》实属张学良的东北军。那是1936年底,“双十二事变”第二天,东北军接管《西京日报》,改名《解放日报》。当然,随著他们少帅护送蒋介石回南京,这份左倾报纸也寿终正寝了。

同一段时间,在中共长江局(以及后来的南方局)所在的国统区,理所当然地办起了共产党报纸和杂志。国府正值“训政”期,对此以反专制、争民权为主旋律的“异端的声音”,如果不算予以优容,起码是依法容忍——此即《群众》周刊和《新华日报》。

那时节,毛泽东口头上和心目里的两大敌人: 日军及国军,与延安政权暂时处于僵持状态。也就是说,他不必天天思虑打仗,像五年前和五年后那样。

那么,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心头之患是什么呢?

权。至高无上的权。

不仅军权——军委主席已经在手,况且当时打仗已经不是第一位;不仅国际中意的“中共支部总书记”——1937年的“十二月政治局会议”之后,“总书记”之名头已经不存。毛泽东是中共领袖,不但延安之内、之外的中共党人这么看,远在莫斯科的大佬也这么看:王明回国前,就曾受到明确提醒:虽然在国际工作多年,回去以后,要以谦虚的态度,尊重党的领导同志。中国的党的领袖是毛泽东,不是你。你不要自封领袖。

这情形如果放在一个心地单纯的人身上,也就罢了。无奈毛泽东是真正的雄猜之主,他眼见在他之前,六届中共负责人,几乎清一色国际任命——其中三名已死:瞿秋白,向中发,陈独秀;三人正在身边:王明,博古,张闻天——这几位的沉浮,毛泽东看得很清楚,“远方”之意志,就算不说“生杀予夺”,也是“上令难违”。

于是,在1938年春到1941年初夏(苏德战争爆发,绝无闲心旁顾中共事务)这段日子,正是毛泽东一方面极其小心地与国际周旋;一方面雄心勃勃地筹划甩开国际,真正在自己地盘上、以自己的理论、自己的风格、擎著自己的旗帜,建立起自己的道统——马克思加秦始皇。

怎能不把笔杆子紧抓在手?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