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四天交賬

應該說,當局這回對待“7.23”動車事故,沒敢掉以輕心。除了胡溫二位適時發出最高指示,在一線出任“事故救援和善後處置工作指揮部”正、副總指揮的,是規格無可挑剔的浙江省長與鐵道部長。“事故調查組”提到了國務院一級:延攬了各個技術領域的系統頭目、外加一大堆兩院院士。掛帥的,是安全監管總局局長。

2011-07-28
Share

Wenzhou_railway_truth0727_350.jpg
溫州動車事故遇難者的家人打出要求真相的橫幅。(法新社2011年7月27日圖片)

以此大陣勢,到了28日,即事發四天之後,億萬人企盼的“事故調查結論”,終於出台:原來導致這個破了數項世界紀錄(下面細說)的大悲劇,是“溫州南站信號設備”出了故障:當晚7點48分,前車(D3115)因“雷電”在本該停一、兩分鐘永嘉站停了20多分鐘,又以較慢車速(每小時20公裡)慢慢向前滑。就在這時,後車(D305)在本不該停靠的永嘉站臨時停了10多分鐘之後,得到出發信號,速度很快提到100公裡以上,司機跟著綠燈前行,直到追尾發生。

發布會上,調查組長給出毛病出在“溫州南站”那裡的一個“信號設備”上這樣的結論——不是因為雷電,而是該設備“在設計上存在嚴重缺陷”,從而,“本應顯示為紅燈的區間信號機錯誤顯示為綠燈”。而“調度人員也未發出預警,引發動車追尾事故。”

一件小設備;一個行車值班人員——交賬啦?

這盞“2009年9月28日投入使用”的信號燈,運行了近兩年,“設計上的嚴重缺陷”居然未被發現。請問,屬於“鐵路信號系統基礎”的“智能診斷系統”“防止相撞和追尾的安全閉塞系統”……怎麼運作的?

動車運行沒有“通行日志”麼?還有永嘉站當晚的出勤記錄?事故調查中怎麼一個字不提?是不是23日晚8點溫州南站一帶斷電(對此國家電網已經堅決否認),這兩列車的日志如受黑客攻擊一樣徹底黑屏?

還有,怎麼不見前車(D3115)的機務長出面解釋臨時停車、慢速行駛、有沒有發現沿途綠燈(或者紅燈)、與調度室聯通……等等關鍵現場細節?如果高鐵已經現代得根本沒有了機務長,前車司機呢?怎麼也如楊佳的母親一樣,說不見就不見了?

這裡還沒有提到網民的怒吼:現場誰下令掩埋車頭的?誰下令停止搜救?誰制定的先簽協議有獎? 既然實名制售票,為什麼不公布四節遇難車廂的每一個人?更為匪夷所思的是,報告中,對於屬於行車最基本常識的救生錘、安全帶、高架橋逃生通道……一字不提,更不要說追問既是政府部門、又是國資委直屬央企的“中國通號集團”與溫州事故動車承包商的牽扯,以及,十年間鐵路系統強行征收的“人身意外傷害強制保險費”(達168.75億元)的去向。

更為詭異的,就是24日剛剛到任的上海鐵路局長的安路生了。事發當天,他正在鐵道部總調度長任上;事發之後現場搜救關鍵領導——不管怎麼說,都應該是責任事故的重點調查對像。不意我們看到的,竟是大咧咧出席事故調查結果發布會,並就關鍵責任所屬在會上發言——揭出那導致災禍信號燈的研制單位:北京全路通信信號研究設計院有限公司。該公司一句申辯沒有,立馬發布道歉信,對死難者表示最深切的哀悼。

為國人稱為“寶寶”的溫總理,在調查結果公布前一天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以其一貫的動人風采,強調“要嚴肅認真地對事故進行調查處理”;要“查清事實,依法依規追究責任”,包括“調查處理工作要公開、透明”……面對這一結果,請問閣下打算如何處置貴部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