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專欄﹕安局長你在想什麼?

723追尾已經過了10天。此次事件中,一直處於風暴中心的上海鐵路局新局長安路生,事到如今,心情如何?

2011-08-04
Share

上任命令的發布是7月25日——從追尾發生,還不到兩天。對此不同尋常的“臨危受命”,你做何感想?因為,依照常識,作為“鐵道部全國總調度長”,你本是重要責任人,怎麼調查、追究、問責都不見,卻下來個“舉賢任能,不時日而事利”“從此世人開眼目,始知名將出書生”——在奔赴上海途中,你心理恐怕相當復雜,放在首位的,套一句當年河南逯副局長那句說走了嘴的邏輯(為黨還是為老百姓),胸中奔湧著的,怕是“絕對不能辜負上級信賴”吧?

雖然花大錢買了日本、歐洲成熟技術,又疊加上“自主創新”(即所謂“司機睡著了也不會出事”)的現代列車,古今中外絕無僅有地追起尾來,但事故本身其實一點不復雜:信號系統故障,永嘉站、上海局調度失誤。事實上,在你到任不過一天,即25日召開電視電話會議上講話時,對此已經心知肚明——其實鐵道部第一個動作:撤掉分管工務電務的上海副局長之時,事故緣由已大致分明。問題是對付百姓:面子上怎麼說、現場處置,而最重要的:盡快恢復通車。

慘劇導致多少乘客死傷,你心裡不會沒數:前車兩節、後者四節,電腦實名制售票,永嘉到溫州南站之間20:31留在這六節車廂之內旅客加上乘務員的名單,不管怎麼說,23日午夜之前也該出來了。可惜死多少傷多少,怕不是你思考的重點。保險公司、當地政府干什麼的?更何況還有三年前膠濟鐵路4•28重大事故(70死,416傷)墊底——安某人不就是成都局、上海局打了個轉,兩年不到,又回到總調度位子上?

高架橋上下的現場處理,是有些難度。庸人(包括腐朽的資本主義世界),把救人、找事發緣由放第一位——死都死了,有完沒完?個把輪子,也能折騰好幾年。安局長和他同僚(包括最能整錢又特敢花錢的劉志軍、張曙光們)什麼角色?中國傲然屹立世界,高鐵立了多大的功!當然話要說得藝術。“奇跡”二字脫口而出,王勇平真有你的!但對我們高薪兼持股而且回扣不斷的公務員而言,真正“熔化在血液裡、落實在心坎上”的,或者換句話說,一步步攀升到如此位置,實實在在起著作用的,當然是那個不用說傻子都明白的潛規則:領導滿意。

領導?部長盛光祖,主管副總理張德江,還是再上頭的那幾位——他們滿意什麼?八年以來,高鐵五大“最”(技術最全、集成能力最強、運營裡程最長、運行速度最高、在建規模最大),真給騰飛的中國掙臉啊——這不是,眼看著就要和三峽大壩一樣,把中國的過硬技術賣到包括美國的國外去啦!領導滿意,在今天中國,難道不意味著一切?從上下其手劉志祥免死,到日後出什麼事都有人兜著,安局長太有數啦。

把這一層點透,723搶救現場出現的那一個接一個高鐵獨具之措置:急急宣告“無生命跡像,停止搜救”之後命令“掩埋車頭”,千夫所指之後數台挖掘機連夜趕赴拆解車體殘骸、急急拖走,包括簽約發獎、不簽過時不候……所有這些網上瞎嚷嚷所謂“逆民意、違天理”之舉,不是全為那既定目標麼:D字頭動車短短四天,已然光鮮駛過不著(追尾)痕跡的事發地!瞧我們為國爭光、為黨爭氣的高鐵第六“最”吧——事故之後,最短時間內恢復運行!這一“政績”,不正是“向上級交了一份合格答卷”的明證?

可惜十天以來,事情並沒有朝領導們內心深處所期望發展。君不見,8月1日:高鐵上座率大掉;8月2日:甬溫線發生大面積延誤。世事……難道要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