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专栏:疑似好消息

在今天中国,或者说,在1949年之后红旗飘上蓝天并且有了中宣部和各级党委的中国,一名作者想要无拘无束地写作,恐怕已经没有可能——当然,到了所谓“改革开放”之后,若将讲述限定在脖颈与腰带之下,只要本人高兴,已经无所谓禁忌,唯大脑之思维,也即所谓精神活动——特别就重大国是发言,比方说,水库移民补偿怎么被贪掉了——那是必须服从党的领导的。如果觉得连灵魂都被领导有点不舒服,那就自觉领受教导或者诱导吧。若是对人家权势者满脸堆笑的劝诱都不做出反应,这个所谓“作者”,要么搁笔,否则只剩蓬首于穷乡僻壤甚至监狱了。

2010.09.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最新消息是一名年届“知天命”的检察官,不知出于何等考量,竟然放下他佩戴的大小国徽,决定不靠“公诉”,而靠走入民间的行动、靠他的笔和他的良知,来“为人民”了。

这里加几句题外话:在中国,“检察院”、“检方”,一般概念是代表政府提起公诉,但在蟹行文里边,如果想说“检方对某人提起公诉”,明确使用“人民”:the people vs. 某某。

这位前检察官就是今天还拘押在渭南什么地方的谢朝平。不过三周前,经由一场“跨省抓捕”,陕西警察直插到北京,把他从家里带走——55岁的老谢籍贯四川,在北京除了居住证件齐全,还手握记者证、头顶作家协会会员和一大堆获奖作者光环。警察管你这些?哐啷一声拷入警车,罹祸的缘由么,竟是经他采访后撰写成的一篇述说三门峡水库移民经历的长文《大迁徙》。《大迁徙》与而今警方重拳打击的“三俗”无丝毫牵扯,出版者《火花》(增刊)不敢说名头赫赫,经国家正式注册且资格傲人却是无异议的。作者与文中涉及人物、事件毫无利益交贯;故事里实名实姓人物,未见有谁诉他——但渭南警察还是冲进北京,指斥作家“非法经营”,以及“我是警察,中华人民共和国每一寸土地上的事,我都可以管。”

类似以言获罪,在红旗下中国实在是屡见不鲜。估计老谢在落笔和寻求出版的过程中,也不是一点思想准备没有。但他一定没想到事出之后,有那么些他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在为他呼吁;没想到他印了一万本的《大迁徙》在网上已有几万、几十万本在流传——通过他的作品,三门峡水库工程再次撞击中国人稍稍变得有些倦怠的神经:奔腾咆哮的黄河,周恩来的揪心,毛泽东的气急败坏……以及从他笔端一字一泪流淌出“舍小家为大家”八百里秦川殷实富裕乡民,怎么几经大迁徙而形销骨立、而变成厉鬼冤魂……还有据说“为人民”的层层共干,他们的昧心、冷漠、贪婪、 以及痛苦与碍难——吾土吾民啊!

他被塞进警车——这情景无论早年、近年、去年、上个月……多少次了啊。终于,到了这回,我们听闻到了点滴“好消息”,什么呢?中国作协表示了“高度关注”:“陕西渭南警方带走报告文学作家谢朝平,是对作家创作权的侵犯。中国作协将严密关注事态发展。”

该协会(全国文协)组建于1949年7月,比人民共和国诞生还有早。此后被难作家不知凡几:胡风、丁玲、艾青、傅雷……刘晓波、仇子明……诺大机构,赫赫名人一掳一大把,从来都是敛气屏声、随风转舵,到了2010年9月,居然“有必要将会采取进一步行动。” 哗!共产党到底不领导谁了——陕西省公安厅,还是中国作协?

无独有偶,就在老谢被抓的这几天,敦煌学者萧默的《一叶一菩提》,用辛子陵的话说,一本平和、理性,近乎佛家禅语的书,从遭遇“有关党政机构封禁、速禁、禁绝”的边缘起死回生,已经正坐书架安然等待读者青睐。更有趣的是,因为印刷铁流等苦难右派《往事微痕》的廊坊某厂马老板,惊喜地亲自登门报告:被国保大队诈去的人民币捌万元,“主动退还”啦!

算是好消息么,我们手无缚鸡之力的“敲字人”而言?不敢不“疑似”啊。虽然温家宝不出席上海世博,反在深圳公开主张民主、自由、法制;虽然“全国依法行政工作会议”适时召开——老谢拘押渭南已近三周,还不见依法“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莫非说说移民的事,属于“审查批准时间可延长至30日的”的“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刑事诉讼法第69条第2款)?进京抓他的警察对此不会一无所知吧?当然,牛有牛路、鸡有鸡道:和“上头交代”相比,刑事诉讼程序也就是个P。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