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评论﹕又一个“假如我是真的” 

中国作家师东兵最近因涉嫌诈骗很多高官和商人而出庭受审,引起很多议论。 一个作家,在中国当今权和钱掌握一切的体制下按理应该是去拍有权有钱的人的马屁的,这些人怎么会倒过来去上他的当受他的骗呢?

2010.09.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这是因为师东兵不是一般的作家,而是所谓红色作家内幕作家。他出版或发表过难以计数的涉及中共高层内幕的作品,中共三代领导人几乎被他一网打尽,都在不同程度上被他“披露”过。但仔细读他的这些文字,几乎没有什么是触犯了政治禁忌的。例如他从来不提毛泽东对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的责任,很少提“反右”那一段,从来不碰“六四”。所谓“内幕”都是一些避实就虚,避重就轻的政治琐事和恩怨纠葛。总体来说他对中共是赞美的,这就是尽管“披露内幕”是他的广告词,他难得被中宣部关心过。 他的创作体裁或者是采访记,或者是回忆录,或者干脆就是虚虚实实的所谓“纪实文学”,很多地方有绘声绘色的对话和场景描写,这些对于职业历史学家来说很难当真,但很投合很多一般读者的好奇心。

中共高层政治可以说是一个发光的黑匣子。黑匣子指的是信息封锁,发光是说宣传机构对领导人的美化和神化。如果一个作家出来在这个黑匣子之外披露一点“内幕”,很容易受到读者的关注,尤其是在80和90年代的时候。师东兵正是那个时候成名的。所以师东兵在中国的走红,是钻了中共高层政治信息封锁和神秘化的空子。 

但师东兵不满足当一个“红色内幕作家”,游走在黑匣子的边缘。他利用一些人相信自己和中共高层的所谓关系而行骗,对他们许愿,说可以帮他们找关系走门路,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很多人就找到他,明码开价要得到这个官位或那个项目。根据揭露出来的材料,甚至深圳市的领导许宗衡都曾经找过他的门路。

但师东兵自己也觉得很冤枉,他说自己才是受骗者。有些人是自己找上来的,有些人则是要利用他,他从来没有收过他们的好处。他说的这些都有可能。中共官场本来就是一个尔虞我诈的地方。被人骗的会去骗人,骗人的难免也会被人骗。这种相互利用和欺骗更接近真相。所以,师东兵觉得冤枉也是有道理的。

像贪污腐败一样,骗子也是任何时代都有,那是利用人性的弱点。但今天中国的骗子是这个制度制造的。早在改革开放之初作家沙叶新就写过一出戏,叫“假如我是真的”,说的是一个青年伪装成高干子弟去行骗一再得手,被揭露后锒铛入狱,感叹说假如 我是真的高干子弟就不至于被关起来了。这出戏触到了官方的痛楚,很快就禁演了。但类似的故事却一再发生。

师东兵今天受审,是因为他的神通并不像他吹嘘的那么广大,所以那些人要去告他。如果他真的和那些“党和国家领导人”关系密切的话,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