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评论:让猫吃辣椒――毛泽东的绝招

这个周末是毛泽东的冥诞,一个让很多毛左派思念不已心潮澎湃的日子。

2010-12-23
Share

mao_liu_zhou_art305.jpg
2008年11月,香港佳士得拍卖行推出当代中国画家曾梵志的油画《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法新社2008年10月20日图片)

有关毛泽东,人们说得已经够多了,但似乎还是有议论不完的话题和分析不完的问题。针对这种现像,有人说这就是毛泽东的魅力。 

今天在这个节目中我们就从毛泽东的一段不太被官方广而告之的谈话中看看这个所谓的伟人的一个侧面,从中也可以了解到究竟是谁才会觉得他有“魅力”。 

这个谈话发生在50年代中期的上海。毛泽东当时正在处理对民族资本家的社会主义改造问题。一次在召见过一批资本家后,毛又召见了刘少奇和周恩来。毛泽东向他们问道:你们知道猫是不吃辣椒的,但你们能不能让猫吃辣椒?
 
刘少奇说:“这还不容易?你让人抓住猫,把辣椒塞进它嘴里,然后用筷子捅下去。”

毛泽东很不满意地摆了摆手:“决不能用暴力,每件事应该是自觉自愿的。”
  
周恩来说:“我首先让猫饿3天,然后,我把辣椒裹在一片肉里,如果猫非常饿的话,就会囫囵吞枣般地吃下去。”

毛泽东也不同意,因为在他看来,不能用欺骗手段愚弄人。
  
他的办法是:“可以把辣椒擦在猫的屁眼上,当它感到火辣辣的时候,它不但会自己去舔掉,还会感到刺激和兴奋。”

听毛这么一说,三人都哈哈大笑。

这段故事是从毛左派的角度来叙述的,所以毛泽东不同意刘少奇的办法就说明了毛泽东反对暴力;而他不同意周恩来的办法就说明了他也反对欺骗。其实这两点都站不住脚。因为毛的办法本身就比刘少奇的办法更有欺骗性,比周恩来的办法更有暴力性。不但如此,和刘少奇赤裸裸的暴力或者周恩来精心安排的欺骗相比,毛的办法结合了暴力和欺骗,实际更阴险毒辣,更没有人性,而他竟然还把这叫做让猫“吃”辣椒。 毛之所以不同意刘和周的办法,并不是因为他们使用了什么暴力和欺骗,而是因为不如他的办法高明。他的办法是让猫自己去舔它本来根本就不愿意去碰的东西。不但舔了,还心甘情愿,甚至还觉得刺激和兴奋。

毛泽东在那个时候对让猫心甘情愿舔辣椒这个难题如此感兴趣,不是没有原因的。50年代中期,正是社会主义改造轰轰烈烈的时候。所谓社会主义改造,说穿了就是让人们去做他们在正常情况下决不愿意做的事情,例如让业主放弃财产,让农民放弃土地,让知识分子放弃独立思考,等等。怎样才能让人们去做这些他们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呢?毛想到了他从小就观察到并从中得到启发甚至感到了乐趣的这个让猫舔辣椒的过程。
                           
我们完全有理由设想:毛对这个过程印像如此深刻,很可能是因为他亲身干过。因为按照他的认识论,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只有从实践中得到的知识才是真知识。
 
我们都知道毛泽东的政治生涯就是一部充满了暴力和欺骗的历史。这里的暴力和欺骗针对的倒还不是国民党,而是那些属于“人民内部”的“分子”甚至自己的同志,例如彭德怀和刘少奇。可以说离开了暴力和欺骗就没有毛泽东思想。但从毛泽东对让猫违背自然本性去舔辣椒这个办法如此难忘而且推崇我们可以知道,实际上毛泽东心理的阴暗和歹毒远远不是用暴力和欺骗可以概括的。在这种阴暗和歹毒的背后,是对人性的深刻的蔑视。在毛泽东看来,人和猫没有差别,他们都会去做他们在正常情况下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只要你把辣椒涂到他们最感到难受的地方,他们就会心甘情愿地按照你的意愿行动了。 

任何一个人,如果他对毛泽东的让猫心甘情愿舔辣椒的办法不但津津乐道,而且对这个“伟人”更加崇拜,只能说明他的心理和毛泽东一样远离正常人类的世界。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