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二零一六的中國政治


2017-01-06
Share
com-quote620.jpg 胡少江評二零一六的中國政治。(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人類已經跨入公元二零一七年。對中國大部分民眾而言,與其他年份相比,二零一六年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但是,就中國政治的發展走向而言,二零一六卻是一個值得一說的年份。這一年發生的一些事情,或許對中國今後幾年有著不可忽略的影響。

中國政治舞台過去一年發生的最重要的事件是習近平登上“黨的核心”的神壇。這是習近平在二零一二年正式接任黨的總書記以來一直想努力達到的一個階段性政治目標,經過不斷地黨內試探和運作,這一目標終於在去年年底的中央全會上達成。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習近平進行了大量的准備,也承擔了不小的政治風險。在他的潛在競爭對手薄熙來因為王立軍事件而自我爆炸之後,處於維護共產黨統治和消除不確定性的需要,他的前任胡錦濤和江澤民等政治力量達成共識,共同扳倒了野心勃勃、不按規矩出牌的共產黨內的異數人物薄熙來。

習近平接任總書記之後,迅速擴大其前任廢黜薄熙來的政治戰果。他巧妙地通過得到民眾擁護的反對黨內腐敗的方式,不僅僅將自己的政治競爭對手薄熙來永遠地定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而且還將在政治上與薄熙來聯盟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兩位軍委副主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中央書記令計劃等一網打盡。

歷經數年、終於在二零一六年收官的這一政治戰役達到了至少三重目的:一是徹底埋葬了習近平最公開而且最強有力的政治競爭對手;二是由於它是以反腐的名義進行的,因而也通過這場戰役收獲了不少民意;三是達到了在黨內高層敲山震虎的功效,至少在最近幾年內,那些潛在的黨內政治對手被迫處於守勢。

在所有這些過程完成之後,習近平“晉級”為“黨的領導核心”便成為順理成章之事。事實上,從二零一六年初開始,習近平便已經通過他的一些擁戴者進行了一系列的試探,其中包括時任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等人在人代會等政治場合公開散布擁戴“習核心”的輿論,到了年底,這一努力終於修成正果。

過去一年,習近平還抓緊進行了黨內人事調整,所有的人士調整大體有三個特點,一是那些在歷史上與習近平工作有過交集並得到信任的人迅速得到提拔;二是所有與現任政治局常委有過工作交集的人的提拔都得到了限制;三是習近平所喜歡的人大部分都是沒有正規學歷,二是諳熟黨內傳統的官僚居大多數。

除了建立自己的核心地位和快速提拔“習家軍”班底之外,習近平進一步向世人亮明了自己的政治本色。與鄧小平的實事求是和江澤民的崇尚現代文明迥然而異,習近平公開表明他是毛澤東的繼承者,他壓制了當哪位一切對毛澤東的公開批評,拒絕對毛澤東發動的文化革命進行徹底清算,對毛的崇拜和效法一目了然。

過去一年,習近平和他的執政黨對中國社會不同意見的打壓力度超過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的任何一個時期。他們對中國媒體實行了最嚴格的控制,封閉了大量不聽話的網站,沒收和收編了一些曾經具有公信力的媒體,對那些挑戰一黨專制和司法不公的律師們則進行了最不講道理和不遵守法治的鎮壓。

綜上所述,二零一六的中國政治以進一步加強政治控制為標志,正在向世界展示一個向斯大林-毛澤東的政治治理模式的中央集權制度快速回歸,無論是習近平的毛式政治領袖地位的建立,還是對中國黨內、社會中不同意見的空前打壓,二零一六正在開啟又一季中國的政治寒冬。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