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三鳥” 棲身的香港前途堪憂


2016-01-15
Share

本周三,香港特首梁振英發表了上任後的第四個施政報告。不出眾人所料,梁在報告中回避了一些社會關注的重大話題。例如,被民眾稱之為“網絡二十三條”的“網絡版權修訂條例”、接連發生的衝擊“一國兩制”基本政治制度的數位香港出版人失蹤、特首違反民意強行任命強硬的親北京人士擔任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等的問題在施政報告中未見蹤影。報告有意將重點擺放在一些民生問題上,以期爭取平緩已經日益失去的香港民意。

政府關注民生,這本是題中應有之義。但是假如只是玩弄手段,通過在特定的領域撒錢的方法來收買民心,這並不一定符合香港人的利益,民眾也一定不會買賬。錢是香港人賺回來的、攢起來的,香港人對此心知肚明。政府花香港人自己的錢來收買民心,不容易達到它想要的政治效果。尤其是,特區政府拿香港人賺的錢去迎合北京政府的政治意圖,例如,花錢吸引相關國家的留學生,以配合北京的“一路一帶”的政治口號,這種花錢的方法就更難服眾。

香港是個彈丸小地,靠著好的政治法律制度和良好的世界環境,也靠著香港人本身的辛勤勞動,一度很是繁榮。但是現在香港人越來越看不到前途,這種狀況的出現是有原因的。從組成香港社會的三種人和他們的經濟政治地位來觀察,尤其是加上北京對香港的無理干涉這個大背景,人們對香港的悲觀態度非常容易理解。除了代表北京管制香港的買辦門之外,人們可以將香港社會的主要組成比喻為“三種鳥”:麻雀、候鳥和禿鷲。

麻雀代表的是社會底層,他們日益辛勞,為的只是養家糊口。他們的命運與香港的命運聯系最緊密:他們的生存和發展完全取決於香港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穩定。在現有的政治制度之下,他們缺乏基本的政治權利,香港特區政府的官員們的眼睛只是盯著“北大人”,無暇顧及這些“小麻雀”的訴求。從統計數據上看,香港人的人均國民收入位列發達國家和地區,但是作為基本生活最重要的要素,香港人的住房條件根本無法達到發達國家的水平,可以說連中等收入國家都不如。這種狀況正在將越來越多的青年才俊驅離香港。

有幸爬上中產階級地位的香港人,許多是持有外國護照的香港人,其中包括數十萬本來就根植海外的外國人。他們多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專業人士,工作和居住在香港,但是對香港的政治環境和管制香港的北京政府沒有認同感,所以並沒有把香港當作“永久的家”。對他們而言,香港只是一個賺錢養家的地方,一有風吹草動,他們就會揮手離去。就像是候鳥一樣,氣候一旦有變,便會輕易脫身。正因為這種候鳥心態和地位,他們不像其他主權國家的中產階級那樣為了自己的政治權利而義無反顧,這也是香港的民主陣營勢單力薄的重要原因。

至於香港的有錢人,無論是跨國公司的高級白領還是香港本土的富豪,他們的發達大都與中國大陸的發展有關。他們就像是在大陸和其他地區尋找食物的禿鷲一樣,不斷地盤旋,尋找賺錢的機會。對他們而言,香港只不過是一個離覓食之地靠近的棲身之所。他們雖然以香港為據點,但是香港的容量太小,不足以支撐他們發達。這些人不會冒著得罪大陸政府的風險支持任何爭取政治權利的民主運動,香港本身的發展與他們干系也不大。

從歷史發展看,沒有中產階級的積極參與,民主發展就缺乏中堅力量。而香港的中產階級中最有實力的那部分人,卻有著候鳥一般的心態,這是香港民主運動的一個致命傷。至於底層民眾,他們在政治權利被剝奪的情況下,很容易傾向於激進的政治和社會訴求,而激進的訴求則會進一步將富有的階級驅離。更加上本來就與大陸官府有著盤根錯節的關聯,富豪們一方面樂於看到北京政府壓制香港的民權和民主運動,另一方面也隨時准備在社會衝突加劇時撤離香港,這會使得香港的前途更加暗淡。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