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美方贏得了第一個戰役勝利

2020-01-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美東時間周三(15日)中午,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華盛頓簽署了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從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備忘錄宣稱「中國偷竊美國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並要求貿易談判代表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關稅,掐指一算,美中之間的貿易戰已經持續了22個月之久,其間,包括特朗普和習近平在內的兩國領導人進行過多次會晤,兩國的經濟管理團隊更是進行了十數輪的磋商,美國方面多次公開宣布雙方幾近達成協議,爾後又指責中方出爾反爾,撕毀承諾。在近兩年的時間裡,世界市場也一直隨著兩個大國之間談判的「接近成功」和協議草案的「推倒重來」起起伏伏。

國際市場對美中兩國「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總體反應正面。目前人們普遍關心的一個問題是美、中兩國究竟是誰是贏者誰是輸家。從市場的反應看:協議簽署後的兩天裡,美國的股市不斷衝擊歷史記錄;香港和中國上海及深圳的股市對該協議的反應平平。從兩國領導人的肢體語言看,協議本應該由雙方級別對等的官員來簽署,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刻意回避了親自出面簽署協議,改派副總理劉鶴出面;美國方面簽署的並不是與劉鶴對等的官員,而是由總統特朗普自告奮勇親自簽署協議。由此可見,特朗普將此看成是自己的一個勝利,而習近平卻不願意出面承擔責任。

據說為了說服中國民眾中國不是輸家,中國方面在協議的中文翻譯上花了很大的功夫,既要保留協議滿足美方提出的一些重要要求的基本事實,又不要讓中國領導人太失臉面。從現有的英、中兩國的文本對照看,中方團隊真是不容易。當然從某種意義上講,這個協議僅僅是一個階段性協議,美方提出的一些最重要要求並沒有在這一協議上得到體現;但是從另一個方面看,所有達成的協議條款,基本上都是美方提出要求,中方正面回應,在幾乎所有的貿易爭論問題上,中方基本上都滿足了美方提出的要求。因此可以說,從戰術上看,美方贏得了第一個戰役的勝利。

從這個協議的前幾章不難看到,絕大多數的條款都用「中國應提供」、「中國應規定」,「中國應該(做到)」等等的非常強硬的祈使句,而在相同的條款中,美國方面的表達基本上都是:「美國現有措施所提供的待遇與本條規定的待遇相同」,「美國現有措施可對假藥和相關產品採取有效而迅速的行動」,「美國現有的執法程序允許權利人針對在線環境中發生的侵權行為提起訴訟」等等,這些表述都表明,這些條款都是中國應該進行的改變,而美國並不需要進行任何改變。換言之,是中國單方面對美國作出的讓步。

對於特朗普而言,除了要求中國在這些法律制度和管理程序上公開透明和改革之外,他還成功地要求中國增加對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產品的購買,我想他之所以願意簽署分階段的協議,是急於通過這些有形的成功增加總統競選連任的籌碼,而處於弱勢的中國則不得不給特朗普這些籌碼,換得美國同意將前一段在貿易戰中對中國輸美產品增收的關稅分階段降低或者緩增。如果以貿易戰開戰之前狀況作為參照,美國對中國輸美產品的關稅依然存在,而中國則一方面同意大幅度增加對美國產品的進口,另一方面還承諾在保護知識產權等更廣泛的領域作出讓步,假如任何時候中國沒有兌現作出的承諾,美國有權重啟進一步增收關稅的懲罰。

當然,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簽署還不能看作是美國對中國取得的戰略性勝利。首先是美國方面同意將有些更重要的問題留待在下一階段的談判中解決,其中包括中國執政黨視為執政根基的國有企業的補貼和其他更根本的制度改革問題,這些問題對於建立起一套真正公平透明的世界貿易體系十分關鍵;與此同時,中國執政者在兌現承諾方面歷來乏善可陳,目前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和就業壓力增大,它不得不做出一些讓步,但是一旦形勢變化,它隨時可以翻臉撕毀現在的承諾。從這個意義上講,協議的執行和下一步的談判將更加困難,也更加重要。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