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那些為中國當局拘留八位「造謠者」點讚的中國人,你們在懺悔嗎?

2020-01-3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從12月8日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患者前往醫院就診,到上周四(23日)武漢市宣布決定禁止人員離開武漢,其間經歷了整整一個半月的時間。在這個半月裡發生了許多事情:首先是官員們對致命性疫情的發展三緘其口,隨後則是在公眾的極度焦慮中政府才扭扭捏捏地披露一些信息片段,再後則是突然封城甚至封省,而且是全國各地的各級官員爭相封堵來自湖北武漢的人員,以此表現自己的「硬核」管治效率。也就是在這段時間裡,病毒從原發地武漢走向全中國所有31個省、直轄市和自治區,也走向了台灣、香港、澳門,然後奔向美洲、歐洲、大洋洲、非洲。

在這近50天的時間裡,中央政府和地方官員本來可以更早一些向世界公布武漢冠狀病毒性肺炎傳染的真實信息,假如他們這樣做,後來發生的人民的生命財產損失將可以大幅度地降低,但是中國的官員們沒有這樣做。據武漢的市長說,武漢市政府之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裡發布疫情信息,是中國的法律不允許他們這樣做。但是,在武漢市政府的權力範圍內,這位市長和他的上級以及同僚們在知情之下卻做了很多蠢事,他們沒有及時關閉導致疫情的海鮮市場,他們允許和鼓勵了地方社區的萬人宴席,湖北省的書記和省長還組織參加了大型的聯歡活動。

他們所做的這些事不僅不利於疫情的控制,而且可能助長疫情的蔓延,是將武漢、將全中國、乃至於將全世界推向更大的危險之中。然而,所有這些蠢事加起來,還是比不上另一件事情的愚蠢程度,那就是,在2020年元旦武漢警方宣布「依法查處」了八名「散布武漢肺炎謠言者」,因這些人在微信群裡最早發布了「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七例SARS」的消息。現在人們終於知道,這八位的身份都是醫生。他們通過三個微信群發布了上述信息:武漢大學臨床醫學04級群、武漢協和醫院紅會神經內科群、腫瘤中心群。

救死扶傷的醫務人員,在專業人員之中分享嚴重影響公眾安全的疫情爆發的可能性,提醒自己的同行們採取必要的措施,救治病人、保護公眾,同時也保護好自己。如此正常的專業行為、如此有利於社會的善行,竟然在中國被政府視為違法行為,這是何等的荒謬!不僅如此,有些醫療單位懾於政府的威力,竟然也參與了對這樣的醫務人員的迫害,院方出面約談,向有關醫生施加壓力,並且要求他們認識所謂的「錯誤」。醫院本來是治病救人的機構,在中國卻變成了依附於專制政府控制言論、打擊警告疫情蔓延的正直醫生的工具。這又是何等的荒謬。

不要以為行為荒謬的僅僅是政府和醫院,據統計,在武漢警方「依法查處」了這八位醫生的網絡信息公布之後,竟然立即得到了4萬多網民的點讚。這些中國人,甚至在自己的生命危急關頭,不僅急切地出手打擊那些保護自己、敢講真話的同胞,而且還急切地為那個正在將他們、他們的家人、他們的同胞推向死亡邊緣的專制力量點讚,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這更荒謬的事情嗎?很不幸,這個荒謬得似乎不真實的事情真真確確地發生在21世紀的中國,發生在產生過歡呼凌遲民主英雄袁崇煥、圍觀刀斬維新義士譚嗣同的、具有「悠久」愚蠢歷史的中國。

不要以為給武漢警方點讚、對八位醫生落井下石的只有4萬網民,這樣的人在中國比比皆是,他們無原則地為那個壓榨他們的專制政府的所有荒謬行徑辯護,依從那個政府的意願,瘋狗般地撕咬任何敢於揭露黑暗和呼喚光明的人。這些人其實並不是特權階級的成員,而只是一般的普羅大眾,因為中國的特權者是不屑於參與這樣的與愚昧的群盲共舞的,但是這些普通人比那些特權者們更樂於在公眾場合彰顯自己與執政黨、與領袖的一致,並且樂此不疲地在種種對真知灼見者的圍剿中尋找自己那一點點可憐存在感,直到自己被也被黑暗力量送進精神和肉體死亡的深淵。

在武漢病毒肆掠中國的今天,在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都已經暴露在病毒的威脅之下的今天,我想問問那些在網絡上參與圍剿八位「造謠醫生」的人們,還有那些在心底無條件地為政府殘暴鎮壓言論自由的惡行背書的人們,你們在懺悔嗎?你們還有能力懺悔嗎?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