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中國困境和太子黨責任


2016-02-26
Share

中國真的病了!經濟方面的困難越來越嚴重:增速下滑趨勢不減,就業壓力日益加大;結構轉型不見實效;與讓市場發揮配置資源的承諾背道而馳,政府越來越多地侵蝕市場的地盤;金融市場空前混亂。在國際關系方面也越來越緊張:與日本和南海諸國的領海爭端不僅無法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反而在多邊國家場合日漸孤立;中國和美國的關系處於自“六四”鎮壓以來的最低潮;連依靠中國輸血來維持統治的金家王朝也不斷地讓中國領導人束手無策。

不僅在棘手的經濟和外交領域,中國共產黨在過去自認擅長的政治領域也越來越失控:黨內反腐處於焦灼狀態,最高領導人和官僚系統的關系空前緊張,上上下下官員通過不作為進行反抗已經成為一個新常態;鄧小平時代開始提出的黨政分開的行政管理改革已經完全廢止,政府的作用公開被各級黨的組織代替,置法治於不顧的共產黨“令行天下”的做法已經由羞羞答答變成明火執仗,國家的治理方式越來越向政治恐龍時代倒退。

客觀地講,中國目前的困難,一部分來自於常年積累的矛盾井噴;另一部分則是由於現執政者的“亂政”所造成。經濟結構的矛盾、中國和世界其他大國之間的利益衝突、政治上的腐敗積重難返等均非始自今日,但是金融領域集中爆發的亂像,外交上的四面樹敵,吏治的空前低效,以及法治和市場等改革領域的全面倒退卻是當前的執政集團帶給中國的。三年左右時間中國政治經濟外交局勢的發展,有著中國當政的“太子”集團深深的性格烙印。

中國的太子集團有兩個鮮明特征。一是“志大才疏”,面對中國這樣一個大國、這麼交錯的經濟利益衝突和復雜的國際局面,他們應對失策,或者說是胸中無策。從他們打天下的父輩那裡,他們接下了“天下舍我其誰”的情懷,卻沒有他們的父輩那般在戰爭環境和政治鉸殺中被淘汰選擇的經歷。他們今天的高位,基本上是憑借父輩庇蔭、制度優待的結果,這種優裕的成長環境使得他們沒有真本事,更談不上能夠系統地、有前瞻性地解決復雜的社會矛盾。

太子集團的第二個特征是“蠻橫”,這種蠻橫與街頭的潑皮無賴並無二致,只不過手中有權、有錢、有國家機器,便要千方百計地讓那種混混的流氓勁頭顯得高尚一些。但是說到底,還是那種不講理、不講法的“流氓範兒”。例如,明明是用國家的財政補貼支撐,卻偏要國家機器、軍隊警察、甚至新聞媒體都“姓黨”,誰對此說不就“揍”誰。明明自己的章程寫著可以保留意見,但卻公然將“妄議”列為一項政治罪名用以黨同伐異。

這種蠻橫除了講不出道理,也不願意聽人家講道理之外,似乎還有走夜路唱歌壯膽的原因。就在昨天,中國的外交部長王毅居然到美國的首都華盛頓去宣傳共產黨領導中國的合法性、社會主義的優越性等。這樣的事情鄧小平從來不做, 鄧的蠻橫只是對國內的,而且是只做不說的。江澤明、胡錦濤也不這樣做,他們都是技術官員,只是為共產黨“看家”的,犯不著厚著臉皮滿世界去露怯。只有“太子黨”,傻乎乎地拿著無知當勇氣,滿世界丟人。

“太子黨”的蠻橫和無知是中國的劫數,但也可能是中國的出路所在。相比較技術官僚的膽小謹慎和無所作為,太子黨們的蠻橫可能會給一些“受虐狂”帶來感官上的一時快感,但是這種快感很快會隨著局勢的惡化消失的無影無蹤。當“無策”和“蠻橫”給中國帶來更加深重的災難時,當沒有一個中國人能夠從這種災難中置身事外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人就會質疑產生如此滑稽弱智政治領導集團的體制,現代中國的未來就會開啟。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