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王毅現象

2020-04-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是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災難性外交路線的忠實推行者。在他擔任外交部長的歲月裡,在習近平的「親自」指揮下,中國外交完全背離了鄧小平開啟的和平外交路線,快速墮落到被全世界文明發達國家鄙視和反對、被少數落後流氓國家吹捧和利用的可悲境地。作為一個「紅衛兵」出身的外交部長,王毅在國際舞台的表現頗有特點,也頗為傳神地體現了習近平本人的思想和做派,分析王毅所說、所做,能夠幫助世人理解這一代中國領導人是如何繼承毛澤東的那一套反文明、反現代的衣缽。

王毅是臭名昭著的「中國邏輯」在外交領域的鼓吹者和踐行者。人們一定不會忘記四年前在加拿大發生的一起外交事件。在與加拿大外長舉行的聯合記者招待會上,一位加拿大女記者向加國外長提問,她引述當時香港書商被大陸特工在海外綁架失蹤的事件,提出了中國存在的侵犯人權的問題,並問加拿大外長:在這種情況之下為甚麼要與中國保持更緊密關係?加拿大政府如何通過這種關係來促使中國改善人權?作為客人的王毅全然不顧外交禮儀,喧賓奪主地「搶答」記者本是對主人的提問。

他不僅完全回避了記者提出的問題,而且還向該記者發出了一連串反問:你了解中國嗎?你去過中國嗎?你知道中國現在已經成為人均8000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嗎?如果我們不能夠很好地保護人權,中國能夠取得這麼大的發展嗎?你知道中國已經把保護人權列入了我們的憲法嗎?王毅不僅自己拒不回答提問,也沒有讓女記者回答他提出的問題,而是令人厭惡地繼續自說自話:「最了解中國人權狀況的不是你,而是中國人自己,你沒有發言權,而中國人最有發言權。」

加拿大輿論對中國外長的失態一片嘩然,以至於總理、外長等不得不通過正式渠道向中國政府表達強烈不滿。在這一事件中,王毅以中國共產黨領導人的發言人身份,完美演繹了不需要邏輯思維的「中國式邏輯」:事實是否客觀存在無關緊要,謊言與真實之間沒有區別,因果關係可以隨意認定,贏得辯論只需要剝奪辯論者的資格等等。根據他的這個邏輯,二戰前經濟增長迅速的法西斯德國可以被認定曾經擁有最好的人權,任何惡貫滿盈的人權侵犯者都可以聲稱自己對本國的人權紀錄最有發言權。

王毅越來越經常地在世界舞台上淋漓盡致地展示自己和中國執政集團的愚蠢和前後矛盾,這對中國的外交和中國人的形象造成的破壞無以復加。人們當然還記得,今年二月中旬,當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快速蔓延的時候,一些國家採取了撤僑和禁止中國旅客入境的政策,這些政策是必要和及時的,當時的王毅和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卻在各種場合抨擊這些國家的「過度反應」,指責這些做法引發了不必要的恐慌;而且還直接點名指責美國帶頭採取「非必要」的隔離措施,對貿易、旅遊、觀光造成衝擊。

幾個月過去了,新型冠狀病毒已經在全世界蔓延,正在奪取數以萬計的生命。中國政府對自己當初掩蓋疫情真相的錯誤沒有一絲一毫的歉疚,對當初反對其他國家攔截病毒蔓延的做法也沒有任何自責,反而理直氣壯地指責他國「浪費了中國爭取的抗疫時間」。對比一下在一個月之內中國外交部長前後講話中的自相矛盾,怎麼能讓世界相信他所代表的政府是一個誠實、負責任的政府?如果說,疫情蔓延的今天,世界上有一股對華人歧視的逆流,那麽王毅和他代表的中國執政者正是這股逆流的推波助瀾者。

王毅所代表的中國外交已經獲得了一個「美名」:戰狼式外交。據理力爭地維護國家利益和爭取國際朋友成為了一種過時的、軟弱的象徵,他和他所器重的那幾位外交部發言人正在進行一場競賽:看誰的態度更強硬,誰的口吻更具冒犯性,誰最能夠睜眼說瞎話,一句話,他們在比賽誰在把自己的臉皮摔在地上的響聲最大。這些當然不僅僅是中國外交部的風格,而是中國執政團隊的整體風格。他們以為這種霸道能夠體現大國風範,殊不知這不過是義和團在中南海勤政殿上的一場「沐猴而冠」醜劇。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