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镭射革命」和走向信用破产的香港警察

2019-08-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纷乱的香港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出现一个、甚至多个新的冲突热点。最新的热点是所谓的「镭射革命」。周二(6日)晚间,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在深水埗鸭寮街近北河街一带被5名休班警察截停搜查,发现其身带10支镭射笔。因为在近来的示威活动中有人用镭射笔照射警察,所以警察称这些为「镭射枪」,是进攻性武器,随即以涉嫌持有攻击性武器将方仲贤拘捕。而支持方仲贤的大学学者和学生们则称之为「镭射观星笔」,指其是观测天文星系的科学工具。

在拘捕方仲贤的过程中,从YouTube放送的现场视频看,一位警察用食指扼住方仲贤的颈部气管部位,方跌坐在地,被赶来的救护车送往医院,目前仍然因为高烧而留院治疗。著名的香港影星黄秋生看过视频之后,在脸书上愤怒斥责警察,他说,「用手指笃个(叉住)学生喉咙软骨,唔比佢讲嘢(不给他说话)。嗰个气管位(那个气管部位)好易死人㗎。个细路做咗乜呀?(这个孩子做了甚么事呀?)驶唔驶攞命呀?(要不要拿人家的命呀?)」

在拘捕方仲贤的现场,有数百名市民闻讯赶来支援,甚至包围了深水埗警署,现场气氛十分紧张;第二天,为了声援方仲贤,香港大专学界专门发起了在太空馆用镭射观星笔「观星」的活动,据说是要向警察「科普」观星笔功能,当晚太空馆附近的梳士巴利道近弥敦道路口挤满了人潮,天空镭射交集,「镭射革命」的呼喊声响彻维港上空。周四(8日),方仲贤坚持自己无罪,并拒绝取保候查,随后警察在搜查方仲贤的居所之后,宣布「无条件释放」方仲贤。

截至本文发稿,事态仍然在发展之中。连日来,方所在的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举行了多场集会抗议和静坐示威活动,其他高等院校的学生和许多市民则在网上发帖,谴责警察有选择地专门针对大学生和年轻人采取暴力执法。整个香港,声援方仲贤的呼声正日益高涨。警察方面则坚持,方仲贤所购买和持有的「镭射观星笔」是「可以用来作为攻击性武器」,因此他们截查和拘捕方的行动无可厚非,至于对警察当街采取的粗暴行为,警方则未作任何解释。

在许多人看来,由截查和拘捕方仲贤而引起最新这一轮的示威和抗议热点反映了香港警察正在面临的信用危机,自从6月9日示威活动开始以来,警察的一系列表现让香港人愤怒。先是对示威者近距离使用包括催泪弹、布袋弹在内的一系列危险武器,随后是与黑社会组织暴力活动之间所表现出的默契和放纵,再加上日益暴力的执法等等,人们认为警察已经沦落为政治工具,而不是维护市民安全的力量。普通市民和警察之间的对立情绪日益加深,冲突也日益加剧。

当然人们也非常担心警察对违法犯罪活动的随意定义。回顾「612金钟冲突事件」,正是警察对示威群众的「暴乱定义」加深了香港示威抗议暴力程度,警察不顾社会舆论的不满,无理而且傲慢地公然出面对向市民道歉的政府官员呛声,这一系列越权的政治行为进一步加深了市民对「警察治港」的担心。这一次,警察又自行定义「攻击性武器」,随意拘捕公民,这更让人们感到香港警察滥权的现象已经达到了极限。照此发展,香港法治社会的名声将丧失殆尽。

人们不难看到,香港警方的肆无忌惮正是由于中央政府和林郑月娥等对他们的政治纵容和支持,联想到在镇压「占中活动」中指挥暴力执法的警队高层在离职退休后迅速得到中央政府的破格提拔,这对于现在的警察高层更具有「利诱」的味道。警察权力的不受制约甚至被肆意放纵是极权社会的一个典型标志。中国大陆本身就是一个警察社会,现在他们正在试图将这一压制型的社会形态输出到香港, 因此香港市民表达出对警察专权的警惕和抗议是完全有道理的。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您的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是暴乱,不是革命!
是暴乱,不是革命!
是暴乱,不是革命!
真正的革命者,不需要戴口罩,穿黑衣,堂堂正正,铁骨铮铮!

2019-08-22 21:56

Henry Tan

Salinas, California

员警暴力执法不可取,但镭射笔用来照射人眼会对人造成伤害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学生将此笔带到学习和研究场所不会被员警拒绝和逮捕。但如果带到游行冲突现场当然会被员警制止。正如菜刀在厨房里不是凶器,可是你若将其带到冲突性极高的游行人群中,警擦发现了就会制止。这是一个道理。

2019-08-22 12:18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