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四中全會︰在黑夜裡高聲吟唱的極權制度的輓歌

2019-11-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十九屆四中全會日前在北京閉幕,不少對會議內容的猜測都被證實只不過是捕風捉影。例如,會前有人說此次會議將會增選政治局常委,從而給人們以習近平將為自己指定接班人的想像。這種分析是缺乏中國政治常識的,習近平一年半前冒天下之大不韙廢除了國家主席任期制,怎麼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又拱手將元首寶座讓給他人?當然這些政治猜測也並非全無意義,它凸顯了黑箱運作的政治制度所存在的權力繼承問題,以及由此帶來的政治、社會、經濟等的不確定性。這個問題在毛澤東時代以十分血腥的方式引人注目,習近平現在正在將其重新引入中國政治舞台。

從會後發表的公報和其他文件看,四中全會的主要議題有兩項︰習近平代表中央政治局作工作報告;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習近平工作報告的內容沒有披露,應該是與過去一年多來的國內外局勢有關,總體來講離不開美中貿易戰、香港局勢、中國的經濟困難等等。習近平需要讓中央全會為他在這些問題上的一些失敗的政策背書,用以熄滅黨內、尤其是高層的不滿。

會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充斥了陳腐的自我讚美之詞,內容空洞,以至於不少人讀完之後抱怨不知所云!其實,完全可以將這個決議看作是習近平強迫中國統治集團與他站在一起反對現代人類普世價值的一份「宣戰書」。洋洋萬言表達出來的只有一個基本意思,那就是︰習近平執政集團所堅持的極權制度是當今世界上最有效率的制度,中國共產黨絕不放棄對政治權利的壟斷!

眾所周知,上個世紀人類自由民主制度的發展經歷了兩個巨大挑戰,這兩次挑戰都給人類文明帶來了巨大的災難︰一個是希特勒所代表的國家社會主義和納粹制度對自由民主的挑戰,由此引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另一個是列寧斯大林所建立的以共產主義為名義的極權制度對自由民主的挑戰,這個挑戰將數以億計的人們關在鐵幕之後與野蠻和貧窮為伍。

在斯大林-毛澤東式的社會主義制度破產之後,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中國領導人有保留地選擇了擁抱市場經濟。人類文明的主流曾經期待,在市場經濟引領的經濟全球化給中國帶來了財富之後,中國在政治上將擁抱自由民主。但是這種期待破產了,中國人利用了全球化中的國際資本的乳汁,哺育出了中國式權貴資本主義的世紀怪胎,以毛澤東為「精神父親」的習近平在登上權力高位之後,利用全球化和市場經濟給中國奠定的物質基礎,帶領中國轉過身來向野蠻的斯大林-毛澤東式的極權政治制度和僵化的經濟制度加速狂奔。

習近平的政策當然引起了中國執政黨內部、中國的知識精英和中國企業家們的不滿,同時在國際上也徹底摧毀了那種對中國和平走向現代文明的美好期待。在國內,當人們認識到習近平復辟的趨勢的時候,開明派和改革力量已經無法制止中國這座大船撞向巨大的冰山;在國際,當西方認識到極權中國將給世界帶來的危害之後,開始丟掉幻想,全力阻止中國的極權制度像上個世紀的兩個極權政權那樣給全球帶來災難,這也是以貿易戰為表現形式的美中衝突的本質所在。

利用改革開放積累的物質財富,習近平在國內摧毀市場條件和企業家群體,在國際收買反對現代文明的勢力,試圖充當極權政治文化的全球領導者。他沒有認識到他的所作所為將難以為繼,因為沒有知識精英和企業經營的配合,中國創造財富的步伐將減緩直至停滯,而國際環境的變化將制止中國吸取發達國家的科技技術轉移成果。一個類似前蘇聯勃列日涅夫時代的「中國式停滯時期」必將出現,共產黨中國也難逃前蘇聯的命運。有智慧的人們不難看到,這一前景正在向中國逼近,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文件,則不過是中國統治者在黑夜裡高聲吟唱的為自己壯膽的挽歌。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