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兩種屠夫 一樣罪惡

昨天,一位九歲姑娘的葬禮在美國西南部的亞利桑納洲圖桑市舉行。這位姑娘的名字叫克利斯汀娜•泰勒•格林,她是上周六發生的一場野蠻的槍殺案的六位受難者之一。在那場瘋狂的槍擊中,還有包括一位代表當地的美國國會議員在內的十三人受傷。

2011-01-14
Share

槍擊者是一個持有極端主義政治立場的青年人,他用瘋狂和仇恨扣動了扳機。罪惡的子彈射向的不僅僅是與他持不同政見的國會議員和選民,更是美國的立國之本:言論和集會自由,還有國家立法者定期與選民的聯系。

克利斯汀娜的一生見證了生活中最好的一面。她有一個充滿愛的溫馨的家庭,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天早晨離開家庭時,她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爸爸,我愛你”。像其他孩子們一樣,她熱愛小動物。而且愛好廣泛:喜歡游泳、體操和跳芭蕾舞,還是地區棒球隊裡唯一的一個女隊員。她也是一個知道感恩的女孩,曾經充滿稚氣而又十分真誠地對媽媽說:“我們擁有一切美好的東西,我要回饋社會”。她的被害僅僅是因為她參與了眾議員與當地選民的見面會,而學習並准備著參與美國政治是她參加這次見面會的目的。

同時,她短短九年的生命也見證了陽光下最醜惡的東西。非常具有像征意義的是,她來到這個世界和離開這個世界都與巨大的悲劇相連,而制造這兩起悲劇的人正是那些對自由充滿仇恨的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在恐怖主義者操縱的飛機撞向紐約世貿中心的第一幢大樓後的四個小時零四分鐘之後,帶著第一聲啼哭,克利斯汀娜來到了這個世界。九年多之後,她又在一個濫用自由權利來剝奪別人的自由權利的瘋狂者的槍口下離開了這個世界。

幾天來,克利斯汀娜那張美麗的笑臉不斷地出現在媒體的頭條新聞中,她那雙清澈透明的眼睛令無數美國人心碎。美國的民眾和政治家們對於圖桑槍擊案這場悲劇正在進行深刻的反省。有的人重新審視美國政治的兩極化現狀,也有的人希望檢討美國的槍支管理制度。應該說,不論觀點如何,絕大多數人的思考都是真誠的。當然,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世界其他地方,也都有不少心理陰暗的政客們希望利用這場悲劇來攻擊自己的政治對手,或者攻擊美國的自由制度;他們想通過誤導民眾、利用人們的悲痛來獲取自己平時得不到的東西。

在悲悼這位亞利桑那姑娘和譴責那個造成悲劇的年輕搶手的同時,我不由得想到了這個世界上的另一類屠夫。在不少地方,不少人或者政治集團仍然在通過各種野蠻的手段來剝奪人們的自由,尤其是剝奪人們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他們的做法與那個襲擊世貿中心的恐怖主義者和亞利桑那州的瘋狂搶手時而相同,時而有異。絕大多數時候,他們是通過威脅和恫嚇來阻止人們的自由言論和自由集會;當恫嚇失效之後,他們便直接用機槍和坦克直接射殺爭取自由的民眾。雖然他們可能披著“政權”的外衣,但是其扼殺自由的目的則完全與恐怖主義這相同;而且他們對這個世界造成的危害比單個的恐怖主義組織和個人要大得多。這是我們在悼念那位美麗的美國小女孩的時候切切不可忘記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