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薄熙來事件的另兩層意義

王立軍事件終於正式演變成薄熙來事件。除了那些將薄熙來視為政治旗手的新、老“復辟派”們還有一絲連自己都不能信服的僥幸,希望薄熙來在今年秋季召開的十八大仍然能夠如期進入政治局常委會之外,稍有中國政治常識的人都明白,王立軍進入美國領館事件是薄熙來政治生涯的滑鐵盧。看來北京的決策層選擇了一個最佳時機動手,將王立軍事件升級為薄熙來事件,從而正式中止薄熙來的政治前途。

2012-03-16
Share
BO_XILAI0314_2012_AFP305.jpg
2012年3月14日,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人大閉幕式上。(法新社)


現在,局外人尚無法知曉的兩個變量是:王立軍手握引信的那顆政治炸彈的威力究竟有多強?薄熙來能否能夠識時務地金盆洗手,向自己的政治對手俯首稱臣,爭取政治上的軟著陸?假如王立軍揭露的材料足夠激怒中國當前政治格局中的主要派別,或者是薄熙來仍然對自己的政治前途有所企圖,那麼,那些希望能夠控制王立軍事件的規模,避免黨內爭鬥公開化,並且能夠讓薄熙來體面下台的“和事佬”會發現,能夠提供給薄熙來在政治上軟著陸的“跑道”事實上已經被摧毀。

除了世人談到的許多方面之外,筆者更注重薄熙來事件另外兩重意義:一是這一事件至少會在某種程度上暫時遏制中國近幾年來越來越囂張地向毛澤東路線復辟的政治浪潮。除了對中國官場腐敗、貧富懸殊的大量普通民眾利用毛澤東的名義對現實發泄不滿之外,中國有三股實實在在的“復辟”勢力。

一部分是那些毛澤東時代的紅色王公貴胄們的後代及其追隨者,另一部分是依靠黨內“逆向淘汰機制”爬上來的寵兒,他們除了毛的“教導”之外,對別的東西一概不知。最能說會道的那一部分則是那些對毛澤東殘酷的政治鎮壓沒有任何體驗,從西方的“新馬克思主義”、“托洛斯基主義”和其他左派哪裡生吞活剝地搬弄反主流、反現代的洋理論的中國學者。他們返回故土後,很快便發現了他們的“洋師爺”和毛式的“土理論”之間的共同點。

這三股復辟勢力雖然打著中國老百姓的旗號,實際上與普通老百姓根本不沾邊。他們只不過是留戀自己的家族過去所享受的特權,愚頑地堅持過時的東西,或者是標榜後現代的洋垃圾收集者而已。自從薄熙來到了重慶之後,這些人中的絕大多數迅速地彙集在薄的旗下。現在的局面,還真應了“樹倒猢猻散”那句老話。

薄熙來事件的第二個意義是在事實上結束了中國執政集團內部自“六四”以來一直實行的所謂一致對外,在路線問題上不爭論的局面。“不爭論”的發明者是鄧小平,而鄧小平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實用主義者。他心中的理想狀態是政治上集中權力,經濟上實行競爭。為了在政治上集中權力和維持一黨專政,他不能夠丟掉毛澤東這把刀子,不敢清算包括“反右”“文革”等在內的執政黨的惡行。

但是,經濟上的市場導向和全球化與政治上的專制保守在哲理上無法統一。正因為如此,主張徹底向毛時代的政策回歸的復辟派和主張徹底與現代文明接軌的改革派都借此發起進攻。鄧小平和他的接班人無法自圓其說,只有用“不爭論”來避免尷尬。薄熙來作為復辟派的政治代表人物,充分地利用了北京領導核心層在理論上的弱智和政治上的無能,公開地另辟蹊徑。現在薄熙來爆炸了,無論當局如何收場,恐怕都無法對薄的那一套政策完全回避。但是只要有回應,事實上就會開啟執政黨內對中國未來走向的爭論,就有開啟一種新的政治生態的可能性。(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