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美、中在二十国峰会前的较量

相当一个时期以来,美、中之间在实现世界经济复苏和双边经济关系上一直存在尖锐分歧。美国指责中国政府利用操纵人民币来鼓励出口,从而“偷走”了其他国家的工作机会,并且导致世界经济的不平衡。而中国政府则坚持美国应该对两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负主要责任。美国希望此次二十国峰会讨论汇率问题,由国际社会出面制止有关国家利用低估本国货币进行不公正国际竞争的行为;而中国则坚决拒绝在峰会上讨论人民币汇率问题。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争执不下,人们担心此次峰会将无果而终。

2010.11.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在美中之间关于人民币汇率的争执中,似乎中国占据了主动地位。这是因为调整人民币汇率的权力终究是掌握在中国政府手中的。美国所能够做的也就是在贸易上对中国进行制裁。但是,这种制裁在对中国造成伤害的同时,对美国也没有好处。而且不少卷入中国经济很深的美国金融和产业财团都不遗余力地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反对美国政府采取这类制裁措施。就在中国以为美国方面无计可施而安然的采取以静制动的策略的时候,美国最近的两个举动使得中国有些措手不及。

美国采取的第一个动作是,针对中国拒绝在国际峰会讨论人民币汇率问题,由财政部长盖特纳在上个月底提出了一个关于平衡世界贸易的建议,要求世界主要经济体承诺将贸易盈余控制在本国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四以内。这项建议看似并非单独针对中国,而且平衡国际贸易也名正言顺,中国政府很难拒绝国际会议讨论这个议题。但是如果中国政府不进行汇率调整,达到控制贸易盈余的目的并非易事。所以提议讨论控制贸易顺差在某种意义上讲与提议讨论汇率问题有异曲同工之效。

美国采取的第二个动作是,美联储在本月处宣布推出第二轮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决定到二零一一年六月底前购买六千亿美元的美国长期国债,以进一步刺激美国经济复苏。美联储同时还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零至零点二五的水平不变。对美国而言,采取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在短期内将能够起到刺激经济、增加就业的作用;同时增加货币发行和维持低利率,也将导致美元的贬值,而美元贬值对于增加美国的出口,减少其贸易逆差将起到好的作用。

货币贬值的副作用常常是通货膨胀,这对美国来讲并非是主要问题,一是当前美国国内的通胀率不高,宽松的货币政策并不构成威胁;二是由于美元是主要国际货币,被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用来作为储备货币,由于这以宽松的货币政策所导致的美元贬值的副作用将由全球来共同消化。由于这一政策,国际上以美元计价的商品价格都会大幅度上涨,对于那些坚持将本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的国家而言,就面临进口通货膨胀的威胁。如果这些国家想控制通货膨胀,增加本国币值恐怕是无法避免的途径。

在美国的双重政策进攻前,中国政府再也无法以静制动了。峰会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言辞激烈地谴责了政府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同时也拒绝了要求各国将经常账户的节余控制在本国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四之内的建议。但是,中国政府的反映是被动的。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除了不断地说“不”之外,没有能够提出任何可行的建议。这一现像反映了中国外交仍然缺乏与其大国地位相称的创造性思维。

二十国峰会已经闭幕,峰会前美、中这一轮的较量似乎有了一个结果:在二十国首脑一致通过的“首尔行动计划”中列举了各国政府的五项承诺,其中第一条就包括有汇率市场化的问题;同时争取平衡贸易也被写进了该计划的第二项承诺。美国总统奥巴马会后在首尔举行的大型记者招待会上对这次峰会接受美国的主要政策建议感到满意;而中国主席胡锦涛则在峰会后静悄悄地返回了北京。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