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中国经济的三大脆弱性

今年北京的冬季格外的冷,一反多年来在每年在年终的经济工作会议上高调重申控制投资和经济过热的做法,中国政府在这个年底第一次为中国经济的急剧减速而担心。

2008-12-26
Share

近一年来,中国股市的下跌速度不仅快于世界所有工业国家,而且也快于几乎所有的新兴经济体;中国的房市的萧条则刚刚开始,现在不仅高中档的商品房成交额大幅度下降,甚至连最近几年由政府出资建造的廉价房也出现了大量空置;企业倒闭的数量和失业的人口都出现了大量的增加,哪些主要的农民工输出省份已经感受到了数以百万计农民工回流的巨大压力;中国经济增长长期所依赖的出口从上个月起也出现了十几年来的第一次负增长;不少盈利的行业、甚至那些又国有企业所垄断的高额利润行业也出现了行业性亏损。

记得在今年的七月第和八月初,我为亚洲自由电台写了标题为《中国经济正在滑向危机》的三篇连续经济评论,有不少经济学者认为我是“杞人忧天”,甚至还有朋友来信与我商榷中国是否正在进入危机。在他们看来,在当时的世界经济危机中,中国经济正是“风景这边独好”,何来危机之有?然而时间刚刚过去五个月,我想今天仍然持有这种超乐观态度的学者和政策制定者们一定不多了。

当前中国的危机至少让研究中国经济的学者在三个问题上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一是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脆弱性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中国经济可以在一年之内急剧下降三个百分点或者更多,除了战争和严重全国性的灾害,这种经济速度下滑的绝对速度是世界其它国家都十分少见的。这种增长的脆弱性来源于中国经济增长质量的低下。具体说,它是来源于中国经济增长对超低的非自然的经济成本的严重依赖。维持这种超低的成本,尤其是维持超低的劳动成本和环境成本的不可持续性,可以使得中国经济增长的神话在任何时候迅速的破灭。

二是对中国社会对经济下降承受力的脆弱性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一旦中国经济下跌,中国社会、尤其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那些社会群体就会迅速地出现激烈的躁动。这种社会的脆弱性主要来自于中国在经济发展中所长期形成并不断加剧的分配不公和政治腐败,因此经济增长和人们对经济增长后改善生活的期待成了执政党唯一的合法性来源。一旦经济增长出现了问题,人们的信心顿失,从而对社会不公和腐败现象的忍耐度剧烈下降。这就像人们在银行出现问题时对银行进行存款挤兑一样,中国老百姓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可能出现对现有执政党合法性的“政治期待挤兑”。这种挤兑一旦出现,其发展将势如破竹。它不仅将吞噬三十年经济增长的物质成果,而且也将导致中国社会的全面断裂。

三是对中国经济对国际经济危机的免疫力的脆弱性的认识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前不久,不仅那些自大的中国经济民族主义者们,甚至西方的一些善于通过巴结中国政府讨饭吃的西方学者们都在抛售“中国经济独立论”。他们鼓吹,中国经济发展之快、之好,已经达到了这样一个程度,那就是中国完全可以依赖自己的市场和经济实力来实现可持续增长。这一神话已经在当前的危机面前完全破灭。虽然中国当前面临的经济危机有著自己的深层次的原因,但是西方的经济危机无疑使得中国经济危机雪上加霜。不仅对当前经济危机的强度有明显的影响,而且对于中国解决危机也带来巨大的约束。这一点,只要从中国政府最近在增加出口方面所做出的种种努力就不难看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