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中國玻璃心的自我歧視

2020-02-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武漢肺炎席捲全球,因中國官方一再隱瞞疫症,令病毒傳播一發不可收拾;由於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不少以往會來香港的中國遊客,改往日本與新加坡,於是這兩個地區的疫情,竟然比起香港更嚴重,亦引致全球對中國人播散疫症的恐慌;而由於停泊在日本的鑽石公主號,更爆發幾百宗確診疫情,於是代表多家郵輪公司的國際郵輪協會(CLIA),更宣布全面禁止曾在過去14日到訪中、港、澳三地的人士登船;而亦有郵輪公司進一步宣布,凡持有中國、香港或澳門護照的任何乘客,亦不歡迎登船。

早前德國有位華人患者,只因其父母到訪而感染武漢肺炎,再在辦公室傳給四個德國同事,正說明即使期間未去過中國,從親友也可以感染病毒;因此在疫情如此危險的時候,郵輪公司的做法,是絕對可以理解的;然而有位住在加拿大的中國人,卻投訴被「歧視」──理由是自己已成為加拿大永久居民15年,卻不願持有加拿大護照,而繼續使用中國護照;由於中國不容許雙重國籍的政策(香港例外),這些仍要在中國大陸保留戶籍身份的中國人,在成為了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後,自己選擇了不入籍,選擇做中國人、使用中國護照,同時享受中國人與加拿大人的福利;偏偏全球疫症發生時,就不願承擔做中國人的責任,說別人是「歧視」,當事人甚至對記者聲稱,這是「種族歧視」,又突然間把國籍說成是種族了,絕對是荒謬絕倫。

如今真正對國籍作出「種族歧視」的,絕不是加拿大、美國以至歐洲的民主國家,因為只要符合入籍條例,不分種族都可以成為該國公民;加拿大與美國甚至還保留了屬地主義,即只要在該土地出生,就自動成為該國公民;反之在中國或香港,所謂「中國血統」將會界定你有沒有中國國籍,而沒有中國國籍,即使在香港出生,嬰兒都不會成為永久居民,而必須住滿七年。正是中國「種族歧視」非華人血統的法律,平日只看血統,說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是中國人的種族觀念,這些中國人從來都支持到底;如今卻因為自己的利益受損,卻反咬一口說別人是歧視,絕對是荒謬絕倫──當事人自己拒絕成為加拿大國民,拒絕加拿大國籍,那麼別人當你是中國人,又怎麼會變成歧視?

近日香港的一群「港漂」,不斷誇張在香港「被歧視」的情況,針對某餐廳不接待普通話客人,疑似向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作出了投訴;而香港這家平機會,忽然又指控該餐廳不接待普通話客「可能」涉及歧視;對比起幾年前,有親共團體在香港電台抗議中,舉起反對「英國狗」的橫額,當時的平機會卻聲稱「英國狗」不涉及歧視,或一堆親中士聲稱「國籍」不是種族;如今為何語言又成為了種族了?為何不說普通話,又竟會變成「種族歧視」呢?

香港人在中國大陸說廣東話被無視;在中國的酒店不被視為中國人而是外人,必須住宿接待外國人的酒店;在旅遊景點要付外國人的收費;而在香港,大量的餐廳餐牌不設英文,侍應不懂說英語,從來政府以至平機會都不認為是問題;那麼為何拒絕說普通話,就是「歧視」呢?

為何平機會官方即時採取行動呢?答案大家都心中有數──就是普通話是中共殖民政府最重視的事項,拒絕普通話,正得罪了中共這個宗主國;在香港的那群「非粵語」的港漂,一面說中共的政策與對香港人的壓抑,不關自己事;這些受惠於中共殖民政策的特權份子,不但從不關心真正「非中國籍人士」在港受到的歧視,也完全不理解不關心港人的感受,而且只關心自己的利益,一旦其利益受損,就是「歧視」了!

香港人自己受不封關之苦,很清楚在世界上寸步難行,例如連台灣也不歡迎港人入境,其根源正是自己無能的賣港政府;因此港人被禁,大家都認為是政府的責任;反之中國一大群所謂「公共知識份子」,卻在轉載、質疑「全球反華情緒」的「歧視」,不去質疑中共隱瞞疫情,連累全球受害,卻質疑外國是「歧視」自己,歧視中國人云云,這正說明了「香港人」與「中國人」的分別,也說明了中國人所期望的改革,不但是政府的問題,更是人民質素的問題,甚至連所謂「知識份子」也從未面對的文化問題。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