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新东补选困局是香港人共业


2016-02-22
Share

香港228新界东立法会议席补选,原属公民党的汤家骅「辞职明志」,为了一个只有四个月任期的补选,民主派当初协调出同属公民党的杨岳桥参加补选,而属「激进」阵营的议员亦表示不会派人参选,表示根据「政治伦理」,该议席应给回公民党;当时随著年初一晚的旺角冲突,当晚主角之一的参选者梁天琦,却因警察鲁莽开枪以至暴力镇压得到很多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同情,更随著民主、公民两党第二日的谴责暴力声明,令事情变得急转直下,很多原本对革命路线有质疑的选民,特别是本土派的支持者,都决定改投梁一票。

其实激进民主派拒绝与「泛民主派」协调,近十年已多次发生;然而由协调破局,在单议席单票制的立法会补选,出现互相抢票,却实属首次;自梁振英上台以来,政治环境急促恶化,由于梁振英和民主派全面开战,因此以往民主派在议会的工作,变得只成为单纯的表态;传统泛民最大的错失,就是没有因应时势,调节自己的政策与想法,而这些政治债,遂成为了今次的「分裂」因由。

传统泛民忽视本土的民生议题,由限奶令、大陆游客问题例如走私,由反洗脑教育、普教中、以至大陆学生泛滥问题,很多时都没有为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极力争取,甚至反过来挑剔以至帮倒忙;连由同路人提出的一个简单如「港人优先」议案,也诸多藉口与批判,部份议案投支持(如毛孟静修订案),但原议案(范国威案)则弃权或反对;在单程证配额问题,以至本土派于台湾的自由时报,刊登「源头减人」的抗赤广告,竟反过来受到大多数的泛民联署谴责;在一些反走私的示威之中,或有部份过激的举动,如令一些旁观的小童哭泣云云,民主派不是对自己的支持者循循善诱,或叫大家吸收教训,却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去谴责自己的选民;而这些事情,终于在今次补选,遇著旺角的冲突而爆发了──原先本土派支持者,未必支持激进勇武路线──特别很多停留在口头勇武的时候;可是当出现了勇武派「知行合一」,加上对泛民以往种种的厌恶,于是明知理性上应该集中投一个人,却选择了反叛感性的一票──我喜欢自己的选择,而不喜欢你们不断的「说教」甚至「恐吓」。

然而另一方面,本土民主前线以及支持其出选的团体,其实最重视的不是「本土」,而是「勇武」;本土当然可以勇武,甚至应该鼓励香港人勇于挑战现政权,突破梁振英政府今日漠视一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做法;然而革命派走议会路线,只是把激进民主派自10年前社民连的老路,再走一次,除了手段「更激」之外,实在难以有新意的突破,特别是议事规则随时比以往收得更紧的情况之下。

当年创办社民连「长毛」梁国雄,出走了的陈伟业,以至改以本土路线招徕的黄毓民,虽然把一些肢体上的冲突带入议会,却骨子里仍然是走议会路线,而不是时下年轻人热烈讨论的革命以至「港独」路线;当泛民主派部份「地盘」被这些「勇武本土派」拿下时,他们必然要再次面对困扰这些激进派的老问题──分裂再分裂,以至持续十年不断的内斗;而随著今次补选结束,短暂的团结将会因而崩解,几个激进团体之间的路线之争,将再次成为争论以及争权的场合;香港民主派必须面对目前的困局,尽快放下歧见解决争议,以准备应付中共在经济衰退下最后的疯狂。立法会新界东补选候选人包括刘志成、黄成智 、周浩鼎、梁思豪、方国珊、梁天琦及杨岳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