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基本法笑话第22条


2020.04.20
com0420-web 【林忌评论】基本法笑话第22条

近日中共的港澳办与中联办,竟攻击香港的立法会议员郭荣铿,指控其主持选举立法会内会主席,属「有违誓言」以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引发「基本法」22条的争议;条文以白纸黑字规定「中央各部门不得干预特区政府依法自行管理的事务」,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当然不敢反驳中共,却反过来怪责传媒,指控香港传媒「不应过份报导事件」,令所谓「一国两制」以至基本法本身,再次成为了笑话中的笑话,就是定义随便变,随时任中共乱解。

特区政府于4月18日一晚六小时内,两度修改其新闻稿内容,先根据以往23年的发言以及文件,指中联办须遵守基本法22条;在5小时后删除22条字眼;再在6小时后,写出完全相反的内容,声称中联办不属基本法22条管理。一个政府对其所谓「有如宪法的宪法文件」内容,竟然「错」了23年,而且可以随便修改,正说明所谓「基本法」,其实解释只需要四个字:「党即法律」。

以往中联办以「中央政府各部门」的身份在香港炒楼,回避天价的印花税,多年来均被批评,常违反基本法22条对香港事务指指点点,中共从未敢反驳;如今竟在2020年,石破天惊突然说出完全相反的说法,指中联办不属于「中央政府各部门」,再次说明即使白纸黑字对中国政府而言,都是随时随便,都可以违约,完全没有任何可信性!早前还有人幻想要「永续基本法」,这就有如开一张无限期的空头支票,让中共「永续」殖民香港。

白纸黑字写明「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今日竟可说不包括「中央人民政府的港澳办与中联办」,那么明天又可以加入甚么新的部门?后天又可以如何加入新的「解释」?从中国这种作风以及言行,大家当知道由始至终的问题只有一个,不是「解释争议」,不是「观点差异」,而是「党即法律」,只有人治,而没有法治。

最可笑的,是中共政府一天到晚说大家对「基本法理解不足」,要「宣传基本法」,然后要求大家「多读」基本法条文云云;请问上述条文如何能够得出「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不包括中联办与港澳办的理解?当所谓「有如宪法的宪法文件」,都可以随便胡乱更改「解释」的时候,那么说香港仍是「法治社会」,这绝对是一个笑话。

真相就是所谓「香港特区政府」,只不过是北京完全控制的傀儡政权,真正控制香港的,是有如中共各省市党委书记的中联办主任,以及背后摇控的港澳办主任;所谓「特首」,甚至比起中国的「市长」更不如,而只是中共殖民政权下的傀儡而已。

这点有不少人并未细心思考,的确以往很多人,错误认同中共的「中央人民政府」,如今仍反对并推动香港独立,因此有人认为选举无用,而必须革命;然而问题是,怎样才能革命?当真正控制香港的机关不在政府总部,也不在于礼宾府,而在中联办以及港澳办的时候,代表问题不会在香港终结,而是在北京。即使香港发生革命,就有如1956年的匈牙利,或1968年的捷克,各国是否好似当年一样,不会作出干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中共,有如当年在背后的苏联,以及外国的反应,而不是单纯在香港可以解决的议题。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