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六四的港大民调分析

2018-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每年都会做有关于香港人对六四观感的民调;今年和以往明显不同的,再超过一半人认为,当年北京学生做得对,比起往年上升接近5%,创5年来的新高,认为中国政府做得对的有11.3%,是自2004年以来的新低;比较引争议关注的,是认为香港人没有「责任」去推动中国民主发展的,占31.5%,是有史以来的新高,而传媒主要都在关注这个部份。

然而这问题由始至终都是一个伪命题──为何是「责任」?其背后是否因为认为自己根本不是中国人,或认为中国大陆的民主,应由大陆人民自己去追求?然而数据真正有问题的,其实是「与1989年比较,中国的人权是好了还是差了」,居然仍有47%的受访者,认为中国人的人权如今竟然好过1989年!

虽然47%已经是除了2016年那次46.2%之外的第二低,然而在经历了习近平「永续执政」,全方位的监控人民,用高科技打压异见者的「社会信用制度」,刘晓波的死亡,刘霞至今被软禁,709维权律师的集体拘捕与虐待,藏人扎西文色因提倡藏语教育被控分裂国家判囚5年,连串迫害维吾尔人去劳改,禁信伊斯兰教与强迫食猪肉,甚至种族清洗强迫与汉人结婚等等的新闻报导下,居然仍有47%受访者,认为今日的中国人权,比起1989年好,而只有27.9%人认为较当年差(27.9%已是有史以来新高),也难怪在跟进问题上,仍有34.2%(有史以来新低)受访者认为,三年后中国的人权会比今日好,相比起31.1%(有史以来新高)的受访者认为会较差,盲目乐观的人,仍然比起现实悲观的人多,虽然很多人醒了,仍有很多人,不愿意面对真相;盲目乐观者把不顾现实的幻想,投射在中国大陆的情感上面。

和一般人常听到的争议与吵闹不同,所谓「遗忘六四」,不关心六四,以至反对「平反六四」的,不是年轻人;今年港大民调未有提供年龄分层的数据,然而以2017年的数据看,50岁以上认同北京政府(20%),反对学生(30%),反对平反六四(36%)的数字,都远比起50岁以下的年龄层高;愈年轻就愈支持平反,愈支持学生,愈反对中国政府的做法;因此其实每年六四前夕,就「应否悼念六四」的议题而然,根本是捉错用神;再看看2018年调查中令人奇怪的一项──「香港人应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或民主发展多些」,自2012年6年来认为是「民主多些」一直占上风,今年两者之间的距离,却收窄至1%,即35.5%认为经济多些,而36.5%认为民主多些;这些数据的模式都显示,年纪愈大愈有「爱国情结」,就愈多人在是非黑白的判断上,倾向中共而非学生;这些人盲目对中国乐观,包括连人权也乐观,更关注「港人推动中国经济」,因此支联会等团体要去说服的,并不是本土派、港独支持者,抑或年轻人,而是那些选择遗忘,选择亲共的老年人。

退后一万步说,那些没有经历过29年前的六四屠杀的青少年人,当中有人对六四无知或无感,问题正出在教育他们的家长,与教育制度本身;这些人或被中共洗脑盲目爱国,或来自资讯封锁的中国大陆,或被教导成「经济较重要」!多年来港共在香港窜改历史,删除文革与六四的资讯,当中「支教民」三合一体的教协,却几乎连示威抗议也没有,更不要说罢工或绝食;既改不了老年的爱国亲共情结,又无法制衡政府的洗脑教育,甚至对中史教育的问题视而不见,让政府继续窜改的教科书,结果不是可以预期的吗?不少老爱国者,盲目相信中史科不会洗脑,又认为中共的洗脑教育无用;其实大家最终可能发现,这些的人根本就是同一批人,就是正种爱国情结,在中共的民族主义的集结号下,选择遗忘六四。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