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由波羅的海之路到香港之路


2019.08.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0826-web.jpg 【林忌評論】由波羅的海之路到香港之路

1939年8月23日,納粹德國在發動二次世界大戰之前,與蘇聯簽訂《德蘇互不侵犯條約》,這條約的秘密條款,卻包括兩個邪惡獨裁帝國瓜分東歐的圖謀,在理應稱為為《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條約》的部份,即訂明立陶苑歸德國,芬蘭、愛沙尼亞與拉脫維亞則歸蘇聯;然而隨著戰爭的發展,先是芬蘭抗蘇成功,蘇聯又先拿下了立陶苑,繼而納粹德國與蘇聯的戰爭,最終以德國戰敗告終,因此波羅的海三國,繼1918年俄國戰敗後獨立,最終又被蘇聯吞併,成為蘇聯「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直至蘇聯瓦解。

德蘇密約的內容,直至二戰後在紐倫堡大審之中,由前納粹德國外長里賓特洛甫供認,才為世人所知,然而蘇聯一直否認此說;然而紙包不住火,波羅的海三國的人民,卻一直以此批判蘇聯以此密約,來吞併三國,是不合法理的侵略,而不是甚麼「自願統一」。事實上三國之中,最北面與芬蘭隔海相對的愛沙尼亞,其語言關係與俄國最遠;愛沙尼亞語幾乎與芬蘭語相通,但當中有三分一是來自中古德語的詞語,亦有來自瑞典語、俄語以及另外波羅的海兩國語言引入使用;而歷史發展的結局亦顯示,愛沙尼亞的發展最為迅速,如今是全球第六大經濟自由的體系。愛沙尼亞的人口只有130萬人,當中亦有接近四分一為前俄國的移民。但自2004年加入歐盟,以至2011年改用歐羅以來,作為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之一,愛沙尼亞卻成為了脫俄中最成功的例子。

至於人口接近200萬人的拉脫維亞(約有四分一前俄國移民),以及280萬人口的立陶苑(只有6%俄國移民),其語言關係卻與俄國較為接近,屬「波羅的-斯拉夫」語族,與俄國的斯拉夫語族關係較近;在蘇聯佔領時期,基於「大家都是斯拉夫人」、「俄羅斯化」,俄國移民大舉移居波羅的海三國,而移民的公民權曾成為三國的政治問題,乃至語言的權利到近年仍成為公投的議題。一如烏克蘭東部,一旦境內的親獨裁國家人口,借民主發動親獨裁的政策,則必然令國內出現「撕裂」。這些人利用民主來反民主,利用自由來反別人的自由,其行為正如香港那些親中共的藍絲,或支持中共卻移民海外的「中國人」一樣。

踏入1989年,即德俄瓜分三國50周年,三國的民主派人士,一直要求蘇聯承認當年密約瓜分吞併三國,是非法吞併,要求歸還三國人民自由;1989年8月8日,愛沙尼亞地方政府嘗試修改選舉法,限制來自俄國新移民的選舉權利,結果引發國內的俄族人罷工;蘇聯趁機攻擊愛沙尼亞政府的行為,是「狹隘民族主義」。8月23日波羅的海三國,發動了200萬人的人鏈追求自由;一如今日中國攻擊香港人鏈是「港獨」,當日蘇聯亦攻擊三國人民的行為是「極端主義」、「反社會主義」、「反蘇維埃」,聲稱這是「歧視少數族裔」的「恐怖主義」,指當年三國是「自願回歸」蘇聯,而非侵略云云。

從波羅的海三國到香港,其實問題的本質,就是所謂「中央政權」,究竟是如何去對待其「地方人民」?追究歷史問題,1841年就離開滿清帝國發展的香港,比起歷史上長期被俄國統治,只在1918-1940年短暫獨立的波羅的海三國而言,其實分開的時間更長;蘇聯在統治波羅的海三國期間推行俄語教育,比起香港仍有強大生命力的粵語而言,三國其「俄國化」的影響甚至更深遠。然而如果中央政府早日承認地方的自治,不搞殖民,那麼所謂「分離主義」,根本不會形成,也不會有所謂的獨立問題。一如香港被中共統治了22年,所謂「港獨」卻要遲至近五年才成為一股力量,源頭就是獨裁政權無止境的壓迫,以至破壞《中英聯合聲明》所承諾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所引起。

中共愈攻擊香港問題是「港獨」,則原本不成氣候的「獨」,愈深入市民的心中。以往除了年輕人,很多人對「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一口號有所保留,如今卻不再有任何的顧忌。中共愈壓迫,香港人只會愈走愈遠。問題是中共有信心,打贏美中貿易戰,以至接下來西方對中共的全面冷戰嗎?而香港人又能夠堅持到那個時候,而不被中共所消滅嗎?這就是目前香港自「反送中」示威至今,仍待解答的問題。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