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中共滲透台港選戰的成功秘訣


2018-11-26
Share
com1126.jpg 【林忌評論】中共滲透台港選戰的成功秘訣

久未有好消息的中共政權,終於可以「慶祝」一下這兩日的「成功」,經歷兩年對台灣的經濟封鎖,台灣的結構性問題,以至民進黨政治上的失敗,令早前認為「歷史上已完結」的中國國民黨,一夜間在全部22個縣市當中,由6個變15個縣市長席位;而民進黨則由13個縣市,輸剩6個;在香港,經歷「人大釋法」事後「解釋」法律,宣布六個立法會議員被DQ失去資格,在補選戰之中民主派繼續以為「集中票源」與打「告急牌」,就可以在選舉擊敗中共的傀儡代言人,結果連續兩次在九龍西的補選中落敗,令立法會的「分組點票」機制也失守,佔議會絕對多數的中共將可以在香港立法會中為所欲為,早前已透露選後要修改議事規則進一步限制議員發言,以至加入「停賽」、「罰則」,令在議會內的任何「不聽話」或者「抗爭」都完全不能,甚至要廢除立法會調查委員會的特權。

台灣民進黨與香港民主派的失敗,當然有更多深層次的結構問題:管理不善,出爾反爾,靠民意支持卻無力付諸實行自己的承諾,被看破個人私利重於大局等等,全部都是;然而不能否認的另一項事實,就是在中共網軍與傳媒的戰法日益成熟之下,中共學識了網絡上實現其以往多年前奪取政權的絕技,包括拉一派打一派,有如俄國網軍在美國選舉與英國脫歐問題上的做法;在有爭議的公共政策上,不斷針對民選代表來攻擊;而傳統政黨的明星,以往可以避重就輕,如今卻必定要每次都表態,於是得到了某政策的支持者支持,就得罪了反對其政策者。

所謂「兩黨制」的民主政制要成功運作,必然是要統合一個籠統而有時互相矛盾的理念,但在這種操作之下,政黨變成碎片化,而碎片化下的政黨,又為了議席與利益互相攻訐;這種情況在歐洲慣於多黨制下的政府,如法國、德國等,都有時會出現無法解決的僵局,在華人社會則變成了意氣之爭以至更影響深遠的黨爭,變成無休止的內鬧,而無法團結一致。

「內鬥」在香港則更嚴重,因為香港的民主派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執政,在沒有資源之下,輸選舉就是離開政壇;支持左翼基層的經濟理念,就無法得到中產的認同;反之右翼的經濟理念,又會得失勞工團體,於是「反共」力量碎化片,只能坐視得到中共資金人力加持的政黨,攻城掠地;即使有選民支持與受公眾歡迎,中共又可以隨時找理由DQ,禁止看不過眼的人參選,而人民甚麼也做不到。

如果沒有外力威脅,民主政制當然有自我調節與更正的方法,這點台灣是比香港優勝的;然而今次選舉已經顯示,台灣一如香港在90年代末期的情況,在中共處心積累搶奪商人與產業,令工業全面出走到大陸的情況之下,透過經濟封鎖與基層對「賺錢」的嚮往,即可令最少是一部份的選民,透過這種對中國經濟的幻想——即享受中國的經濟紅利,但不需要負擔政治後果,甚至是付上這種後果,而支持這種政策;然而一如台商港商,台港藝人在中國大陸面對的真實情況,當產業與工作都轉移到大陸之後,中共即以之用來威脅,以此來作政治上的封鎖與打壓;而最大的困難,在於原來這種「打壓」太遠,那些「事不關己」的人,會感受不到打壓的痛;那些身受其苦的,則因為被要脅而屈從;在這樣不利的大局之下,內部的錯誤就會再放大鏡般放大無數倍,而變成雪崩式的大敗,民進黨敗得如此之慘,與香港民主陣營的一蹶不振,即來自中國的打壓令「敗得更慘」;然而問題是,人民即使明知如此,也不會因此「同情」犯錯的民選一方,在台灣,民進黨是執政而被教訓的一方;在香港,要票的是參選的民主派,而不是中共的代言人,那些親共鐵票,在黨機器操作之下,無論如何都是會投共的。

現實的困難,正在於明知中共的滲透起了大作用,但怪罪於這種滲透是完全沒有意思的,因為即使知道,也無法改變現實;我們除了說出實情,除了能令大家對中共的假新聞與網戰操作更多警覺之外,最重要的關鍵,仍是「反共」的從政者,少犯錯,少失言,少有事情受到中共的威脅。在網絡的年代,訴諸於攻擊批判者是「鬼」,攻擊「不投自己就是投共」,不但無法得到更多人同情,反而只是政治自殺──即使是對的,仍然是政治自殺的行為。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