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中共渗透台港选战的成功秘诀

2018-11-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久未有好消息的中共政权,终于可以「庆祝」一下这两日的「成功」,经历两年对台湾的经济封锁,台湾的结构性问题,以至民进党政治上的失败,令早前认为「历史上已完结」的中国国民党,一夜间在全部22个县市当中,由6个变15个县市长席位;而民进党则由13个县市,输剩6个;在香港,经历「人大释法」事后「解释」法律,宣布六个立法会议员被DQ失去资格,在补选战之中民主派继续以为「集中票源」与打「告急牌」,就可以在选举击败中共的傀儡代言人,结果连续两次在九龙西的补选中落败,令立法会的「分组点票」机制也失守,占议会绝对多数的中共将可以在香港立法会中为所欲为,早前已透露选后要修改议事规则进一步限制议员发言,以至加入「停赛」、「罚则」,令在议会内的任何「不听话」或者「抗争」都完全不能,甚至要废除立法会调查委员会的特权。

台湾民进党与香港民主派的失败,当然有更多深层次的结构问题:管理不善,出尔反尔,靠民意支持却无力付诸实行自己的承诺,被看破个人私利重于大局等等,全部都是;然而不能否认的另一项事实,就是在中共网军与传媒的战法日益成熟之下,中共学识了网络上实现其以往多年前夺取政权的绝技,包括拉一派打一派,有如俄国网军在美国选举与英国脱欧问题上的做法;在有争议的公共政策上,不断针对民选代表来攻击;而传统政党的明星,以往可以避重就轻,如今却必定要每次都表态,于是得到了某政策的支持者支持,就得罪了反对其政策者。

所谓「两党制」的民主政制要成功运作,必然是要统合一个笼统而有时互相矛盾的理念,但在这种操作之下,政党变成碎片化,而碎片化下的政党,又为了议席与利益互相攻讦;这种情况在欧洲惯于多党制下的政府,如法国、德国等,都有时会出现无法解决的僵局,在华人社会则变成了意气之争以至更影响深远的党争,变成无休止的内闹,而无法团结一致。

「内斗」在香港则更严重,因为香港的民主派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执政,在没有资源之下,输选举就是离开政坛;支持左翼基层的经济理念,就无法得到中产的认同;反之右翼的经济理念,又会得失劳工团体,于是「反共」力量碎化片,只能坐视得到中共资金人力加持的政党,攻城掠地;即使有选民支持与受公众欢迎,中共又可以随时找理由DQ,禁止看不过眼的人参选,而人民甚么也做不到。

如果没有外力威胁,民主政制当然有自我调节与更正的方法,这点台湾是比香港优胜的;然而今次选举已经显示,台湾一如香港在90年代末期的情况,在中共处心积累抢夺商人与产业,令工业全面出走到大陆的情况之下,透过经济封锁与基层对「赚钱」的向往,即可令最少是一部份的选民,透过这种对中国经济的幻想——即享受中国的经济红利,但不需要负担政治后果,甚至是付上这种后果,而支持这种政策;然而一如台商港商,台港艺人在中国大陆面对的真实情况,当产业与工作都转移到大陆之后,中共即以之用来威胁,以此来作政治上的封锁与打压;而最大的困难,在于原来这种「打压」太远,那些「事不关己」的人,会感受不到打压的痛;那些身受其苦的,则因为被要胁而屈从;在这样不利的大局之下,内部的错误就会再放大镜般放大无数倍,而变成雪崩式的大败,民进党败得如此之惨,与香港民主阵营的一蹶不振,即来自中国的打压令「败得更惨」;然而问题是,人民即使明知如此,也不会因此「同情」犯错的民选一方,在台湾,民进党是执政而被教训的一方;在香港,要票的是参选的民主派,而不是中共的代言人,那些亲共铁票,在党机器操作之下,无论如何都是会投共的。

现实的困难,正在于明知中共的渗透起了大作用,但怪罪于这种渗透是完全没有意思的,因为即使知道,也无法改变现实;我们除了说出实情,除了能令大家对中共的假新闻与网战操作更多警觉之外,最重要的关键,仍是「反共」的从政者,少犯错,少失言,少有事情受到中共的威胁。在网络的年代,诉诸于攻击批判者是「鬼」,攻击「不投自己就是投共」,不但无法得到更多人同情,反而只是政治自杀──即使是对的,仍然是政治自杀的行为。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