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反抗運動要作持久戰

2019-12-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至今已經半年,由6月9日的103萬人示威,到12月8日的80萬人示威,儘管運動受到警方的大量阻礙,武力威嚇,以至槍林彈雨,都嚇不怕香港市民上街,證明了香港的反抗運動,已經變成一種持續對政府的不合作運動,這不但是香港歷史上首見,亦是中共用盡一切方法都無法消滅的狀態,因此抗爭的陣營內,開始出現了不同的意見,爭論下一步如何去做。

持續的義士傷亡,以至無數血淚代價換來的僵局,當然令人無法感到滿意;然而必須指出的事實,就是大家所面對的中國,不止是一個有如朝鮮、伊拉克、或者伊朗式的殘暴政權,而且是一個在經濟上瘋狂以國家資本主義,政治上高度團結獨裁的怪物;這個怪物不是民主國家出動軍隊,就可以掃平的怪物——一旦民主國家與中國開戰,結果就是一場第三次世界大戰。因此一如當年的蘇聯,民主國家只有透過長期封鎖,期待其自我毀滅,而不可能直接出兵將之消滅的──最起碼,在現階段是絕不可能。

因此近來提出的一些非常荒誕的策略,例如有組織在香港英國領使館外留守,要求英國取消《中英聯合聲明》;彷彿因此中國就會自動退出香港般,是癡人說夢;事實上《中英聯合聲明》正是美國的《香港政策法》的基礎,而且更是美國剛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基礎;而如果今日取消聯合聲明,即等如變相取消剛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使美國失去了制裁的理據。另一方面,英國不出兵,或出了兵也贏不了,那麼這是想幫中共,還是想幫香港人?答案是顯而易見。

另一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就是期望美國在仍在與中國貿易談判時,會為了中國拒絕給予香港2020年立法會普選,就自動取消《香港政策法》──當然,剛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提及了以此作為審視延續香港地位的考慮條件;然而美國的國策,當然是先以美國利益作為依歸。不比制裁個別中港官員,全面取消《香港政策法》對美國而言是把雙刃劍,不但損害了中國,同樣會令美國受損。因此一如以往的報導,除非中共出兵,或在香港搞屠城,否則美國會視《香港政策法》為一張有如核彈般的終極王牌,而不會輕易打出這張牌。

沙盤推演,就當美中貿易戰談判告吹,美方提升到要脅中共,要中共一定要給予香港立法會普選,中共大可以推說:如果立法會通過政改,至多中央不反對;那麼香港的立法會,又如何爭取三分之二票數,去通過政改方案呢?功能組別佔了議席的一半,如果民主陣營再陷入多年來「杯葛功能組別」的圈套,那麼即使美國幫了口,港人也很大機會無法找到足夠的立法會票數,去通過全面普選的政改。因此現實考慮,杯葛功能組別,只是一種自我傷害的行為,根本無助大局,也無助於爭取國際支持。

早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波蘭前總統、前團結工會領袖華里沙談及香港時,有一段重點為大家所忽視;華里沙提醒說,在還沒有做好十足準備前,切勿作最後對決(final confrontation),「這就像拳擊,你當然可以出拳,但之後你要知道如何避開對手的反擊。」──香港目前的困局,就在於中國無法「解決」香港問題,但我們亦不能贏出;一如前蘇聯的年代,東歐各國想反對蘇聯的暴政,想用革命推翻自己的政府,現實卻是仍然要面對蘇聯的軍隊。

以往香港人有兩種道德潔癖主義,第一種是民主運動必須完美無瑕,因此反對任何暴力,甚至粗口,這種潔癖近半年終於打破;第二種就是參與不民主的政治就當作失貞般的道德污點,例如呼籲要杯葛功能組別、杯葛特首選舉,把參與者叫作「民主罪人」,而把這些可能爭取得到的權力,拱手相讓給中共的代理人。真相是,面對甚麼惡事都可以做得出的敵人,這種道德潔癖自身的純潔,只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感受,對爭取勝利毫無幫助。

一如當年東歐的困局,在於蘇聯不倒,蘇聯陰影下的東歐各國就無法解放;但各國最終的解放,不是天跌落來,而是多國例如波蘭等,長年不合作運動所積累而來。我們不應作虛無縹緲或過份樂觀的幻想,但也不應放棄希望。答案就在兩者之間,關鍵是究竟香港人有沒有堅持的決心與意志,透過長期的不合作運動,抗爭到光復的一天,等待大家「煲底見」。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