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香港全民退保的争议


2015-12-28
Share

香港一些左翼人士争取全民退休保障,再次被梁振英与特区政府所欺骗,梁振英在政纲所提出的「全民退休保障」建议,最终竟沦为资产只有8万元以下,夫妇合共资产不得多于12.5万以下的长者,才可以申请,所谓「全民」竟变成了「穷人退休保障」,再次说明出卖原则与政府合作,最终只会左右不是人,有如2010年的民主党政改方案一样。

坊间主要在讨论三个退休保障方案:第一个特区政府的「有经济需要」方案,即上述的资产审查;第二个是周永新教授引入薪俸老年税,即全港长者不需资产审查都可以申请;第三个则是由80几个主要为社福、基层团体所组成的全民退保联席,提出的「全民养老金」方案,特区政府对此置诸不理,但民主派中人仍然以此案为讨论基础;而除了政府方案,问题最大的,就是这个被称为「180学者方案」的建议。

和周永新敢于承认引入「薪俸老年税」不同,这个「全民养老金方案」居然玩弄文字,把实际上是「薪俸老年税」的支出,诡辩说「不需要新税」,实际上把现时每个市民自行供款的强制性公积金计划,挪移来「收归国有」,改为「供」他们新创的「全民养老金」;两者最大的不同,「强积金」就有如平日供楼、供车,即以分期付款供养自己的退休金,而「全民养老金」则是供养和自己没有关系的陌生人,即由政府主导的财富再分配,简单而言就是税。明明是税,却有如梁振英政府般强辩不是税,这是「语言伪术」的极致──供养政府官员的人工,又可否改称为「供款」,而不再叫「税收」呢?

除了在名目上动脑筋,更基本的问题「强积金」本身有「供款上限」,即月入3万元的供款,到月入30万或300万的供款,都只是3万元的5%,即1500元;即一位学校的教师,与著名的打工皇帝霍建宁(年收入达1.88亿港元),每月都只是「供款」$750元,这是长期为左翼人士所批评的「累退税」,即收入越高,实际上的税率就越低,例如月入3万者要交5%的「供款」,对月入达1000万元的霍大班来说,则税率低至0.01%;由一班追求公义的人,提出一个如此不公义的方案,实在是令人震惊不已。

有左翼人士说,「退保」不是世代问题,而是阶级问题;实际上却既是世代问题,更是阶级问题;目前这些左翼人士提倡的「全民养老金」方案,是把养老的重责推给目前年轻的劳动阶层,而不是由有楼有地有资产的资产阶级去负担;更离谱的,是收取退休金的,竟包括了那些有楼有地有资产的人,是加重劳动阶级的负担,去补助没有经济需要的资产阶级。为何左翼不敢提出退保应由有钱有地的人负担?例如资产增值税、楼税、炒卖的印花税?甚至乎全面加利得税、陆路出入境税等等呢?为何不敢向有钱人开刀,却要劳动市民加税,再欺骗市民说供养别人不是税?

真相是很多这些左翼深知,经常官商勾结的特区政府,根本不会加商家以及中资的税,去帮助香港的穷人,因此他们选择了交出一个「羊毛出自羊身上」,向「反抗能力最低」的年轻世代开刀,向买不起楼而水深火热的年轻人身上,骗取这笔钱去帮助「全部老人家」。然而连这种方案,特区政府也不愿收货,于是网上年轻人大骂,而政府又置诸不理;这些出卖原则妥协者,最终左右不是人,实在是咎由自取。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