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中共令叙利亚战乱恶化


2015-09-14
Share

叙利亚难民潮令西方社会割裂,德国总理默克尔先是宣布接收难民,可是才不过一个多星期,即严重至要宣布宣布要「封关」:德国内政部长宣布,将把撤销多年的德国奥地行边境重新设置关卡,检查进入德国者,并将暂时脱离神根公约,更暂停奥地利与德国之间的火车十二小时,原因是慕尼克在上周六已接收万多两万名难民,大批难民要在火车站大堂过夜,显示问题已经极度严重。

隔岸观火的华人知识份子,亦为此问题引来各方的激辩;多年来华文传媒很多受西方社会主义影响的知识份子,把问题简化成为西方与伊斯兰的角力,然后就把伊斯兰视为弱势的「鸡蛋」,而把西方各国列为帝国主义的「高墙」;然后就诉诸于甚么「帝国主义、殖民主义、资本主义」万恶的理论,把西方各国说成有责任去接收中东的难民云云,这种二分法的错误,就有如把东亚政治立场回异的各国,当作一个整体般荒谬,更助长中共维稳的论调:西方各国是邪恶的,讲人权是虚伪的,更对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其不光彩的角色没有半句批判,这是极度不公正与可耻的。

伊斯兰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斗争,已有近千年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突厥族的鄂图曼帝国崩解之后,造成的权力真空,就是一切战乱的来源;简单而言,就是当教派未能世俗化,把其国家制度变得民主自由化,又或者最起码改善人民的生活,消灭贫穷的话,那么要制止这些战乱的唯一方法,就是外力介入制止。九十年代巴尔干半岛的战争,涉及最少三种宗教(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三个民族国家(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波斯尼亚)的南斯拉夫内战,就是在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的介入,以及北约与欧盟的东扩,以至空袭与 军事介入后得到平息。

然而世界各国期望联合国解决叙利亚问题,却被中俄两国联手,运用了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五强」的否决权,连续否决了四次。分别是 2011年10月4日否决了欧洲各国要求叙利亚政府军停火制止杀害平民的决议,2012年2月5日否决了阿拉伯联盟要求叙利亚各派立即停止暴力的决议,2012年7月19日否决了制裁政府军继续暴力杀平民的决议,以及2014年5月22日更否决了65国及安全理事会其馀13国,要求就叙利亚战争罪行如屠杀平民 ,送交国际刑事法庭的决议。

中、俄两国是延续叙利亚战乱的帮凶,在联合国动用了四次否决权,令战乱以及屠杀平民的问题不断恶化,制造出大量的战争难民;然而无论是在中国大陆,或者海外的华文传媒以至知识份子,却鲜有就中国四次否决的不光彩角色,作出谴责或者批评,却反过来批判被迫要收拾烂摊子的欧洲各国「不人道」以至「虚伪」,上述事情再次证明,知识份子所声称的「爱国不爱党」,在共产党披著国家的外衣时,其批判已完全失灵,甚至甘于被中共利用,而没有半点反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