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遮打雨傘一週年的反思


2015-09-28
Share
com-mongkok-occupy-800 在佔領者俗稱邊防的地方,近日間經常聚集了大量非青年學生的中年人,他們不時跟站在對面一隅的反佔領人士對罵。(劉雲攝)

香港928佔領運動一週年,無論其路線之爭甚至簡單連名號之爭,卻仍然各說各話,其表面上混亂之極的局面,令很多知識份子失望;然而以史為鑑,以晚清各家各派嘗試想推翻帝國,幾十年不同爭吵來看,卻屬理所當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上年人大831決定引發的一連串示威抗議,以至學生罷課最終重奪公民廣場,引發928政府以催淚彈,甚至威脅開槍震壓,最終未能推翻香港特區政府以至中共的決定,共原因當然有很多不同的解讀,例如有人認為是不夠勇武,有人認為未能跟隨「佔中」的劇本走,有人認為是「拆大台」或者「左膠」的分裂云云,但在這一切問題之前,一個更大的問題卻被忽略了:即使是港共如此倒行逆施,很多香港人仍然選擇了在一旁漠視,甚至反過來成為了藍絲帶。他們不反對民主,但他們更害怕追求民主帶來血腥的後果,在槍桿威脅面前,甚至在返工上班與佔領兩者之間,他們選擇了妥協,選擇了繼續工作而拒絕了罷市、罷工的要求。

亦因此,香港97後以來來追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的民主運動,已經壽終正寢;除非北京出現政治大變局:例如奪權倒台、軍閥混戰,以至可能性更低的和平演變,否則中國共產黨掌權一日,香港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普選民主政府。

香港的前途,的確是和北京政局的密不可分;有些人因此得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結論,認為因此香港只餘下一個選擇,即建設民主中國,只有中國全面民主化,香港才會有民主云云。然而事實上,在中國的網絡封鎖,以至教育與社會全方面的洗腦之下,香港人能做得到的,實在杯水車薪;反之對比起中國在香港建設的全方位統戰與滲透,在制度上的洗腦與殖民,結果就是污水污染了清水,香港人應先關心自己那杯水,究竟還可飲用嗎?含鉛的清水還能否救污水?

陳健民以上世紀80年代初期,波蘭以50年代匈牙利及60年代捷克被蘇聯粉碎革命為例,說明不成熟而發動的革命,只會令社會付出更大的犧牲,這點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蘇聯倒台的歷史教訓,則是獨立「離蘇」的國家,由本身有主權的波蘭等國,到重新贏得主權的波羅的海三國,都說明當大國出現變局時,獨立離開,比起一起解決難關收拾殘局為易。

當俄羅斯走回頭路,變回一個獨裁專制的國家,那些拒絕「建設民主蘇聯」的人,包括那些移民了這些新興國家的俄羅斯人,更應慶幸當年先輩追求的是獨立,而非糾結在一起,好似中國般把所有蛋放在同一個籃之內,則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華人文化最大的詛咒,就是對「大一統」的迷信;斯拉夫人應慶幸沒有一個「統一的斯拉夫國」,德意志人(如瑞士),亦應慶幸納粹德國沒有試圖消滅瑞士「統一」。華人迷信統一,是愚不可及。中國就是錯在太統一,而不是分裂成為不同的國家,既可以分散風險,更可以作為同族者落難時的庇蔭,而不是「一榮俱榮 一損俱損」,淪落到天下無處為家的困局。

建立自己的主體意識,為將來大變起時的準備,這才是對香港人,甚至是大陸的中國人最有利的安排;一旦中國大亂,香港保得住自己的安全,才有餘力去幫助其他的華人,有如中共經濟改革之前的歲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