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香港官員飲鉛水是誰的屈辱?


2015-10-19
Share

香港立法會就食水含鉛的民生人禍,表決是否引用權力及特權法,去調查鉛水風波追究責任;一如市民所預料,平日口說關心香港民生的親政府親共議員,在中國共產黨的召喚之下,以功能組別的分組點票否決調查;政務司司長在立法會為此護航發言,不但駁斥民主派把問題「政治化」,更反過來批判議員「故意製造矛盾」,更有兩個官員「不幸被迫飲鉛水」,更因此在政府內部發指示,所有官員不能「接受鉛水的屈辱」,說這「不但是維護個人尊嚴,亦是維護特區政府尊嚴」,聲稱自己「官到無求膽自大」。

甚至親政府的議員,都要指出香港作為「國際文明大都會」,居然會出現鉛水問題,實屬匪夷所思;自七月至今,特區政府不但被踢爆,曾給予食水含鉛者「大廈優質供水認可」,更一直在事件發生後兩個月,都未能找到所有食水含鉛的源頭,更被揭發行內大量假零件、次貨充斥,而特區政府的監察制度不但形同虛設,更把監管不力的責任推給個別水喉匠;在發現問題之後,不但沒有第一時間阻截毒水源頭,反過來不斷說一些風涼話,例如七月初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監測及流行病學處主任,竟說「若一生拉勻計」,飲鉛水不會影響健康;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則在全個暑假,一直堅拒為全港學校驗水,錯過了學生放假的黃金機會,要等到相繼學校自行驗水,發現含鉛超標,才被迫於開學日突然為全港980間幼稚園驗水,再為十年內落成的80間中小學驗水。然後又才突然發現,一些學校常用的電熱水爐,竟也是含鉛的源頭,這一連串的失誤,究竟是誰的錯?難道是市民的錯嗎?

搞出了鉛水人禍,市民被迫每天飲鉛水,究竟是誰受到屈辱呢?既然官員發表偉論,認為「一生拉勻計」飲少量鉛水是不會影響健康,而且連小學生甚至幼稚園生,在學校只要飲少量而非大量,也不會影響幼童的健康,那麼為何香港特區政府的官員,卻拒絕飲這些市民每日天飲的鉛水呢?

一杯鉛水根本不會影響健康,官員出來飲一杯做場戲,有如2011年10月31日,日本內閣政務官原田康博於記者會上,飲下一杯經過福島核電站處理後的核污水,難道這叫做屈辱嗎?這只不過是顯示官員願意與人民同甘共苦的門面戲。倫敦市民約翰遜(Boris Johnson),於2014年為證明警方購入的水炮車安全,更願意親身測試,去接受水炮車的噴射;這些國際新聞言猶在耳,香港的官員卻反其道而行,反過來侮辱市民「強迫官員飲鉛水」是「屈辱」,絕對是「只許賤民飲鉛水,不許權貴墜官威」。香港人的最大屈辱,就是任由這些無良無品無恥的官員侮辱,卻沒有權利及權力,用選票把這些「狗官」趕下台;至於這種的官員,竟反過來說自己「膽大」?可謂「官到無求膽自大?人到無恥格自衰!」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