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民主回歸的死亡


2014-09-08
Share
Exercise-Occupy-Hkg10094320-620.jpg 9月7日,香港民主派演習佔中,展示佔中示威者收到高壓水槍攻擊時的境況。(AFP PHOTO / ALEX OGLE)

人大封殺香港真普選,把2017年的所謂特首普選設限,只容許2-3個得到過半數提委會提名的候選人,一星期以來香港政壇震盪,由政治學者以至時事評論員,甚至「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在文章及接受訪問時均表示,香港的民主運動將會從此出現重大改變,主導了香港民主運動三十年的「民主回歸」將成為過去,而「本土化」甚至港獨運動,將成為主流。

上世紀八十年代,鄧小平開始要香港面對所謂主權移交問題;當時香港的主流民意,過八成希望「維持現狀」,主張「回歸中國」的不到 4%。當時一些被中共地下黨所影響的年輕學生,竟向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示威,所謂「反對三條不平等條約」──即英國向清政府所到香港的《南京條約》、《北京條約》以及《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他們更受當時中共的總理趙紫陽所「鼓舞」,相信空泛而沒有保證的「民主回歸」承諾。結果於1984年,鄧小平等中共領導人,以「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等所謂保證,一再強調「我們是守信的」,令英國政府在半推半就間簽下《中英聯合聲明》;而香港人就在沒有選擇、半信半疑的情況下,被迫接受所謂的「民主回歸」。

這些香港的「民主回歸派」,很多抱有「愛國不愛黨」想法,當時社會各界都高舉民族主義,受所謂清末民初所奠定的中國民族主義所影響;他們認為國家的重要性,即使不高於人民的福祉,也最起碼和人民福祉的本質相同,或甚至以為「沒有國,哪有家」,認為國不統一,民族就沒有幸福;然而這種思想本身就是落伍的,甚至是錯誤的──國家之所以存在,是為了保護人民的幸福;當人民的幸福不需要一個統一國家的時候,為何要阻止大家組建不同的國家呢?英國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上世紀為了愛爾蘭獨立問題,雙方打個你死我活;如今蘇格蘭即將統獨公投,容許投票在民主自由之下和平分手,反過來在歐盟的情況下合作,這不是更勝過勉強在一起嗎?

三十年過去,一如國際人士所料,所謂「民主回歸」一直都是中共欺騙香港人的一場鬧劇;香港年輕一代受普世價值影響,相信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四根支柱,才是文明社會不可或缺的價值,不再相信「民族主義不可或缺」或「民族主義高於一切」的邏輯謬誤,追求香港人命運自決,追求香港人理應擁有的權利。這一切,不是甚麼「港獨」──如果香港人可以在無須獨立的情況下得到的話;但如果所有的「高度自治」等都是謊言的話,那麼在歷史的見證下,香港人將不再懼怕或逃避,走向追求一個政治實體,甚至反過來說要追求香港民族自決,去保障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四大核心價值,不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侵蝕;這將會是不可逆轉的潮流,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血腥而冷漠的中共政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