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中國變態論


2015-04-20
Share

中國目前的體制,就是一個黨國合一的體制,其關鍵就是在黨完全控制國家的情況下,中國就是一個變了態的國家;然而很多人,卻因為近年中國的經濟發展,以至「畢福劍事件」之前的假象──「私底下生活的自由」,令很多人都忘記了中國的異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由始至終都異常變態。

有如深圳取消「一簽多行」,中國人忘記了設限的不是香港政府,而是中共中央;這種異常就是,香港政府竟自稱「沒有權利」,或者不敢去為遊客設限,而竟由「中國政府」去規限自己的人民「出境」;為何共產黨竟敢限制自己的人民出境呢?為何中國人民竟不怪共產黨,卻走去怪香港人呢?是因為比起共產黨來說,香港人好欺負一些,還是「香港是中國的殖民地」呢?同樣道理,香港人支持的「入境稅」,早在一些人滿為患的旅遊景點如張家界實行,香港人甚至被當是「外國人」來收費,那麼為何張家界可以,香港卻不可以?香港「特區政府」為何連張家界的地方政府都不如?說到底,這就是中國制度的詭異之處,大家口說「愛國不愛黨」,但討論這些問題時,卻忘記了製造出上述一切荒謬的中國共產黨。

又退一萬步,別的國家的人民有自由流動的權利,為何中國不可以?原因就是中國是一個異常的國家,雖然所謂經歷了「開放改革」三十餘年,城鄉差距卻仍然差天共地,每個地方政府猶如地方的土皇帝,一旦自由起來,由利益、開支分配以至管理上都會立即打崩頭,而監察異見人士維穩成本也會大增;同理,由於中國官員到處苛索雜稅 ,所以和香港這個自由港連接,就會變成擋不住的走私洪流,「一國兩制」,和「中港融合」是完全相反的方向,兩者有如水溝油,真相是只有毀滅 香港,或者推翻共產黨體制兩個選擇,期望又融合又兩制,是妄顧現實。

良心記者高瑜被重判七年,中共所謂「國家機密」竟是習近平的「七不講」,這七種不能講的包括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共產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以及司法獨立,這些「七不講」更被指定在中國各間大學實行,因此這樣制度出來的大學文憑,能夠抽離背後教育缺憾嗎?這種異常變態的中國,不但中國人忘記了,甚至連香港大學的校長副校長都忘記了,他們竟要強制香港大學生去中國「交流」,去接受共產黨「七不講」的洗腦,去活在一個中國人千方百計逃離的荒謬制度,去接受有如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那種「香港人等如中國人,所以港人治港等如中國人治港」的荒謬邏輯教育;真相就是,只要共產黨一日未倒台,討論中國問題的時候,都無法抽離或擺脫共產黨,以此為例,中國的法律學者,真的是教法律的嗎?

中國人很不幸,活在中共的陰影之下,連累了億萬計的中國人;然而想救中國,首先要確認共產黨的變態,而不能把中國當成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在黨國不分的體制下,不要甘為共產黨借國家的名義來利用。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