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佔領下一步是變相公投嗎?


2014-11-03
Share
AFP-HK-ZZ-Students-Girls620.jpg 法新社圖11月2日圖片,香港金鐘示威者佔領區內,學生在帳篷前做作業。(AFP PHOTO/ Nicolas ASFOURI)
Photo: RFA

香港佔領運動超過一個月,跌破了很多傳統政治人的眼鏡,很多傳統泛民及其支持者,一直以為香港人只會「和平散去」,無法持續抗爭,香港市民佔領之後,佔領的支持度甚至不跌反增,這是他們從來無法估計到的。

然而由於幾方面的原因,佔領運動去到一個進不得,又退不下的僵局;第一,港共政府堅持寸步不讓,中共仍然支持梁振英政權,目前市民退下將得不到任何成果;第二,由928信謠傳以出動橡膠子彈,以至930誤傳黑道清場,幾個帶領運動的組織一再曾呼籲過市民撤退,因而得不到留守市民的信任;第三,老成持重者屢次過早「勸退」市民,令撤退或縮減佔領區成為一種禁忌,而且只會加速政府警察「秋後算帳」。

面對無法打開的僵局,學聯提出要去北京和中共官員直接溝通;另一方面,所謂「五方平台」討論了議員辭職公投的可能性,結果未認真討論任何實質利與弊,民主派各方已經紛紛以自己的感覺去判斷好與壞,於是相關問題上的討論愈來愈奇怪,甲派的支持者批判乙派公投必輸,乙派的支持者則反批是甲派堅持公投,實際上,民意是極度割裂以及混亂。公投只是一個工具,而這個工具的好與壞,必先視乎其操作的邏輯合理性,再加上一點預測對家行為的合理性。

一直以來,香港民主派一直高估中國共產黨,以為中共是沒有恐懼而只會計算的機器,以為中共不怕公投,也不怕選舉落敗;事實上正如2010年的「五區公投」,中國共產黨最終都是選擇了高掛免戰牌,因為公投--就是強而有力的民意製造機,例如長期民意低迷的蘇格蘭獨立運動,去到最後幾個星期民意突告逆轉,一如香港的佔領運動,在發生之前的支持度,竟不如發生之後的支持度一樣。因此對國際這些運動有所了解的中國共產黨,絕大多數會怕輸,而不敢也不會去動員投票。

另一方面,再發動五區公投將面對政府以議案突襲的風險,反過來以「超級區議會」的功能組別,如何俊仁議員一人辭職,則風險將可減到最低--此一席,既不會影響民主派於直選議席的否決權,也不會影響政改投票的否決權;至於傳統功能組別的選民,根據選管會的網上答問,指出選民即使是傳統功能組別的選民,亦可以放棄自己原本的界別,改為「超區」然後參加公投,餘下的只是時間的技術問題。

公投的議題,最宜為沒有爭議的問題,如「我要真普選」,要把「變相」--即「選人不選議題」的傷害減到最低,則應實行「改名公投」--參選者把自己的身份證上的名稱改為姓真名普選,把想公投的議題直接變成名字寫在選票之上,這才是最有效的透過變相公投推動民主的最好方式。

的確,透過變相公投來解決目前的僵局不是唯一的方法,也未必是最好的方法,但目前卻沒有任何可進或可退的方法時,這些問題的對與錯,是與非,香港市民以至民主派,必須抽離感情再三思量。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