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占领下一步是变相公投吗?


2014.11.03
AFP-HK-ZZ-Students-Girls620.jpg 法新社图11月2日图片,香港金钟示威者占领区内,学生在帐篷前做作业。(AFP PHOTO/ Nicolas ASFOURI)
Photo: RFA

香港占领运动超过一个月,跌破了很多传统政治人的眼镜,很多传统泛民及其支持者,一直以为香港人只会「和平散去」,无法持续抗争,香港市民占领之后,占领的支持度甚至不跌反增,这是他们从来无法估计到的。

然而由于几方面的原因,占领运动去到一个进不得,又退不下的僵局;第一,港共政府坚持寸步不让,中共仍然支持梁振英政权,目前市民退下将得不到任何成果;第二,由928信谣传以出动橡胶子弹,以至930误传黑道清场,几个带领运动的组织一再曾呼吁过市民撤退,因而得不到留守市民的信任;第三,老成持重者屡次过早「劝退」市民,令撤退或缩减占领区成为一种禁忌,而且只会加速政府警察「秋后算帐」。

面对无法打开的僵局,学联提出要去北京和中共官员直接沟通;另一方面,所谓「五方平台」讨论了议员辞职公投的可能性,结果未认真讨论任何实质利与弊,民主派各方已经纷纷以自己的感觉去判断好与坏,于是相关问题上的讨论愈来愈奇怪,甲派的支持者批判乙派公投必输,乙派的支持者则反批是甲派坚持公投,实际上,民意是极度割裂以及混乱。公投只是一个工具,而这个工具的好与坏,必先视乎其操作的逻辑合理性,再加上一点预测对家行为的合理性。

一直以来,香港民主派一直高估中国共产党,以为中共是没有恐惧而只会计算的机器,以为中共不怕公投,也不怕选举落败;事实上正如2010年的「五区公投」,中国共产党最终都是选择了高挂免战牌,因为公投--就是强而有力的民意制造机,例如长期民意低迷的苏格兰独立运动,去到最后几个星期民意突告逆转,一如香港的占领运动,在发生之前的支持度,竟不如发生之后的支持度一样。因此对国际这些运动有所了解的中国共产党,绝大多数会怕输,而不敢也不会去动员投票。

另一方面,再发动五区公投将面对政府以议案突袭的风险,反过来以「超级区议会」的功能组别,如何俊仁议员一人辞职,则风险将可减到最低--此一席,既不会影响民主派于直选议席的否决权,也不会影响政改投票的否决权;至于传统功能组别的选民,根据选管会的网上答问,指出选民即使是传统功能组别的选民,亦可以放弃自己原本的界别,改为「超区」然后参加公投,馀下的只是时间的技术问题。

公投的议题,最宜为没有争议的问题,如「我要真普选」,要把「变相」--即「选人不选议题」的伤害减到最低,则应实行「改名公投」--参选者把自己的身份证上的名称改为姓真名普选,把想公投的议题直接变成名字写在选票之上,这才是最有效的透过变相公投推动民主的最好方式。

的确,透过变相公投来解决目前的僵局不是唯一的方法,也未必是最好的方法,但目前却没有任何可进或可退的方法时,这些问题的对与错,是与非,香港市民以至民主派,必须抽离感情再三思量。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