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香港的后占领年代


2014-12-15
Share
AFP-HK-AfterZZ-620.jpg 法新社图片:2014年12月15日,一位香港市民在铜锣湾手持支持学生要求民主的标语。(AFP PHOTO / ISAAC LAWRENCE)

香港被称为「遮打革命」或「雨伞革命」的占领运动,以金钟的主要占领区计,历时七十五日,遇上特区政府成功清场而结束,诚然局部地区仍然有少量「占领区」以及「鸠呜」--即「购物游击战」,香港市民集合一起「购物」而令警方大为紧张,不断透过滥用权力来驱赶及胡乱拘捕;但示威者欠缺重新占领的意欲及意志,却为事实;因此表面上,占领运动无法达到令中共及港共政权妥协让步,是一场失败的运动。

然而失败乃成功之母,表面上占领运动失去了支持与动力,但却改变了香港的民主派及其支持者,同时赢得了一定程度上的国际关注与尊重,以及部份大陆民运人士不惜牺牲的支援;与2003年的七一大游行不同,当年的游行最终击退了所谓「爱国法律」基本法廿三条,但这只是一个短期游行,今次的占领,却引来数以万计的市民持续占领街头,而令市民愤怒的问题源头一日不清除,则香港永远不会「恢复」为占领运动之前 。

香港社会各方面不断退化,是每一日都正在发生的事情,可是在中共的党机器宣传之下,香港不但没有退步,反而说成是「进步」;很多来香港的大陆人,看见制度美好的一面,例如商品免税、廉洁、言论自由、法治等等,却不知道也不相信这一切都正在倒退,变得和中国大陆愈来愈「融合」成为一体;香港年轻一代目睹这一切,不愿接受这样的结局,才尽力去反抗;可是上年纪的一群,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移居香港的,多得到了中共压迫的「斯德哥尔摩症」,令他们不敢反抗,还幻想香港目前的一切能够继续持续下去;他们以为和绑匪合作,匪徒就会「善待」自己,或者自己只要「努力」,就可以在匪徒撕票之前,赚够钱逃离香港;这种「人质」的心态,加上对「中国」的身份幻想,令老一代的香港人愈来愈「保皇」,有如网上一个比喻--公车上书的康有为;如果大清皇室不肯改革,就继续上书,以及继续表态反对吧!这种心态,令年轻一代觉得脱节--中共已经腐烂到透顶,还有可能「改革」吗?

同样出现「落伍」的,还有香港的民主派的主流领导层;他们就有如台湾的国民党般,天真无邪地相信中共会守承诺,相信有一条可以和中国经济融合,却不用政治融合的道路;他们相信中共对移民、学生来读书不会作政治手脚,不会「党员优先」; 他们经常见到同年纪的老人家「退休无保障」,却看不见自己的子女世代,对人生失去了希望,甚至因为中共殖民制度的压迫,没有出路和前景,在香港就来变得和大陆一样之时,还停留思想在二十几年前,幻想可以用香港作为蓝本,改变中国大陆以「建设民主中国」;事实上不断被改变的是香港,而不是大陆,面对中共强权,香港与台湾首先要做到保存自己不被改变,不会被中共消灭,才是当务之急。

占领运动改变了年轻一代,首先政治不再只是上年纪者的事,其次反而制造了世代的紧张,不再相信「老前辈」的单方面说教;占领运动或者无法唤醒四十岁以上的人,却唤醒了整整几个世代的年轻人;质变已经造成了量变,问题在于年轻人能否把这种变化持续下去。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