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香港民主派三座大山的崩塌?


2015-04-13
Share

香港年底进行区议会选举,明年又到立法会选举,自从遮打革命占领运动以来,很多人担心,香港民主派会否在选举兵败如山倒。

梁文道在上星期的苹果日报发表文章指政府建制难克服「三座大山」,分别为「政坛上的泛民联合」、「社运中的道德旗手支联会」,以及「学运的传统龙头学联」,被新兴的「右翼本土」所瓦解。然而事实真相绝非如此,泛民联合的瓦解和本土派拉不上边,支联会的争议来自其常委徐汉光辱骂天安门母亲,至于学联则在占领后民气远超占领前,比起一年前好多了。

说到泛民主派的分道扬镳,不得不提梁文道于2005年特区政府第一次提政改时,曾在报章联署呼吁民主派投票支持政府;此方案比起2010年引起极大争议的方案更保守,如立法会增加十席方面,还包括了五席间选的传统功能组别(不是5年后的直选超级区议会);亦因此他可能会不明白,为何2010年民主党的政改方案,会引发「坚定民主派」的反扑;当时这些说要「狙击民主党」者,更包括很多至今仍然坚持「大中华」的左翼,如社民连中人;而在2012年立法会选举时,当时的人民力量,特别是梁文道点名的黄洋达,仍以大陆的义士李旺阳作为选举宣传品,黄的反对者更一直以此嘲弄这是甚么「本土派」。因此泛民的分裂无关本土,而是坚定(激进)与温和(投降)的路线分野。

一些民主派幻想可以和中共妥协,就有如2005年梁文道等联署人,以为可换取一些进步──如取消区议会委任制;十年来中共不断引诱民主派相信其承诺,结果一再幻灭;自上年人大831决定之后,证明2016年立法会议席不变,即中共全面违反2010年的民主党协定;然而今温和派却宁愿继续相信共产党,如民主党的前立法会议员黄成智、狄志远、张炳良之流,   沦落到为中共宣传「袋住先」,这关本土派甚么事呢?

至于支联会的危机,实源于2013年徐汉光之流,在64晚会强加「爱国爱民」口号,连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也批评为愚蠢;令事件急转直下的,是徐汉光竟侮辱丁子霖患「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徐被迫公开道歉辞职之后,不到半年就以一大堆强尸组织「星加坡之友」重新当选,更令另外两位长期参与「天安门母亲」的年轻人落选,事件令民主派年轻一代,不分左中右都集体哗然,这些所作所为,竟能抵赖本土派吗?

说到学联,虽然港大学生会退出了,但学联的代表性却比起占领运动前好得多了;自三年前的反洗脑国民教育运动以来,学联早被新兴组织学民思潮远远抛离,特区政府更故意在占领运动的谈判之中封杀学民思潮,单选学联作为谈判对手;学联的问题,为其历史包袱以至体制上的缺憾;面对批评,一众学联前辈却只懂抹黑退联者投共「共产党最开心」,却完全不提任何实际改革,结果造成港大退联投票之中,弃权票高达总数的21%,于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港大退联成为了既定事实;事后学联依旧不改革,其支持者甚至攻击辱骂港大的学联代表梁丽帼「保联不力」,究竟这些人可有尊重过选票的神圣?又或者有冇检讨过自己的言行呢?

香港真正的问题,是老一代幻想中共会遵守「民主回归」,如今证明信用全面破产,令年轻人决定走自己的路,不想再被中共操控的民族主义绑架;堡垒是从内部攻破的,泛民主派近年随著其领导层全面老化,与时代脱节;反共,不代表要坚持中国统一;本土,其最后决战也必然去到北京;双方不做朋友,也不一定做敌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