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香港街头便溺风波真相


2014.05.05


四月十五日,一对大陆夫妇在香港旺角街头闹市,放任两岁男童随地大便,被壹周刊记者摄录全程,这对夫妇发现后,抢夺记者相机与记忆卡;路过有位吴先生相助记者,后被该妇人以婴儿车撞击受伤;警察到场拘捕该对夫妇;男子涉嫌盗窃,其后被无条件释放,女子涉嫌普通袭击被捕,获准保释候查。事件传出多个版本,后因壹周刊记者终于取回记忆卡,上载全纪录,得以令真相大白。

一场街头风波,在党媒有心操弄之下,竟成为了中共党媒反香港人的武器。首先,党媒率先扭曲事件,把大便淡化成为小便,再把小便淡化为该陆妇「以尿布接著」,而没有「溅湿弄污香港的街道」;事实上所谓「尿片」实为纸巾,而其动作是用纸巾清理男童的臀部,而非接载尿液。党媒把公共卫生的问题,扭曲为香港有人故意「挑惹是非」;再把两岁男童,改为「几岁女童」,然后更子虚乌有地,把事件播述为「有香港人用相机对著女童的的私处拍摄」;然后把该夫妇动手抢记忆卡,以至以婴儿车推撞路人的行为,淡化扭曲「为保护女童私处的私隐」,而变成「有理行为」。

一些党媒的所谓「香港法律专家」更火上加油,不断胡乱篡改香港的法律,如说拍摄女童私处已触犯香港的儿童色情条例。事实上,裸体不一定代表色情,而真相更和色情无关,何况男童又怎会有女童私处?一些又乱写「偷拍罪」,甚么「根据2012年香港修法之后的条款,路人拍摄幼童私处已涉嫌构成性侵害罪」,而事实上, 2012 年香港根本没有修法,所引述的条文更只是英国针对在私人地方,偷拍性行为的法律,和公众地方的拍摄没有半点关系。至于未满十岁不犯刑责,但其父母却要为放纵子女要负上刑责;至于甚么「私隐」以及「肖像权」,前者在公众地方不属私隐,后者则在香港不适用;更离谱是新华社转载渤海早报、广州日报的报导,说甚么在英国有法律容许孕妇随地大小便,或男子在火车车尾小便等。

事实上,这些全部都只是错误乱报,相关的条文只属被当局检控时的求情理由。至于香港这个案例,则一定不适用──两岁的小童,全香港或者世界文明国家的父母,都只会在包著尿片或尿布上街,在旺角随街都有药房,为何不买、不穿尿片?

更荒诞的是连凤凰台的闾丘露薇,也因为帮香港人说了几句话,而受到围攻。事实上,早在 4 年之前,闾丘露薇曾发表文章《内地小孩在香港商场大便引发风波》,文中一点也不偏帮香港人,甚至是偏帮大陆人:「面对这些行爲,其实是不是还有比在网络上曝光抱怨更好的方法?比如上前阻止,告诉她们,这样的行爲是违法的,告诉他们厠所在哪里,或者是提醒她们自己把现场的粪便清理乾净?如果对方不听,可以报警。」

事实上,香港法律针对随地大小便的法例有两条,一条为香港法例第 228 章第 4 条(3) 《在公众地方犯的妨扰罪等》,另一条为香港附属法例第 132 BK章第 8 条《大小便》。前者可判罚款五百元或监禁三个月,后者初犯可判罚五千元,而再犯可判罚一万元。在四月份有香港市民翻查法庭纪录,即发现有印巴汉子被控以后一条较重的罪行。这条《大小便》罪写得特别清楚明白,如写明「任何正在照顾或看管一名12岁以下儿童的人,不得在没有合理因由下,准许该儿童在「任何街道、公众地方或公众看得见的地方」或「建筑物的任何公用部分,而该公用部分并非洗手间或水厕」的地方大小便。用这位印巴籍的香港人为例,为何大陆游客却只「涉嫌普通袭击」呢?大便男童的父亲,为何不被控此罪行呢?

事实上,香港正如闾丘文章最后一段所写:「…慢慢的….接受了这些不好的行爲,从而慢慢的把整体的标准降低?」──香港就是不能接受这点,才一再把问题揭发公开。这几年来,党媒以至党收买的西方记者,甚至可以在纽约时报写出甚么「香港人经常虚构有大陆人随地大便」,不影相拍低,则党媒说成是「都市传说」或「子虚乌有」;影相作为呈堂证据以自保,则可以扭曲成为「不文明」甚至「儿童色情」。这种埋没真相,不断带头抹黑香港,来挑动中港矛盾的中共党媒行为,才是大家最值得警惕的行为。(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