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方評論:千警圍城 為誰執法

最近,香港電影故事片《十月圍城》在香港和大陸上映。該影片講述1905年孫中山到香港籌募起義捐款,負責接待他的義士商人知道有一批滿清政府派來的刺客准備暗殺孫先生,所以立刻花錢請了一批身懷絕技的保鏢將孫中山安全送回廣州的故事,該片是一個半虛構的故事。既有政治陰謀,也有表現江湖人士的臥虎藏龍。其中再現的,卻是香港人支持民主革命,不惜出錢出力,甚至流血犧牲的歷史作用。

2010-01-06
Share

而在現實的香港,3萬人元旦大遊行, 要向北京爭取普選。特區政府派出逾千員警, 「宵禁」西環、重重鐵馬圍城,3萬香港平民,只能站在西區警署門外,隔著馬路,遙對中聯辦後門表達訴求,最終引起一批市民衝擊警方防線。幾名身歷其中的「80後」青年表示,示威安排極不妥當,完全漠視市民表達意見的自由,是觸發衝突的主因。一名網絡電台攝影記者投訴當日在中聯辦門外拍攝示威場面時,疑遭警員從後插眼,眼皮及眼角被扯傷。他斥責警方無理阻止拍攝,干預採訪自由,又向投訴警員課投訴,並要求有關警員公開道歉,敦促投訴科認真徹查事件,向公眾交代事件中警方有否使用不必要的暴力。

元月四日, 政府在荃灣大會堂舉行首場政改地區諮詢會,警方再施鐵腕對付不同意見人士,民主黨一班新界西支部成員到諮詢會場外抗議,他們欲向政務司司長唐英年遞交請願信及示威物品時,約 20名警員即撲前阻止,推撞下其中兩名女成員受輕傷,需送院治理。民主黨譴責警方濫用暴力。

凌方認為,參與和平的集會遊行是市民的權利,是基本法、人權法及香港法例保障的公民權,警方在處理公眾集會遊行時當然該以協助集會遊行順利進行,協助市民和平表達意見為優先,不應該無故阻撓,更不應設置不合理、不必要的障礙或規限。更重要的是, 警方的執法權是社會賦予的,是市民賦予的。他們手上的公權力不是本身固有的,是社會及市民透過法律授予的。警方在行使手上的權力時該想到的是服務市民,是協助市民行使本身權利,不是騎在市民頭上,任意侵害市民的基本權利。如此看來,香港警方高層若不好好反思本身的想法,不調整高壓的處理手法,不盡力協助市民透過遊行表達意見,未來的集會遊行將出現更多衝突的場面,後患無窮。

再想深一層, 香港警方對手無寸鐵的公眾集會遊行,採取不正當的手段進行高壓,究是為誰執法?這令人不期然想起影片《十月圍城》中,那個諧星曾志偉飾演的殖民地警官。他雖然為英國統治者效勞,心底裡卻同情爭取民主革命的香港人,故意在執法時放他們一馬。今昔對比,令人懷疑,不知香港警方的良心,是否發生歷史大倒退了?

未來的警民對立面是否會更加擴大,以至於給特區政府造成的衝擊更加激烈,實在是難以想像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