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方評論:逼上梁山 泛民總辭

由於代表中央政府的香港特區首長一直沒有就何時在香港實行立法會議及特區首長作出明確的答覆,令香港普選進程走進了拖而不決的死胡同。香港泛民主派公民黨最近被迫提出普選新方案:「先談判,後補選,再總辭」。企圖迫使中央政府履行基本法規定有關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普選承諾,至少要把普選的時間表具體的落實下來。

2009-09-30
Share

雖然泛民內各黨派對此的反應仍未能完全達成一致,但亦沒有強烈反對的意見。很明顯這是泛民各派在目前的香港和中國政治環境下的選擇,即使不是唯一的,也差少數一兩個不多的選擇。除非泛民主派願意選擇讓中央政府帶著他們去遊政治花園。「五十年不變」屆滿後是個甚麼樣的世界,老實說,連提出這個口號的鄧小平也預料不到。

按照字面的詮釋,「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特首和立法會經普選選出,在五十年內均應如此。但五十年後會如何,基本法並沒有作任何說明,要看到時中國的政治氣候才能決定。現在預測這種事,意義不大。問題在於,五十年內如果真的在香港實行全民普選,立法會六十席成員由全民普選而出,半個委任議員都沒有,中央政府確實沒有一點把握影響立法會這個民意代表的立法機構。俗語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政治上的風險不能挂一漏萬,半點風險也不能冒。所謂「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就怕輸了香港事小,丟失全國事大。這大概才是中央那批智囊費煞思量的事。

據傳,有人甚至提出過這樣一個問題:即如何保證選出來的特區首長不會像台灣陳水扁那樣,一天到晚都要嚷獨立。我看,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的人如果不是別有用心就是胡胡塗蟲。說到底,北京還是不放心七百萬香港人,不是怕香港人獨立,而是怕香港人堅持英國人遺下的西方民主政治,影響中共的執政和政權的穩定。但是香港不是澳門,要搓圓要壓扁還不是絕對把握的事。用武力又是另一碼事。

但話又說回來,當年鄧小平講出「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時,心中到底有沒有想過要實踐這一政治承諾的一天?誰也不知道。回歸十二載,香港人看到的卻是中央一次又一次的拖延和改變口風,千方百計地不想普選在香港出現。既然如此,又何必當初!實話實說,即使泛民總辭,也不見得會嚇得北京改變主意。如果中央不理會,繼續實行一個拖字,那泛民各派又將如何對付?是從始退出這個遊戲?還是繼續參加下屆立法會的選舉,泛民各黨又要面臨一次新的選擇。無論選擇退出,還是繼續,都不是一個最佳的選擇,但總比陷於目前這種不進不退的政治僵局要強。不退出遊戲,堅持下去,等候時機,這應該是泛民應有的基本策略,也是在野政團的基本方針。雖說不過是三四年的光景,但從中國這兩年的政局來看,社會上暗湧不斷,此起彼伏,貪污已成為全民行為,在執政黨的利益集團帶頭下,實行全民性的盜竊國家資財的集體貪污,令他們走上了昔日國民黨的不歸之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