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方評論:香港特首的政改方案

最近,香港特首再一次提出要進行公開提出要再進行政改諮詢。他表示,香港的普選並非像泛民主派所想,不是你輸就是我贏,而是有可以達致民主派和中央政府都能滿意的雙贏局面。言下之意民主派不一定要咄咄迫人,要多往好處想,接受特區政府的提議。問題在於,特區政府又能代表中央政說多少話,表多少態,在香港普選問題上有多大的發言權呢?

2009-11-18
Share

如果香港特區政府根本就沒有任何發言權,完全是中央政府的傳聲筒,特區首長在普選問題上的權力,連一個全國人大常務委會法制委員會主任的權力也沒有,他能向香港廣大市民作出甚麼樣的承諾,究竟何時能依照基法,在香港實行特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的雙普選,特首曾蔭權根本沒有一點權力去決定,而祇能由中央拉線操控,拉一下,動一動。他向民主派提出的雙贏方案是不會存在的,除非中央政府認為滿意,否則任何方案都不能通過。在普選問題上,不可能雙贏。

由最近那位認為澳門三權互相扶持做得有創意的港澳辦新官的發言,就可以清楚北京在想甚麼。三權分立的原意就在於互相制約,防止一權獨大,侵害人民的權力。三權互持,是對三權分立本意上的歪曲。其實是利用三權分立,互相制約為名,行互相配合為實,為政府排除一切的不利於施政的制約,鼓勵執政黨為所欲為,這當然迎合中共的管治需要,但決不是三權分立的原意。在這個原則底下,民主派如何能和中央政達致雙贏?

既要在香港實行民主選舉,又要三權互相支持,做到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港時所提到的那樣的執法,司法和立法的互相配合,我倒真要請教特首曾蔭權,請他詳細地向香港人介紹一下。

澳門的三權分立是甚麼樣的貨色,香港人早已聽聞。澳門的政情又是怎樣,一般港人的印象是有錢人的世界。又或者換一句話說,澳門與香港最不同之處除了面積大小和經濟單一之外,早已成為中共的「解放區」。形成這個局面的原因主要是原來的殖民宗主的立場絕然不同。葡萄牙是個過氣已久的歐洲國家,不像英國,而他和北京打交道一直是用軟不用硬。對北京的要求,從不說不,面子給足,但卻一分儲備不給中國留下。英國人與葡萄牙人不雼,事事講他們的原則,經常和中國發生拗撬,最後卻留下一筆頗為可觀的儲備。但北京覺得葡萄牙人會做人。

在那位張姓港澳辦副主任提出學習澳門的政治創意的第二天,駐港中聯辦副主任李剛馬上在公開場合呼應,請港人不必緊張,張副主任的說話是指澳門,並無打算在香港推行之意。不過,如果香港的大多數市民願意嘗試的話,香港也可以考慮。李剛的這番註腳,為那位少不經事的港澳辦新官連消帶打地輕輕化解掉,但也替中央政府留下了一個改革香港三權制度的伏筆。

沒有人知道,目前香港七百萬市民到底有多少人同意實行澳門模式的三權制度。除非進行一人一票全港公投,否則泛民和中央的意見又是達不到一致的。就像現在的特首提命和選委一樣,中央指定幾百個人就說他們代表了全香港各界.如果說這些被指定的代表有認受性,誰會相信?但中央政府絕對不會同意進行一次一人一票的公投,怕的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